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后,在死对头魔尊怀里肆意撩

第一章我若说是,你可信我?

“啪!!”

响亮巴掌声传入宁香耳中,让她迷蒙的思绪逐渐变得清醒。

眼前是一棵绽放大片粉白合欢花的巨树,系在树杈上的粉纱幔正随晚风吹拂猎猎作响。

巨树下瘫坐着一名少女,少女藏匿在凌乱青丝下的面容和她有六分相似,只是此刻右脸却高高肿起,面上浸满的泪液显得她娇弱堪怜

这不是宁香头一次看见她养妹摆出这副作态,只是有点奇怪为何此刻的宁柔看起来像是年轻许多。

她记得她身死时宁柔已二十了,而今,怎得瞧着像是十七岁?

没等她想明白,就听瘫坐在树下的宁柔委屈开口道:

“二姐,我知道你很不高兴今年生辰又是同我的一起操办,我作为一个后来到宁家的养女,的确也不应该享受这种待遇,你对我动手,我能理解的......”

宁香听完宁柔所说,看了眼现今还好好生长着的合欢树,又低头看了眼被她攥紧在右手里的东西,突然明白,她或许是在死后重生回到了三年前?!

少女震惊间,周遭不知何时聚集了不少邵阳峰弟子,议论声开始此起彼伏。

“这不是二师姐吗?她什么时候从十杀境出来的?”

“好像就是半柱香前的事情,不过看这样子二师姐的心眼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她们两个的生辰一起操办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吧?怎么每一年她都要在这时候找小师妹的麻烦,瞧瞧小师妹那右脸,都被打肿了啧啧。”

“哼,这还不好猜,二师姐整天冷着一张脸跟个冰块一样,又只知道埋头修炼,对比起她,咱们小师妹不讨喜多了,不久前还送了不少邵阳峰弟子一人一个剑穗,依我看,她就是嫉妒了没地方发泄才拿小师妹撒气!”

宁香对这些议论并未放在心上,而是垂眸去看还装作一副可怜兮兮模样的宁柔,翕动起干裂出血的唇瓣问道:“宁柔,你确定我只是因为不满这件事才动手打的你?”

少女迎风而立,身着的纯白弟子服沾了不少血迹灰尘,此刻即便身处议论旋涡也仍未受到任何影响,反倒像一只孤冷伤鹤,冷冷盯着宁柔瞧。

她丹凤眼的左眸内长有一个青蓝色胎记,乍一看过去,很容易给人一种天生异瞳的错觉,且眸色一浅,眼里的神情便瞧的更明显,宁柔被宁香眼里的冰冷刺的打了个哆嗦,继续装傻道:

“二姐姐这说的是什么话,若不是因为此事,还能是为何事?我......”

宁柔话没说完,湿润的眼睛便因看见了什么发亮了一瞬,水雾再次弥漫上她双眸:“大师兄,你怎么来了?”

宁香循声望去,来人穿着和她同色弟子服,身形高挑、五官英气,额间正中生了一颗肉痣,像是坠落凡尘的佛子,气质超然。

来人正是邵阳峰大师兄,也是作为她未婚夫的缪玉轩。

见他来了后不说先关心关心她这个还带一身伤的未婚妻,反倒去扶哭的梨花带雨的宁柔,宁香倒也不意外,而是淡定从纳戒取出愈伤丸吞下,为待会儿见一人做准备。

缪玉轩替宁柔擦拭好泪液,又给了她一瓶上好伤药膏后便从宁柔和周遭弟子口中了解了大概情况,英气的脸上很快浮现出恼意。

他紧拧起眉头,看向宁香的眼里满是失望:

“宁香,你究竟是何时变成这副模样的?在我记忆中你明明是最明事理、最不屑恃强凌弱之人,而今怎么会任性妄为到连丝毫修为都无的小师妹都下的了狠心打?!”

宁香听着和上辈子如出一辙的质问话,收起药瓶凉凉道:

“掌掴这事我认,别的,我可没说要认。不过现在听完你说的,我只后悔刚才怎么下手的时候没再重一点,最好是把她的嘴也打肿,让她说不出假话!”

宁香说罢,冷瞥了一眼缩在缪玉轩身后的宁柔,吓的她立马紧了紧攥着缪玉轩衣袖的手,像只受惊的小白兔。

缪玉轩察觉到宁柔对宁香的惧意,安抚了下她后黑沉着面道:“宁香,你还要继续死不悔改!你若现在立刻和小师妹道歉,这件事便算了,不若今日我必将替她讨回一个公道!!”

“公道?”宁香看着眼前在前世算是间接害她身死的青年,不知是在问这件事,还是在问什么旁的,讽刺一笑,“你怎知你即将行的会是讨要公道,而不是偏袒纵恶?”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缪玉轩眉头拧的更深了些,“难不成在场众人都在撒谎,就你宁香一人清清白白?”

宁香视线直直望进他眼中,长有青蓝胎记的左眸内染上一些期待:“我若说是,你可信我?”

少女问罢,张开一直握着什么的右手,露出里面碎成几块的佩剑形玉坠:

“她偷偷进我洞府拿了此物,我让她还给我,她嘴上说着要还,还的时候却故意先松手让它摔碎在地,你说,给她这的一巴掌她受的冤不冤?”

围观弟子却不解:

“不就是一个玉坠吗?至于直接给小师妹一巴掌?二师姐未免心思太过狭隘了些!”

“是啊,而且我也不相信心地善良的小师妹会故意做这种事情,二师姐你给小师妹泼脏水也要有证据吧?”

缪玉轩和宁香相识最久,别人或许不知道她手里的玉坠有何含义,但他却十分清楚。

若是因此事她才动手打了宁柔,那的确是情有可原。

但......

他低头看了一眼楚楚可怜的宁柔,再次抬头时避开了宁香的视线注视,抿唇道:“我只信我听到和看到的。”

宁香见状自嘲一笑,眼里盛有的最后一丝期待黯淡了下去,清醒渐渐灌满她那双异瞳:

“既如此,那我就给你们看看你们想要的证据,我宁香从来行得正坐得端,是我的错我会认,不是,便是天道逼迫,我亦不会认!”

话毕,一块附着在洞府上的石头被宁香用修为吸入手中。

一方朔漠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