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被骂丧门星?逃荒路上成大腿

1.被赶出异界

天外天,诛仙台。

“你这个灾星怎么还不去死……!”

“你这个灾星就不该活着!你去死吧!”

“我们砸死她……!”

村民们越说越愤怒,手里的臭鸡蛋和烂菜叶子全砸在了她身上。

洛晚宁站在诛仙台上,任由那些臭鸡蛋烂菜叶子砸在身上也没有动一下。

洛晚宁摸了摸自己半张脸上的红色鳞片胎记,却摸到了黏糊糊的血迹。

脸上丑陋的胎记,加上满脸血污,更像是地狱中爬出来的索命恶鬼。

那几个仙门弟子,看她的眼神都带着得意不屑和鄙夷。

洛晚宁扫过每个人的脸,眼里充满了讽刺。

看着周围仙门那些人丑恶的嘴脸,嘴笑眼不笑,眼角不经意间流露出一股冷意。

加上她那张丑陋带血的脸庞,让所有人不禁后背发凉。

“好!我离开异界,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洛晚宁再没有了留恋,毫不犹豫跳下了诛仙台。

~~

大荒。

洛晚宁睁开眼,浑身上下都疼。

“我这是还活着?”洛晚宁抬起瘦骨嶙峋的手挡挡刺眼的阳光。

跳下诛仙台身体被撕裂的疼痛,灵魂被凌迟的疼痛都仿佛还在。

转眼她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身体也是够弱的!”

洛晚宁感受了一下,这个身体瘦骨嶙峋,浑身都是伤口,那些伤溃烂的还十分恐怖。

身上有刀伤,野兽的抓痕,鞭痕,烙痕,手腕上还有割伤,还有拳打脚踢出来的伤。

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

这个身体是受到了怎么样的虐待啊?

“尽快找到她!绝对不能让她逃了!”

“你们怎么办事的?一个奴隶也看不好!”

“大护法!怎么办?要是被这个妖星逃了,整个大荒都会乱的!”

“还能怎么办?赶紧去找啊!”

不远处传来气急败坏的怒吼。

洛晚宁屏住呼吸,拖着伤残的腿,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悄悄躲在了一个隐蔽的石头后面。

妖星?呵呵!妖星他个祖宗!

她在异界就被那些人称为灾星,到了这个不知名的世界直接升级成了妖星?

特么的!还真是够抬举她的!

既然所有人都不想让她活着,那你们所有人都别想好过!

洛晚宁眼看着那些人越来越靠近,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黑色细长锈迹斑斑的长刀。

“刑天,你也很久没有露出锋芒了,今天你就跟我一起把这些小婊砸全部宰了!”

长刀在她手里闪过一道冷光,刀身上的锈迹慢慢脱落。

“在这里·······!”

唔!

黑衣人还没喊完,就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眨眼间黑衣人变成了一具干尸。

“干得好!”洛晚宁摸了摸长刀。

这时候听到动静的黑衣人又过来了一人,“我明明听到声音的。”

唔!

黑衣人低垂着头看着穿过胸膛的长刀,自己也正在被一点点吸干。

很快黑衣人又只剩下一具干尸。

洛晚宁忍着身上的疼痛抽回刀,这里不能继续待着了,那些人有可能随时找过来。

这个身体太弱了,走几步路就双脚发软还浑身疼,貌似身体内还有不少毒。

好巧不巧的,正在她逃命的时候毒发了。

“真是要老命了!”

洛晚宁不敢停留,身后已经传来了那些人的动静。

“你还想跑?”

“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最终她还是被五六个人团团围住。

为首的黑衣人,危险的眯了眯眼,“你最好跟我们回去,否则,你将会是整个大荒追捕的逃奴!”

“废话真多!”洛晚宁趁黑衣人不注意,手中长刀挥出,红色的剑气化作无数血刃划过黑衣人的喉咙。

黑衣人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全都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随后跟原先那两个尸体一样都成了干尸。

噗!

洛晚宁一口黑血喷出,半跪在地上,勉强用刀身才能支撑住身体。

长刀发出阵阵龙吟,似乎是在安慰她。

“刑天,我没事,你先回去吧!”

长刀消失回到了她的丹田。

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一定还会有人追过来。

她刚走没多久,又一群黑衣人就找到了这里。

“二护法,妖星应该刚走没多久!地上的血还没干。”黑衣人道。

为首的男子一双阴鸷的眸子掩盖在面具下,淡漠的看了一眼那几具干尸。

“继续找!她的身上有灵魂印记,她逃不掉。”

“是!”黑衣人瞬间消失。

“你就该乖乖的待在奴隶场里,你不该逃跑的!”

面具男子发出难听的怪笑声,听起来格外阴森。

洛晚宁刚走没多久,突然脑子里一阵刺痛,疼的她两眼发黑。

“妈/的!那些人居然还下了灵魂印记?”

只要有灵魂印记在她的脑子里,无论她逃到什么地方那些人都会找到她。

洛晚宁咒骂了两句,看来她必须要摆脱那些人,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解除这个印记才行。

“她在那儿!”

“快追!”

洛晚宁跑的再快,也跑不过四条腿的马。

更何况她这个身子太弱,刚开始为了杀那些人,强行使用了灵力,体内的灵珠裂纹又变大了不少,现在还没晕过去,全是依靠信念强撑着。

如果再使用灵力,估计她就真的晕过去了。

“是妖星就该乖乖的待在黑暗的地方,你为何要跑?”

为首的面具男子,看着洛晚宁,眼中全是杀意。

她居然杀了他大哥,还让他大哥变成了干尸,她是如何做到的?

