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在万界直播爆红了

第一章常青农场

“苏久,叔叔知道常青农场是你父母留下来的,但是这两年农场的收益你也看到了,工资都发不下来,工人们走的走散的散。前两天一场大雨下来,这批甜桃差不多全都毁了,我看你也别指望了。金老板肯出三百万买农场,你就偷着乐吧,听叔叔一句劝趁早脱手……”

苏久刚刚苏醒便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嗡嗡直响,本就苍白的脸色越发难看,捏了捏眉心:“闭嘴!”

苏有才顿时被噎的脸色发青,心里暗恨侄女儿不识趣,要是大哥大嫂早死两个月他也不用在这里看苏久这个死丫头的脸色自己早就把农场给卖了。想到金老板承诺的五十万的大红包,苏有才深吸一口气,继续劝诫道:“苏久,这可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的好事儿,三百万可不少……”

忍无可忍的苏久直接按响了病房内的响铃。

很快护士便进来了,见病床上的病人脸色苍白眼眶发红的看着床边的中年人,心里暗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先生,您打扰到病人休息了,请您出去。”

苏有才被护士说的满脸羞臊,丢下一句过两天再过来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苏久感激地冲着护士阿姨一笑:“又麻烦您了。”

刘护士越发觉得这孩子不容易,心肠越发的柔软:“人啊还是要往前看,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我没事儿,这几天还多谢您照顾。”苏久对刘护士充满了感激,每每苏有才过来刘护士都会帮忙赶走对方让她拥有了难得的清净。

等刘护士出去,苏久隐隐听到刘护士跟其他护士吐槽她那个糟心的叔叔又过来了。

“哎!常青农场的苏有德夫妇可是镇上的名人,我听说这对夫妻刚将农场修整了一番打算将农场转型为农家乐,可惜……一场意外的车祸打断了这一切。”

“我听说小姑娘当年是咱们这儿的高考状元,而且她今年大学都毕业了也才十八岁是个小天才,她父母是附近有名的企业家,这一家子都很厉害,就是……命不太好。”

“当真是好人不长命!我瞧着小姑娘的叔叔不是个省油的灯,的亏这孩子成年了,不然常青农场估计就要被她叔叔给吞了。”刘护士通过苏有才这几次的动静猜测对方对常青农场早就有想法。

“不是吧,他还没死心,人家小姑娘都说不卖了,真是的……”

谈话声、脚步声渐渐远去……

苏久握了握右手,讽刺一笑,就连那些护士们都觉得她那好叔叔该放弃了,可惜对方这次毅力非凡!她真不知道苏有才哪来的脸说出“三百万不少了”,要知道常青农场今年翻新就花了不止三百万,再加上其他基础设施远超三百万,只要她放出口风想卖常青农场绝对有出价不低于七八百万的买家存在。

这两天苏久面上不显,但内里却极其复杂。听闻父母的噩耗苏久便急急忙忙的往回赶,非常不幸的是她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也被撞了,好在并不严重,但是她也当场昏迷。本来只是一场普通的交通事故,苏久却意外觉醒了前世的记忆,她原来是出生在黑星上的星际公民因为一场意外来到了蓝星。

黑星又被称为垃圾星,环境恶劣,资源稀少,生存不易。

苏久所在的a719黑星是有名的垃圾星,星球上堆满了机械垃圾,曾几何时她埋头在垃圾场捡可以用的垃圾,她的第一个生活管家就是从垃圾堆里淘来的。想到这里苏久的眼中充满了怀念,她的木系异能完好的随着重生再现,可惜她前世积攒的家业全没了,其中包括早该淘汰的生活管家“球球”。

提起木系异能,苏久对已逝的父母就充满了怀念与感激。

幼年时期的苏久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异能,不仅家里的植物总是动不动就疯长就连他们居住的小区绿植也在所难免的呈现出诡异的生长现象。担心女儿被人发现异常,这对原本有着优渥工作的夫妇一狠心辞职来到了竹溪镇贷款买下了三座大山和一千多亩的土地也就是后来的常青农场。

