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八零空间,离婚后糙汉老公真香了

一、穿书了

我妹妹看上了我老公,逼我离婚让位。

“姐姐,姐夫那么优秀,你配不上他。不如赶紧离婚让给我,要不然我肯定以后姐夫外面也是要有人的。”

我气懵了,世上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可我还没来得及骂她,我妈也偏心妹妹,“你妹妹这是为你好,德不配位必有灾祸,你赶紧去离婚。

妈已经替你答应了村口二流子的婚事,他虽然喜欢喝酒赌博,但不嫌弃你是个离过婚的二手女人,你嫁过去肯定过得好。”

*********

正文

傍晚时分,工厂大院,随着工人们下班,安静的筒子楼又热闹了起来,自行车铃声,邻居的招呼声,孩子们的笑闹声,炒菜声,到处都充满了烟火气。

宋家客厅里,气氛压抑。

宋父宋母沉着脸,目光冷漠的看着面前哭的眼睛通红的年轻女子。她是他们养了二十年的女儿,前几天他们才知道,这个女儿根本不是他们亲生的,而是当初生孩子的时候不小心抱错的。

而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些年一直都在乡下,被她的养父母虐待打骂,吃了不少苦,甚至他们还要将她嫁给老鳏夫。现在他们找回了她,他们想要弥补她,只要她想要的,他们都会竭尽全力的去满足她。

昨天宋母和自己女儿谈心时知道,

女儿喜欢养女的丈夫,所以他们今天就将养女叫了过来,让她和萧暮寒离婚。

“这个婚你必须离,它本来就是属于霜霜的,你就看在我们养育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答应吧。”宋母看着宋璃,眼神中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温柔。

“爸!妈!你们的恩情我会还的,求求你们不要逼我离婚,我爱他,我不能没有他,我没有他会死的,求求你们了,别逼我好不好?”宋璃哭着哀求着。她爱萧暮寒,从小时候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她就将他藏在了心中,盼着自己能快点长大,可以嫁给他做他的新娘。

现在她终于如愿了,可是爸妈却逼着她离婚。她怎么可能愿意?

宋霜霜趴在房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打开门走了出去。

“爸!妈!你们不要逼姐姐了,我没关系的。”宋霜霜眼眶通红,却故作坚强的扯出一抹笑容,那样子乖巧而又让人心疼。

“霜霜,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你不用委屈自己。”宋母满脸心疼。她现在只想要补偿女儿,别说是让养女离婚,就算让她从此与养女断绝关系她也会同意。这是他们欠女儿的。

宋霜霜摇了摇头,对着宋母笑了一下,走到宋璃面前,伸出手握住她的手,一脸假惺惺,“姐姐,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回来的,你不要生爸妈的气好不好?我现在就离开,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了。”

用余光瞥了一眼,见宋父宋母的注意力都在宋璃的身上,宋霜霜对着宋璃露出一个得意的表情。她就是要让爸妈厌恶宋璃,让宋璃一无所有,谁让她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宋璃愤怒地甩开宋霜霜,“你走开,别在我面前假惺惺。”

“啊~”宋霜霜顺势向着后面倒去。

“霜霜!”宋母连忙上前扶住宋霜霜,狠狠地瞪了宋璃一眼,“你怎么这么恶毒?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宋父上前一步,抬手对着宋璃的脸就是一巴掌,“你给我滚!”

“爸!妈!”宋璃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但是她的心更痛,仿佛被人紧紧的捏住了一般,痛的难以呼吸。她虽然不是他们亲生的,可是这些年他们之间的亲情也不是假的,明明他们之前是那么爱她,为什么宋霜霜回来就全变了?

宋母轻拍着怀里的宋霜霜,看着宋璃的眼神如看脏东西一般充满了厌恶,“你现在回去给我离婚,不然以后就不要认我们当爸妈。”

宋璃“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哭着哀求,“爸!妈!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要让我离婚,我真的不能没有暮寒。”

宋父宋母一脸冷漠。

宋霜霜得意的弯了弯唇,在宋母怀中小声的抽泣,“妈,我没事,你不要怪姐姐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善良呢?”宋母闻言更是心疼,对宋璃也更多了一分厌恶。

“我受点委屈真的不要紧的,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你别逼姐姐离婚了好不好?”宋霜霜撒娇的晃着宋母的胳膊,眼眶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宋母的心揪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宋霜霜的发丝,“以后妈妈和爸爸不会再让你半点受委屈了。”

“妈!我感觉好幸福,真的好像是在做梦,好怕有一天梦会醒来什么都没有了,呜呜呜...”宋霜霜抱着宋母大哭了起来。

“不会的,不会的,爸爸妈妈会永远陪着你的。”宋母也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宋霜霜吸了吸鼻子,擦去眼泪,破涕为笑,她得意的看了一眼宋璃,从宋母怀里退出来,走上前去扶跪在地上的宋璃,手在握住宋璃胳膊的时候,用力的掐住了她手臂上的肉,“姐姐,你先回去吧,等爸妈气消了,你再...”

