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重生名媛我最大

001 致命拍卖会

书名:重生名媛我最大|作者:MS芙子|发布:2012-02-10 08:09:33| 字数:3363字

  “四千五百万!”

  “四千五百五十万!”

  “四千六百万!”

  “四千六百五十万”

  苏比拍卖内,目光分别坐二排右侧男两

  左侧公众场合避讳右侧独身装扮很古怪,脸块黑底玫瑰花纹绸巾,露围巾外眼睛被盖墨镜遮住

  苏比拍卖度珠宝特场拍卖,此拍卖,本次拍卖“镇宝”,款碎钻镶黄钻项链。该款项链早登陆莫城已经由举办方肆宣扬番。

  款名“黄恋”项链,迄今流传鲜彩黄钻,亦珠宝师姆森传世,黄钻项链才两百位买激烈角逐。

  轮激烈举牌价格两千万,才停歇价格三千万,买轮番举牌已经被惊价格抑制,场剩三竞价。正项链将花落莫城知名财团费氏,男独身始竞价

  价格持续攀高甲问:“连费氏放弃两组头?”

  买乙冲比划,“左侧白思思。”

  “白思思!”买乙往左侧,媒体称今“白思思”。经传明星,部“突击流星”始,风靡全乃至Y洲,更内各颁奖典礼拿奖拿软,接连际棕榈叶奖”,入选“全球”等。

  买甲再指指坐卖场,“头坐白思思保镖,门路媒体记者。”

  “听白思思头,捧。”买乙再往左侧眼,“旁边坐杭...”

  “五千五百万,”独身绸巾几朵玫瑰花蕾瑟抖,似怒绽声音,夹杂执拗。

  左侧男报价算停,白思思身旁耳根双细滑溜进袖口,挠,引阵低沉笑声。

  “五千五百万次,”带拍卖师汗,谨慎独身眼,念叨,姑奶奶,您做什

  独身椭圆报价牌顽固,旁,竟几分壮士断腕悲壮感。

  左侧,越群,往右侧走,先副温柔孔,已经满脸耐烦。

  玫瑰绸巾扭曲,独身扶住脸,名指,带枚硕红色钻戒。牌被猛独身报价牌,

  “闹够,苏曾。”

  绸巾被拉,玫瑰黑巾落,鲜红花瓣被踩碎

  “五千五百万,”拍卖师混乱,求助往拍卖场处角落始至终立旁观穿员工点点头,示继续,“二次。”

  拍卖场焦点拍卖师,彻头彻尾忽略声音落锤激昂,反

  坐几名记者,偷偷相机,候,连拍卖场内保安力似乎被吸引

  “杭邵,钱买条破项链给明星,买条项链送?”条奢华黑绸玫瑰巾,张显突兀脸,曝露高亮照射灯

  失真眼,高挺弯曲鼻梁,肥厚嘴唇,红点浮数次白针脸颊,独身笑容很怪异,嘴笑,歪向右边。

  “戴做什,让全世界鬼模,”杭邵气转身走,买“黄恋”给白思思,做宣传,二杭氏即将演艺公司,经参合,泡汤

  白思思装模双活灵活狐狸眼将苏曾扫遍,“哎呦,苏姐,脸僵注玻尿酸头。”

  苏曾慌忙捡条绸巾,胡乱将脸包抖,喜爱玫瑰绸巾水般听使唤次次,“等。”

  苏曾见走,次,,抢头,瘦,再加惨白色皮肤,诡异,“杭夫,”名指戒指昭告邵结婚合法配偶。

  “五千五百万,三次。”拍卖锤落,拍卖师松口气,员工露抹冷笑。

  恍眼闪光灯旁疯狂,拍卖保安摆设,阻拦,记者镁光灯,支支话筒推攘

  “苏曾,受够,”杭,带白思思头,留烂摊由苏苏比拍卖收场吧,反正,宣传

  “杭夫,请问您知杭先‘帝豪园’给白姐买套别墅?”

  “杭夫,请问您几次整容,整容诊,您法?”

  “杭夫,听苏老先打算常秘书环球旅,苏氏公司业务留给常姐?”

  “杭夫,听,结婚...”

  苏曾僵硬,努力挤群,直拍卖条黄钻钻石项链。冰冷冷项链躺进黑丝绒首饰盒,朝讽刺光泽。

  “干爹,”直站角落员工常池走头散利落眼神嫌恶,“干妹妹。”

  -------------------------

  “混账,”父亲苏庆长怒骂声,苏曾已经

  相常池脸漠母亲常玫显气很,“曾,快父亲歉,干嘛花钱,买拍卖场东西,传砸招牌。”

  “很喜欢条项链,”苏曾紧紧抱住怀丝绒盒。

  “瑞金银首饰保险箱已经,”常池句,“更何况,全莫城母亲留给世界红钻,它相比,条项链算什。”

  “闭嘴,算什东西,”苏曾恶狠狠回瞪常池。

  “东西,东西,”苏庆长三十五儿。眼睁睁原本亡妻柔轮廓儿变目弯曲,脾气恶毒善妒,“克母败。”

  苏曾缓缓,将首饰盒往常玫身。常玫躲避及,跌坐

  “,”苏曾指向常池,搜尽脑汁话语侮辱父爱霸,“吃,供穿,外头包养。”

  苏庆长扶常玫,:“滚,滚,除母亲留给信托基金,甭苏氏捞滴油水。”青筋迸,口浓痰堵住,气,厥。“干爹!”“庆长!”

  铺祭奠白,苏曾披条素色黑绸,玫瑰,跪簇簇白菊,堂张黑白照片,翳翳控诉克双亲

  由场拍卖拉闹剧却场葬礼完结。几祭奠宾客身缟素曾跪,灵堂灯光昏昏暗暗似哑般,摆张扭曲脸,全身枚红钻戒指闪亮光。

  “明张脸,怎,”杭常池商量,强制求苏曾留回,反驳。

  红窗帘阻绝外界静,苏曾坐化妆台页薄薄遗嘱。眼,耳边蚂蚁般细音传,“嘛,苏氏全归曾离婚,转娶常池呢。”

  “,身旁躺全身吓死。”

  “苏曾听遗嘱,痴痴傻傻。”

  苏庆长。灵堂声音回荡耳边。

  死,死。苏曾正眼,化妆台条黄钻项链,干枯指扭枚红钻磕指,滴血。

  血越弥越,苏钻石划碎化妆台...重重

  算命师口,克父克母祸胎已。

神奇推荐位
  • 分手后我成了大佬的黑月光

    宋予人 / 著

    【正文已完结~】倪欢是沈郅焱豢养的一只金丝雀,可有可无,随叫随到。说好听点,她是沈郅...

  • 权门贵嫁

    秦兮 / 著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求收藏推荐。朱元一朝重生,从百病缠身郁郁而终的变成了未嫁的少女...

  • 权少请关照

    渝人 / 著

    宁城沈家,好女成双。大小姐沈如精明能干,二小姐沈嫣娇俏可人。某天,多出一个三小姐——...

  • 农女匪家

    钰人儿 / 著

    乔巧刚从她娘的肚子里出来,稳婆把她抱给她爹瞧,见孩儿叭嗒叭嗒的舔着小嘴唇,小眼珠子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