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养猪百头,不如逼太子殿下还钱

第1章十万两,你不如去抢

太傅的女儿竟然爱上了太子的伴读。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宋君君正在街头小摊边吃着刚炸出来的臭豆腐串。

也顾不得满嘴的油了,撒丫子就跑去了京兆尹府上,连自幼习武的小厮都追不上她。

京兆尹成大人家的千金成瑜是宋君君的好姐妹,这样的大事,她不允许自己的姐妹不知道。

当朝太傅还活着的,只有一个姓何的太傅。而何太傅的女儿何阿宝,据说是要等两年就和太子订婚的。街头巷尾都这么传的,多半是真的。

她的姑妈是朝中的何贵妃,她的爷爷曾经是皇上的老师,父亲是如今太子的老师。说起来这何家,也是累世书香了。

太子系中宫嫡子,十三岁时被册为储君。

宋君君听她爹说了,太子天资聪颖,相貌不凡,且学识过人,即便是大他整整七岁的庶长子也比不过。

两人站一块儿就像是山鸡和凤凰。

这种人,妥妥的等皇帝一死就顺利继位啊,何贵妃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延续荣华富贵满门荣耀的大好机会。

于是各种操作,终于也让自己的侄女儿何阿宝得了特权可以和太子一起读书。

本来是预备着要和太子日久生情的,谁知道“生”错了对象。

想到这儿,宋君君简直要笑出声来。

“你这笑都憋不住了,简直比出嫁的新娘还开心。”

成瑜递了块帕子给宋君君,宋君君接过擦去自己嘴上的臭豆腐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说嫁人就该开心的?我嫁人又有啥可开心的?我爹都觉着我嫁不出去了呢!我这么开心,还不是因为你要嫁了啊。”

说起这成瑜呢,和宋君君可有一段“渊源”了……

那是个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日子,宋君君彼时还在属于自己的时空里——她鼓起勇气下定决心坐上了她一直不敢坐的高空缆车,而随着缆车在轨道上的加速,她的耳边逐渐响起金属碰撞的轰鸣,忽地一声巨响,似乎是铁索连接之处的断裂声。

她的耳边顿时呼啸起鹤唳风声。失重的无助感下,她挥舞双臂,企图进行“无谓”的挣扎。

然而一阵天旋地转中,她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呢,便仿似落入了巨人国,眼前只见到晃动着的腿,还是粗布麻衣裹就的。耳边吵吵嚷嚷,脚步声、叫卖声、嬉笑声,不绝于耳。

待定神时,眼瞅着这颇具古韵的建筑与行人,宋君君心中便有了数:她这是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了一个半大孩童的身上!等想明白了这一点时,嘈杂的市井之声又肃然绝响。宋君君耳内只剩下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时空穿梭游戏已经开启,终极任务:向当朝太子要债,债务金额:黄金十万两。失败回到五岁,重新通关;成功即可获得结束游戏的选择。倒计时十秒,任务即将开始。十、九……”

十万两?!还要黄金?问太子要?你闹呢?你不如去抢吧!你怎么不干脆让他把国库给我呢?!这拉跨的封建王朝国库都不知道有没有十万两黄金好吗?!一上来就终极任务,谁给你干啊?!老子不干!谁爱干谁干!

宋君君脑内叫嚣着,满世界找着按键,想要关闭游戏。

“……用户拒绝执行任务,触发世界毁灭机制。五、四……”

世界毁灭?让我找着你服务器,你先毁灭!宋君君胡乱撸起袖子,正准备爬起来气势汹汹地“大找一通”,却在瞥见天裂地崩的那一瞬间缩了回去,像个乖宝宝一般坐好。

干干干!我可最爱干这种事情了……

“二……用户确认执行任务,游戏开始!”

眼瞅着天地恢复了原样,宋君君松了一口气。

喂!系统大姐,那您总不能一上来就是“终极任务”吧?就没有什么简简单单的初级任务,让我刷刷经验什么的?宋君君仰面朝天,欲哭无泪,朝着脑内的声音问道。

等了半晌,系统仿佛网速不好一般卡住了,可市集行人的脚步却是没有卡住的,一条粗壮的腿就要朝君君的头碾过来。吓得她一时腿软,只伸了手抱住自己的脑袋,全然忘了爬起来。

可预料中的碾压并没有落在宋君君头上。

“你是谁家的孩子?可是找不见家人了?”这女声粗壮但却透着几分稚嫩。

宋君君循着声音抬头,便看到了一张挂着稚气的脸庞,看她打扮,该是大户人家小姐的贴身婢女。

“我是小姐的婢女秋雨,我们小姐请你过去。你可是找不见你的家人了?”

宋君君起身看到客栈二楼站着的小姐那一瞬间,系统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初级任务:与京兆尹成氏女成为好友。”

“京兆尹成氏女”就是成瑜。

成瑜性子乖顺,为人和善,宋君君便借此为契机顺理成章地和她成为了至交好友。初级任务,就是这么简单!

……

一晃岁月如流水,如今那个集市上偶遇宋君君的京兆尹小姐已年过及笄了,而她自从在去年除夕宫宴那日邂逅了太子,便一见倾心,眼看着就快思慕成疾了。

“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可高兴得太早了。”成瑜叹了口气,倚着亭柱子,看着湖里颤颤巍巍的荷花尖儿,又皱起了眉毛。

“天家婚事,尚且由不得太子自己做主,更何况,何阿宝嫁给太子,是她的姑姑有意促成的事呢……”

原来她是担心这个呀!宋君君脑子一转,直接怼到了成瑜的跟前儿,道:

“小鱼啊,你要这样想,像太子这种人呢,都是有感情洁癖的呀……”

她宋君君可是听她堂哥说过了呢。

“感情洁癖?是什么意思?”

“感情洁癖就是……就是要求高……”宋君君从石凳子上跳下来,蹲到了成瑜身边。

“那当然了,你可别忘了,我堂哥也是太子的伴读啊。他跟我说了,像太子这种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人,怎么能容许一个已经爱上了别人的姑娘嫁给他呢?”

成瑜似懂非懂,眨了眨眼,看着宋君君。

宋君君即刻会意。

“没有没有、你可别误会!那个阿宝爱上的不是我堂哥。要真是我堂哥,我是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宋君君心里还是犯了嘀咕,这可得回去好好问一问她那基因突变才华横溢的堂哥了!

山人钠thing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