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末世新纪元

1-继承财产

蓝星2033年7月21日,云安省,云安大学。

盛夏时节,不过早上八点,却是燥热难忍,闷热难耐,气温已然达到40度。

殷灵背着个书包和三位室友道别,脚步轻松的开启了暑假生活,留在寝室的三位室友看着殷灵的背影徒留羡慕,羡慕殷灵成绩好,期末科科大满贯;羡慕殷灵本地人,放假不用抢票不用带一堆行李挤火车;羡慕殷灵长得漂亮,肤白貌美大长腿,文学系公认的系花;即将大二,也相处了一年,大家也都看出来殷灵不是个缺钱的主儿,所以活该大家羡慕嫉妒了。

殷灵自是不知三位室友的心理活动,就算是知道了也只会挑挑眉,表示无所谓,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昨天是她18岁生日,今天她就可以继承母亲留下的遗产,她约了律师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店见面,流程走的很顺利,李华律师是母亲的朋友,这么多年一直帮忙打理这笔遗产,现在,到了和母亲约定的时间,这笔财产自然转交给殷灵了。

云安省郊区别墅一套,出租18年,租金合计108万,现金1500万,银行存放18年,利息900万,合计2400万。

殷灵确认好资产,签上字,俩人一起吃了个午饭,便和李华律师道别,回了自己在大学城附近租的一间公寓里。

李华看着殷灵挺拔的身姿和大气明媚的相貌,只觉得和自己的好友殷柔一点也不像,不过性格倒是很像,谨慎又安静。

回到家,殷灵只是微微出汗,但还是去卫生间冲了个澡,看着镜子里那张精致的脸微微失神。

镜子里的她是龙国云安省一位刚满十八岁的少女,她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

是的,她没有母亲,母亲在她出生后不久便因产后大出血去世;父亲不详,她们家只有一位保姆刘姨,也是她名义上的监护人,实际上是一直在母亲身边照顾的奶妈,在殷灵8岁时因病去世,那时起,殷灵便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殷灵知道自己母亲的身份不简单,她为自己安排了好了后路,但是关于自己的身世,父亲是谁,外祖一家在哪,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她小时候问过刘姨,可惜刘姨只说不知道,想来母亲是不想让自己知道,那她便不需要知道。

虽然没有和母亲相处过,但是凭借她为了生自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她便值得自己的敬爱。

洗好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殷灵坐在沙发上,摩挲着右手食指上的一朵小小的红色四叶草,陷入了回忆。

她是殷灵,也是21世纪地球上的一名普通上班族,朝九晚八,周末时常加班,父母不时打电话催婚,在不经意间要钱。她不过是那个时代一群特殊人的缩影。

留守儿童,长女,小时候被父母遗忘在老家的不值钱的女儿,平均一年见不到一次,在农村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贫穷是她儿时的回忆。长大后,靠着努力学习,拼命熬夜,考上大学,找了个写字楼还算体面的工作,不过是父母眼里的提款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发现父母突然“爱”她了,经常的嘘寒问暖,找她聊天谈心,试图拉进距离,展现血脉的牵连。

可是殷灵只觉得恶心,她不服气,凭什么,她在老家一待18年,考上大学才走出农村,而小她八岁的弟弟却可以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父母的关爱,吃香喝辣,上着贵族学校,是的,弟弟成绩不好,考不上公办的学校,只能花钱去私立的学校。

自从殷灵工作后,老妈时不时抱怨生意差,弟弟学习不好,暑假补习有多贵多贵,殷灵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所有打暗拳要钱的话她一律不接,只是每年过年的时候给老爸老妈打一万块钱作为过年的费用。

人心是肉长的,但是人心也是偏的,她被家人一点点的磨掉感情,被工作一点点的磨掉生活的热情,毕业后花了五年才明白,平凡或许就是她的一生。

和父母决裂,是因为弟弟第二次高考失败,老妈打电话要钱,想送弟弟出国,需要五十万,想让她出三十万,她当时在电话里沉默了好久,其实她第一时间在想,她毕业五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好像还没有攒到30万,一时间,竟然不是因为老妈要钱而愤怒,而是因为人生的平庸而无力。

她平淡的拒绝了老妈的要求,请了一周假去西边旅游,只是突然觉得生活没啥意义,结果这个假一请,她就没回去,在旅途中遇到地震,当她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蓝星,成为了一个刚出生的奶娃娃。

这一世,没有亲情的牵绊,倒也让她觉得很轻松,自由自在,无牵无绊,如风如雨,随遇而安。

不过,就在她混吃等死的时候,她在八个月大学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倒,弄破手指,竟然发现食指的那个红点胎记里有个介子空间,空间大概100平米,四周黑雾遮挡不可穿透,她本人无法进入,只能靠大概是所谓的精神力或者意识进入,但是可以存取东西,且时间静止,空间内有一个泉眼和一座木屋,木屋内有古籍、兵器和瓶瓶罐罐的丹药,不过古籍确实是古籍,她一个字也不认识,这也是后来她大学报考古语言文学专业的原因。

就在她兴奋的觉得自己开挂,要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她在一次刘姨看的新闻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著名影帝柳三毛!她当时如遭雷击,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影帝的名字太潦草了,还有因为她记得她穿越之前看的一个末世天灾小说里的一个影帝配角名字就叫柳三毛,她当时记忆尤深,这个名字也遭到不少读者的吐槽,主角叫啥她都忘了,但是这个出现一次的配角名字让她记了好久。

后来又根据她收集的一些信息,综合来说,她是穿书了,穿到一本她只看了几章就弃了的末世小说里,隐约回忆起简介里的一连串的天灾,极寒极热极昼极夜地震洪水,接连不断。

殷灵当时只觉得整个人要裂开,还焦虑了一段时间,焦虑自己只是个奶娃娃,天灾一来,她都走不利索。

半殷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