宋璃痛的直皱眉,用力的推开宋霜霜,“你走开,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他们怎么会这样对我?”

“你疯了!”宋母和宋父见状,连忙上前。

宋母护着宋霜霜,宋父举起拳头就对着宋璃打了过去。

“砰!”宋璃被宋父一拳打中,整个人往后仰去,脑袋重重的磕在了桌角上,顿时鲜血四溢,眼前慢慢陷入黑暗…

宋璃昏昏沉沉间,一本书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书中的情节如放电影般,在她的脑海中快速的划过,有穿着体面的中年夫妇,满脸厌恶的看着她,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少女满脸得意,高大挺拔,长相冷峻的男子神情冷漠,仿佛她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

睁开眼睛,宋璃冷汗淋漓的坐起身,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她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觉得口渴,宋璃习惯性的伸手想要从床头柜上拿水杯,转眼却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哪里?”

木床上方垂挂着富有年代感的白色蚊帐,两片帐门,一片随意的垂落着,另一片帐门被一个金黄色的帐钩勾着,从撩开的帐门可以看到,床对面一只五斗橱和一个三门衣橱并排放着,衣橱的中间有着一面大镜子,从镜子中可以清晰的看到镜中映照出的一个女人。

宋璃的眼睛瞬间睁大。她肯定是出现幻觉了。

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只见镜子中的人还是刚刚的那名女人,她扎着两条麻花辫,额头上方包着一块纱布,除了皮肤比原来的她要黑了一些,五官和她一模一样,“难道我做梦还没醒?”

宋璃伸手在自己的脸上用力捏了一把,痛的她龇牙咧嘴,镜子中的人整张脸也都痛的皱在了一起。

这时,她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本日历,看到上面的日期,宋璃震惊的张大了眼睛。1985年6月18号。一定是谁在跟她开玩笑。她明明记得自己正坐在回国的飞机上。

一个星期前,她受邀去M国替一个大人物治病。昨天晚上,她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她想起来了,飞机起飞没多久,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她循声望去,看到有一个男人正摇晃着手中的可乐瓶,他将里面的液体全部倒了出来,整个机舱里都充斥着一股刺鼻的汽油味。

那个男人疯狂的大笑着,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火柴点燃。

机舱里顿时一片混乱,飞机开始极速的下降,最后她听见“轰!”一声,人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原来她已经死了。

宋璃发呆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好在她早已没有了亲人,连教她医术的师傅也早已经死了,不会有人会因为她的死而伤心。

想起刚刚她在梦中看到的那本书,书中的女配和她一样都叫宋璃,宋璃的父亲是印刷厂的厂长,母亲是妇联的主任,家境殷实。

她高中毕业后就嫁给了机械厂厂长的儿子萧暮寒,萧暮寒不仅家世好,长的也好,是无数少女心中的理想丈夫人选。

在二十岁之前她的人生可以说是开了挂一般的顺风顺水。

只是刚结婚没一个星期,她舅舅就带回了一个女孩宋霜霜,宋霜霜的长相和宋母年轻时几乎一模一样,因此舅舅在见到宋霜霜第一眼就怀疑起了她的身份。

经过一番调查,宋霜霜果然是宋家的亲生女儿。

当初宋母生孩子的时候正逢地震,几个孕妇就被安排在了一起。

宋母生孩子的时候,还有三个孕妇是和她同一时间生的孩子,孩子就是在那时换错的。

宋父宋母将宋霜霜认了回来,同时也让原主和萧暮寒离婚,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婚约本来就是属于宋霜霜的。

原主爱萧暮寒爱的要死,好不容易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怎么可能同意离婚。

最后被宋霜霜设计,卖给了人贩子,她在逃走时,慌乱中滚下了山坡摔死了。

之后宋霜霜如愿嫁给了萧暮寒,成为了风光无限的厂长夫人,她为萧暮寒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想到书中的宋璃的那些经历,宋璃摇头叹了一口气,她竟然穿书了,还成了炮灰女配。

“姐姐,你在家吗?”门外传来了一道年轻的声音。

宋璃听出是宋霜霜的声音,眼神瞬间转冷。在书中宋霜霜就是一朵黑心莲,表面单纯无害,背地里却心狠手辣,对原主可谓是用尽了手段。

宋霜霜敲了敲门,推开门,走进屋里,目光落在宋璃那张苍白的脸上,眼中划过一丝冷笑,“姐姐你好些了吗?这是妈特意给你做的鸡汤,你趁热喝。”

紫雨漪漪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