首页度韶华

第一章轮回

“郡主!”

断断续续的哽咽声扰人不得安宁。

姜韶华头脑昏沉,双眸像被粘住,怎么都睁不开,费力地吐出两个字:“闭嘴!”

换来的是振奋雀跃的惊呼:“郡主说话了!”

“太好了!郡主终于醒了。呜呜呜!”

到了黄泉地下,也不得片刻清静。

姜韶华心中怒火喧腾,不知哪来的力气,倏忽睁了眼。

两个小丫鬟头挤着头,悬在她的眼眸上方。一个眼睛红红的像兔子,另一个冒着鼻涕泡。

“郡主醒了!”红眼小兔子惊喜高呼。

鼻涕泡高兴地抹一把鼻子:“我去叫章妈妈。”

“银朱,荼白!”姜韶华鼻间一酸,喃喃低语:“你们都来了。”

这是陪她一起长大的两个贴身丫鬟。

十岁那一年,她被郑太后接入宫中,银朱荼白伴她一起进宫。后来,银朱为了护着她这个主子,惨死在宫里。荼白伴她一同出嫁,没过几年,死在了肆虐京城的瘟疫中。

她活到了三十五岁,在生辰那一日被太熙帝毒酒赐死,愤怒不甘地闭目死去。没曾想,到了黄泉,先和银朱荼白相聚了。

她们两个怎么才十三四岁模样?

姜韶华伸手拉住兴冲冲要走的荼白,被手中碰触到的温热皮肤惊住了。

这分明是活人才有的体温。

等等,她的手怎么小了许多?

姜韶华瞳孔骤然收缩,脑海中倏忽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银朱,去拿妆镜来。”

银朱一头雾水,却没多问,迅速捧了一个海棠花型的铜镜来。

铜镜光滑明亮,清晰地映出一张稚嫩的少女脸孔。

说少女其实有些勉强,铜镜中的脸庞,正介于女童和少女之间的模样。

乌黑光滑的长发散在肩头,皮肤白得似会发光。

眉如弯月,眸似点漆,鼻梁微翘,唇若丹朱。小小年纪已有了绝色容光。

“现在是什么年月?”姜韶华声音微颤,此时才惊觉自己的声线格外稚嫩。

银朱被问得一懵:“郡主怎么忽然问这些?”莫非是被噩梦魇着了?

荼白手腕被攥得生疼,目中闪起了水光:“郡主,奴婢的手快断了。”

姜韶华强自定下心神,松了手,垂眸一看,却见荼白的手腕已经被勒出了一圈印记。

她只用了三分力气,怎么就勒出手印了?

满心疑团,迷雾重重。

姜韶华深呼吸一口气:“你们先退下,去叫章妈妈来。”

银朱荼白对视一眼,领命退下。片刻后,一个女子进了屋子。这个女子年约三十二三,一张鹅蛋脸,容貌娟秀,穿戴干净利落。

正是姜韶华的乳母章妈妈。

章妈妈闺名竹月,年少时是南阳郡主姜嫣的贴身丫鬟。姜嫣招赘进门两年,章妈妈被许配嫁了王府里的一个侍卫。没过几年,侍卫在一次行猎中护主而死。章妈妈悲痛欲绝,早产生下遗腹子,没满月就夭折了。

此时,姜韶华出生了。章妈妈抹了眼泪,做了姜韶华的乳母。

姜嫣拼尽一条孱弱性命生下女儿,没到一年撒手人寰。

在姜韶华心里,章妈妈这个乳母堪称半个亲娘。

可惜,她去京城的时候,章妈妈病了一场,没能同行。之后,章妈妈一病呜呼殒命,主仆天人永隔。

这一刻,压抑在心底二十多年的思念渴盼皆涌上心头。

姜韶华眼睛陡然一热,扑进章妈妈怀中恸哭。

章妈妈被吓了一跳,忙搂住十岁的主子哄了起来:“郡主是不是做噩梦了?别怕,有奴婢在这儿,什么妖邪都得避得远远的。”

姜韶华紧紧攥住章妈妈的衣袖,哭得不能自已。

……

十岁这一年,她听从父亲的建议离开南阳郡,进了宫中。之后再没回过南阳郡。

偌大的南阳王府和家业,都落在父亲手中。

十六岁那一年,郑太后让她和权臣王家政治联姻。

她已有心上人,却在郑太后一番哭诉中心软,为了年幼的皇帝皇位安稳,她和心上人一刀两断,嫁进了王家。

十八岁时,她生下儿子。二十岁那年,丈夫意外殒命,她舍不得抛下儿子改嫁。毅然守寡十余年,将儿子抚养成人。

儿子一日日长大,听信谣言,疑她和老情人牵扯不断,和她怒起纷争,母子离心。

那一杯毒酒,儿子亲自送到她的嘴边,看着她的目光里满是鄙夷厌恶:“这么多年,你和旧情人牵扯不清。他处处刁难对付王家,都是因为你。”

“你轻浮不贞,不守妇道,根本不配做我母亲。”

这个恨她怨她让她立刻去死的少年,和十几年前那个紧紧抓住她手腕全心依靠的孩子,竟是同一人。

年少时的抉择,在数年后,化为一支支利箭,正中她的眉心。

毒酒灌入喉咙的那一刻,她满心绝望悲愤委屈不甘。

章妈妈不停抚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王爷去了一年,郡主一直在府中守孝。这一番孝心,王爷在天上都看着,一定会保佑郡主平平安安。”

太康三年,南阳王离世,姜韶华为祖父整整守孝一年,今日正好出孝期。现在是太康四年。

宫中来人,应该快到南阳王府了。

弥久的回忆,悄然跃上心头。

姜韶华停了哭泣,用帕子慢慢擦了眼泪,轻声道:“妈妈别担心,我以后不会再落泪了。”

语气坚定决绝。

章妈妈听得一怔,下意识地看了主子一眼。

十岁的姜韶华,挺直了略显单薄纤弱的腰,一双黑眸幽幽,如潭水一般,深不见底。

仿佛在顷刻间,经历了无数风雨,依然坚韧屹立。

章妈妈有些心慌,又有些心疼。

叩叩叩!

敲门声不疾不徐,声音里含着关切:“韶华,爹来看你了。”

姜韶华目光微凉。

章妈妈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很快恢复如常,上前去开门。

一个三旬男子迈步而入。男子身量修长,气质温润,相貌极佳。尤其是一双眼睛,生得格外好看。

如玉君子,不过如此。

正是姜韶华的亲生父亲卢玹。

前世第一个将她推入旋涡泥沼的黑手。

寻找失落的爱情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