妖星就是妖星,手段都不同旁人。

“你们是什么人?”洛晚宁知道今天不拼命是不行了。

这些人一看就是某个组织的杀手,也全都是高手。

“你还没资格知道,你是妖星就该乖乖受死,要不是有人不让我们直接杀死你,我们还不至于让你活这么久!”

“你是乖乖跟我们回去,还是让我们打断你的腿带回去?”

要不是那边的人不让她死的太痛快,她还有命跑出来吗?

按照他的意思,直接杀了最好,也不至于这么麻烦。

“去你个鬼的妖星?追了小爷这么久才追上,老太太也比你们跑的快!”洛晚宁垂下眼眸,遮盖住了眼里的杀气。

面具男子一愣。

这小子还敢大言不惭?

洛晚宁嘴角温柔的勾起,眸中寒冰刺骨,双目一冷。

“既然你们不说,那也没必要喘气了!”

洛晚宁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长刀,黑色的长刀被她握在手里,飞身砍了过去。

面具男子瞳孔猛的缩了缩。

她可隐藏的够深的啊!

兵器碰撞的声音格外惨烈,洛晚宁只凭借蛮力与他们对抗。

十几个黑衣人使用的全是杀招,丝毫不给她抵挡的机会。

洛晚宁抵挡住一个黑衣人的长剑,被压的半跪在了地上。

洛晚宁使出浑身力气挑飞了黑衣人的长剑,趁他愣神的功夫一剑取了他的性命。

锵锵锵!

洛晚宁飞身后退两步,挥动长刀打掉了飞射而来的暗器。

那些暗器上都带着淡蓝色的光,一看就是带着剧毒。

“果然隐藏的够深,你的功夫居然还在?”面具男子收回发暗器的手,发出桀桀怪笑。

这么高武力的奴隶打斗起来才更有看头不是吗?

这个妖星貌似变的更有趣了!

“少废话!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活!”

再这样跟他们耗下去,死的只能是她。

唯一的办法就是调动身体内灵力来对抗他们。

可是她身体内的灵珠……。

不管了,先过去这一关一再说!

洛晚宁咬牙,忍着灵珠撕裂的疼痛,调动身体内的火灵力覆盖在长刀上挥出。

灵技带着摧枯拉朽之势冲着黑衣人而去。

面具男子瞳孔里的灵力球不断放大,全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居然是……

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消散,周围恢复了安静。

那些黑衣人渣渣都没剩下。

噗!

洛晚宁口中鲜血喷出,身子摇摇欲坠。

洛晚宁狠狠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踉跄着身子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洛晚宁眼前越来越模糊,最后完全失去了意识。

~~

“晚晚,你要活着!无论如何都要活着!”

“晚晚!你是姐姐和母后最后的希望,无论多艰难你都要活着!”

“晚晚你醒醒……!”

“晚晚……!”

你要活着……活着……!!

洛晚宁头痛欲裂,一声声凄惨的嘱托像是遥远的呼唤,想让她尽快清醒。

“哥哥·····母后······姐·······”

洛晚宁皱着眉头喃喃呓语。

脑海中的场景还在一幕幕上演,让她深陷其中无法马上醒来。

脑海中的场景血流成河,火焰高筑。

大火中女子浑身是血,高高隆起的腹部被人用刀剖开,挖出里面的孩子插在了刀尖上。

那些刽子手看着死不瞑目的女子笑的十分猖狂。

另一个女子被一群男人疯狂侮辱,事后又被那些人哈哈大笑着刨开她的肚子,扯出了肠子缠在脖子上被活活勒死。

还有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在被五马分尸。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男子的身躯被四分五裂。

他们临死前的眼睛全都望着一个方向,神采在他们眼中一点点湮灭。

脑海中惨烈的场景更像是一根根刺深深的扎进洛晚宁的脑子里。

仿佛灵魂回壳,意识回归,她终于能够感知到外界的响动。

“啊!”洛晚宁猛的惊醒,大口喘着气。

脑海里的情形应该是原主的经历吧?

太惨了!

原主本是玄鸟帝国太子,刚出生时天降祥瑞,直接被皇帝亲封为了皇太子。

洛晚宁天赋异禀,精通兵法谋略,七岁上战场,八岁一人可灭一国。

就在她九岁那一年,五洲联合玄鸟帝国的摄政王谋反,玄鸟国君和帝后殒命。

她的两个姐姐和哥哥还有姐夫被无情羞辱虐杀。

她则是被人诬陷成克死亲人能颠覆天下的妖星,随后就被下毒送去了奴隶场整整十年。

刚才他脑海里的情形,就是他被人当做狗一样踩在脚下看到的场景。

那些人就是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全部惨死在她的眼前。

何其残忍!

洛晚宁的脑袋似乎是要炸开了一样疼痛,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脑海中惨烈的一幕幕挥之不去。

心口也跟着阵阵刺痛,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她感同身受。

“特娘滴!这就是血海深仇啊!你放心吧!你的仇和那些羞辱我都会记得,我会帮你报仇的!小爷跟他们死磕到底!”

洛晚宁捂着胸口发誓,那怕是对抗整个天下,她也要报仇!

看了看周围,这还是刚才她晕倒的地方。

那些被她杀了的黑衣人已经化作灰烬消失不见。

“我能活着还真是奇迹。”

洛晚宁的嗓子沙哑,稍微出声就疼得厉害,挣扎着起身坐了起来。

浑身上下的伤口已经发臭化脓,再不治疗就要死了。

脑子里带个那个什么鬼的灵魂印记,那些人早晚会找到她。

这东西终归是个祸根,她必须想办法去除才行。

冷清木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