蓝星如今正处于飞速发展时代,苏久所在的华国非常重视农业的发展,因此常青农场发展初期得到了政府的扶持,再加上苏久的木系异能,常青农场很快便开始盈利。十几年过去,常青农场已经成为竹溪镇的活招牌,可惜天有不测风雨,这两年竹溪镇天灾不断农场的收益越来越少甚至开始出现亏损。

苏父是个胆大的,眼看着农场要不行又听说现在农家乐开始盛行,竹溪镇所在的虞城经济发达,手里有点钱的人都不在乎去农家乐消费的小钱,他干脆拿出积蓄开始改造农场。这次苏家父母之所以出事也是为了贷款的事儿,结果谁也没想到一段再普通不过的路段竟然出了连环车祸,苏家父母更是当场丧生。

想到已逝的父母,苏久的眼泪就有些不受控制……

父母的骤然离世险些打垮了年仅十八的苏久,好在她觉醒了前世的记忆,有着前世多年在秩序混乱的黑星摸打滚爬的经验区区一个苏有才真算不得什么,不然她这会儿估计还在疲于应付心思诡异的苏有才。

父母车祸双双殒命,偏偏肇事司机家里穷得响叮当,别说赔偿金了就连苏家父母的丧葬费用他们都拿不出来!为了改造农场,苏父特意请了著名的建筑师雷佳明进行设计,光设计费用就一百万,再加上后续的建设费用没有个七八百万根本拿不下来。

不明真相的人都会觉得苏久这会儿缺钱缺的厉害,其实拥有木系异能这个金手指苏久是绝对不会愁资金的,随随便便拿出几盆极品兰花便能填帐,压根儿用不到卖农场。

可惜苏有才不清楚侄女儿的情况三番五次的来医院折腾,苏久都烦死他了。为了耳根清净,她觉得自己还是尽快离开医院回农场的好,至少农场里自己说了算,想不接待对方就可以把人拒之门外。

没等苏久办理出院手续,苏有才又来了,他也没办法主要是金老板催的急啊。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倔呢?我让你卖常青农场还能害了你,我可是你亲叔!你爸妈如今可是欠着不少外债,等你离开医院人家肯定上门找你要债……”苏有才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堆。

苏久低垂着脑袋,眼里一片冰冷,她父母在世时两家的关系就极差,为了防止她这个亲叔叔使坏,苏父在外一直说自己欠着外债,其实家里存折上的数字高达七位数,这次整改花的也是以前的存款。

心情不畅的苏久如今也懒得跟对方绕弯子,右手食指指向门外,冷冰冰地说道:“滚出去!”

苏有才顿时愣在当场:“……”

只见病床上的女孩仿佛刚从画中走出来,身边带着朦胧的光晕,面容是难以喻的精致冷清,直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银色细框眼镜,镜链优雅绕到耳后。

苏有才神情恍惚,他仿佛回到了三十年前,曾经有一个少年同样喜欢带着镜链冷着一张脸凝视着自己,那个人就是自己的大哥——苏有德。他从小就不喜欢他那个惯会装模作样的大哥,可是他不喜欢又有什么用呢?父母喜欢他,同学们喜欢他,老师们喜欢他……而自己总是惹人嫌的那一个。

从记忆中抽离出来,苏有才厌恶的看了侄女一眼,暗道不愧是苏有德的闺女一样的喜欢装模作样,看来常青农场的事儿是不成了。随即不无恶意的念到大哥一向高高在上还不是早早地死了,他这个侄女说不定也会步上他那个死鬼大哥的老路,他就等着瞧。

在离开时,苏有才直接将自己带过来的一箱牛奶给拎走了,这是他带来的,竟然双方如今都撕破脸了,他花钱买的牛奶才不会给苏久这个白眼狼喝呢!

苏久不置可否,一箱牛奶而已她又不是买不起,如此小家子气难怪她那对一向好脾气的父母都不乐意搭理这个弟弟还真是让人无语,随即便将此人抛在脑后便闭目养神。

火醉酒香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