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觉醒后全家偷听我心声逆天改命

第一章我奶就是单纯,啥事都往脸上显

大秦国,京城郊外,隆德镇青山村。

“哎~”

苏芸无精打采的坐在院中的石墩子上叹气。

自从前两天高热,她就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知晓自己穿到一本书中时更是烦心。

要知道小说里除了二叔一家全是早死炮灰,死的那是一个比一个惨。

这六年来,从出生到牙牙学语记忆历历在目,她早就把爷奶爹娘当做亲人了。

“不行,我一定要改变命运!”苏芸站起身,握紧了肉乎乎的小拳头。

“哎哟哟,我家乖乖站这么高,身子好点了没?”

李氏放心不下小孙女,火急火燎从地里赶了回来,就见自家乖乖站在石墩上一副认真的模样。

小小的人,这副表情格外可爱。

苏芸跳了下来,“奶,你咋回来了,这还没到晌午。别担心,我已经好全了,家里的鸡和猪都已经喂过了。”

“哎呦,我乖乖就是能干!”李氏抱起苏芸亲了一口,“奶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在说家里不是还有你大姐,你大姐呢?”

【便宜大姐这会儿估计已经打完猎物去镇上卖去了!对不起我最爱的奶,可惜我不能告诉你实情。】

“不知道。”苏芸摇摇头。

李氏呆愣了片刻,她刚才要是没眼花耳鸣的话,听到的难道是乖乖的心声。

嘿嘿,她果然是乖乖的最爱!

信仙的李氏一下子就淡定了起来,这一定是保家仙给她和乖乖的能力。

倒是老二家的汐月丫头,什么时候会打猎了?往常见了她都如老鼠见了猫,整天畏畏缩缩一副受欺负的样,现在竟敢一人入深山?

“汐月这个死丫头,吩咐她干点活整天偷奸耍滑,我看中午饭可别吃了。”

李氏假装不知道苏汐月去了哪,放下苏芸又道。

“乖乖,你坐这玩,奶给你煮两鸡蛋先垫垫肚。”

【我奶这变脸的速度真是厉害,不过我好喜欢!】

“嗯。”苏芸乖乖点点头。

李氏又亲了苏芸一口,裹着的小脚跑的飞快。

嘿嘿,乖乖说喜欢她,晚上就说给老头子听听,让老头子羡慕死。

李氏干活麻溜,不一会就煮好两个鸡蛋,过了井水后剥了壳。

“乖乖,来吃鸡蛋。”

“哎~”

【我奶真好,还想着给我吃鸡蛋。可是奶啊,你不知道的是等下我那便宜大姐就要回来嚷着分家了!这一分,我们一家也就离死不远了。】

苏芸皱着一张包子脸,连鸡蛋吃进嘴里都味同嚼蜡。

说曹操曹操到,苏汐月一回来就见李氏给苏芸开小灶,心下不满。

“奶,还有鸡蛋吗?我给爹和娘送过去一些。”

“吃吃吃,鸡蛋这么金贵的东西是大风刮来的,鸡一天就下那么两颗,老娘上哪给你弄。”

李氏眉毛一横就抓起扫把往苏汐月身上扫。

“你个死丫头上哪去了?让你喂鸡喂猪喂到狼肚子了,让生病的妹妹一个人在家,老娘看你是想吃扫把了!”

“奶,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偏心,大伯整日溜猫逗狗,大伯娘也在地里磨洋工,地里的活还不是我爹我娘干,难不成干活的人还不配吃个鸡蛋吗?”

苏汐月愤愤不平,自她穿越到这具身体里就能感受到这个家的不公平。

凭什么苏芸什么都不做就能每天吃鸡蛋喝白米粥,而原身却整日受着磋磨。

这家,必须要分。

心里想着事,苏汐月却脚下生风灵活的躲避。

李氏累的气喘吁吁。

死丫头真是气死老娘了。

【哎~我奶就是单纯,啥事都往脸上显。】

苏芸叹气,挡在了李氏前面。

“大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这不是伤了奶的心吗?奶什么时候偏心过,你扪心叩问,以前奶有没有每天给你一个鸡蛋,还不是你推脱着说些什么丫头片子不配吃这些!”

这样说,任谁还会给你开小灶。

有时候苏芸真想看看原先的便宜大姐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芸丫头说的在理,这事我可知道,汐月她娘恨不得把好东西都扒拉到自己儿子嘴里,能教出汐月丫头说出这话一点都不奇怪。”

隔壁刘婶子趴了半天墙头,手里捧着瓜子嗑着。

“不过啊,老苏家的,这汐月丫头可真是女大十八变,以前倒是没有这么牙尖嘴利的。”

这句话可给李氏提了醒,隐晦的看了一眼苏汐月。

这死丫头莫不是被鬼上身了。

【奶,我的奶,你收敛点,等下便宜大姐就发现你怀疑她了。】

苏芸着急,怕女主给她奶悄悄来个灭口。要知道苏汐月可是从末世穿越来的,嗜杀成性,不把人命当回事。

要不是精神异能如今还没有恢复,她估计苏汐月绝逼想用异能神不知鬼不觉杀死她奶。

李氏连忙收回表情,不知怎么管理面部,只能板着一张脸。

“老刘家的,让你笑话了!”

“嗐,哪的话!这眼看晌午,我做饭去了,等下我家那口子回来没口热乎饭吃可就坏事了。”

刘婶子不在意的摆摆手,嗑瓜子的速度逐渐变快,下了墙后耳朵却悄悄贴在墙上面偷听着。

苏汐月眼神泛着一丝杀意,说什么原主推脱,要是真想给原主吃,她一个小孩还能不吃。

说到底还是偏心!

“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既然这样不如分家过算了,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也不会一碗水端不平。”

想干大事,赚银子吃饱饭就必须摆脱这一家子吸血鬼。

“你个死丫头片子,看老娘不打死你。”

李氏气急,她还没死呢,轮的着一个小辈提分家。

好啊,怪不得乖乖说便宜大姐要分家,还说什么她们一家将来会惨死,肯定是这个搅家精害的。

幸亏乖乖和她得保家仙保佑!要不然还不知道这死丫头的真面目。

李氏举起扫把高高扬起就要作势打在苏汐月身上。

苏汐月耳朵动了动,听见不少人下工正往这边赶。

老苏家住在村尾,下地干活的村民回家都会经过此地。

她也不躲,扯着嗓子凄惨的哭了起来。

“奶,你看看我的手,再看看苏芸的手,每年寒冬腊月的天那是刺骨的冷,我还要洗着一大盆衣服,整日吃不饱穿不暖。如今我不过是想给爹娘送些鸡蛋你就要打死我。”

卷卷有名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