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废柴,但徒弟全是护短的神

1.重生之我是剑尊

边境。

一场战役告捷,盛意正脱铠甲,收到了未婚夫的传讯。

传讯用灵力写成,惜字如金又意思简明:退婚。

亲信幕柏在一旁有些担心:“剑尊,这次还是冷处理?”

九洲谁人不知,天下第一剑宗掌门盛意爱惨了至元仙尊。

盛意十年如一日地捧着扶云清,得到宝物先送仙尊府,就连自己的心头血也是说给就给。

只是这仙尊有个早死的白月光,压根不想给盛意机会。

直到盛意又努力了五年,仙尊才松口订婚。

“给仙尊府传讯,就说我同意了。”盛意叹了口气。

跟魔族的大战持续了半年,盛意在前线奋勇杀敌,浑身是伤,不见扶云清关心过一句。

好不容易有传讯,还是退婚。

刚得知要退婚时盛意也试图挽回,找过原因。

当得知扶云清身边有了其他女人,而这个女人又生得与他白月光有七八分相似时,盛意累了。

她掏心掏肺对他好,始终抵不过白月光的一个回眸。

累了。

爱咋咋地吧。

“剑尊,你真的没事吗?”幕柏小心地问。

“没事。”盛意吃了几颗灵药。

刚刚的突袭中魔将砍中了她的手臂,她忙着疼,没空想男人。

幕柏不信。

一旦牵扯到仙尊,盛意哪次不是关心则乱,眼下被退婚竟然这么平静。

幕柏以为盛意是在强撑,担忧道:“剑尊,你要是难过就哭吧,别忍着。”

盛意拍拍亲信的肩膀,强调:“真的没事。这里有几瓶极品灵药,你拿去给大家伙用吧。”

极品灵药造价昂贵,可遇不可求。

幕柏有一粒都分几次吃,盛意却总会几瓶几瓶的分给大家。

她手下的兵都是五国集结而来的修士,陌生的不陌生的她都会关照好。

这么好的人还被退婚,至元仙尊是个不长眼的。

……

魔军再次突袭,盛意领兵出战。

只是队伍里出了奸细,队伍被分流,盛意的军队被逼到城下。

“剑尊,不好了!那是魔兽潮的洞口!要是魔兽大军入境,后果不堪设想啊!”

身边的法修急道。

盛意回头,九洲的士兵死的死,伤的伤,剩余不过五百人。

“不能退。”

盛意声音冷酷。

身后的城池里还有百姓。

更别提这座城池一破,魔族便能长驱直入九洲。

盛意揪住幕柏:“你现在立刻用传送阵走,回去搬救兵。”

幕柏急了:“不行!要死一起死!”

魔君来势汹汹,还有魔兽潮加持,此战恐怕凶多吉少。

“你放心,我会等你回来的。”盛意安抚道。

她的声音沉静,带有抚平人心的魔力。

幕柏不信:“可是……”

“我的话你都不听了?我可是九洲唯一的剑尊,谁能杀得了我?再不滚我先杀了你!!”

盛意眼眸一沉,直接踹了幕柏一脚。

“好!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啊!”

幕柏不敢怠慢,在友军的掩护下去了传送阵。

他心存侥幸,是啊,盛意是九洲第一剑修,实力近神的大能,她一定能带大家回来的。

幕柏离开时回望,战火连天,一片血色。

盛意率军冲锋的背影印在他的心里。

盛意冲在最前方,杀红了眼。

然而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个同伴倒在敌人手下。

魔兽潮的入口越来越大,传来了魔狼的嚎叫。

“盛意,我承认你很强,现在归属我,我留你一命。”

魔君被盛意捅了个对穿,非但没生气,反而露出欣赏的目光。

“做梦。我在此一天,你们就不可能踏入城池半步!”

盛意抽剑。

“就只剩你一个了,怎么守?”魔君嗤笑。

盛意环顾四周,魔族的士兵将他包围,却又忌惮她的力量,不敢前进。

“就我一个人,这城也必须守。”

倏然盛意身边出现巨大的灵力波动,将所有人弹开。

魔君脸色大变:“快阻止她!她要自爆元神!”

阻止?

好啊,她倒要看看——

谁能拦她!

即便过了很久,苍城的老百姓依然记得这一天。

残阳如血,无数把灵剑破云而下,流星般直冲地面。

巨剑横空出世,带着劈碎天地的磅礴威压直攻魔兽潮入口。

轰!

剑扬,遮天蔽日。

剑落,硝烟四起。

举世皆静。

盛意死前,黑夜降临。

她迷迷糊糊地想起,幕柏说要她等他回来。

看来是等不到啦。

翌日曙光乍现,才有人敢爬上城墙一探究竟。

魔君重伤败走,城外死尸成山。

山一般的巨剑横插在地,巍峨却苍凉。

盛意跪在地上,额头抵剑。

彻底没了气息。

……

前线胜利的消息不胫而走,振奋九洲。

将士们战死的消息也一并传来,不少人自发的为牺牲的修士哀悼,盛意作为领军的将领,她的门派亦摆满了花。

仙尊府。

“确定吗?”

扶云清正与人下棋,听到盛意的死讯,眉头轻挑。

明明出战前,盛意还信誓旦旦地说回来就要跟他完婚的。

扶云清虽主张退婚,却没想过盛意真的会死。

“确定。剑尊……”手下颔首。

扶云清打断:“待我跟月儿下完这盘棋再汇报。”

庄月儿,正是盛意打探到的,与扶云清白月光有五分相似的人。

庄月儿:“如果神尊要忙,我可以先回避……”

“无妨,无关紧要的人罢了。”扶云清弯着眉眼笑笑。

他面容昳丽,笑起来时有着惊心动魄的美。

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庄月儿打了个寒颤,不再多说。

待庄月儿走后,扶云清漫不经心地问:“她上次的传讯呢。”

作为仙尊,扶云清必须坐镇九洲,见不了盛意,就传讯退婚。

退婚提了五次,前四次盛意都在问原因,第五次回复大概也是如此,扶云清便没及时看。

应该还是挽留的话。

扶云清打开传讯,“同意退婚”四个字格外显眼。

扶云清微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他天性无心无情,活了这么多年,也就白月光算是入了他的眼。

只是白月光不爱他,他强求不来,索性放弃。

此时盛意强势闯入,发誓他要教会他世间情爱。

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她可留有遗言?”扶云清问。

“青剑宗确实有收到,但我们……并未见到。”手下低头。

扶云清垂眸,那这封传讯,便是盛意留给他最后的东西了。

扶云清不在乎地挥手,传讯的灵力被打散。

不复存在。

……

盛意觉得自己死了。

但好像又没死。

因为有人一巴掌把她打醒了。

“只是比剑比输了而已,道友你振作一点啊!”

比剑?

还比输了?

被称为最强剑尊的盛意:?

公冶舒然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