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仙骄

第1章被渣夫杀死后

兢兢业业修炼两百年,谢九娘终于成功结丹,还没来得及宣扬开来,当晚便惨遭道侣林忘尘的毒手。

在谢九娘濒死的前一刻,还被林忘尘动用某种禁忌之术掠夺走了全部修为和生机。

林忘尘对外宣称她突破失败,死于心魔劫,又佯装悲伤过度,从而谢绝访客,实则去闭关。

以往林忘尘的风评颇佳,明明爱慕者众多,却只对道侣一心一意,没人会去调查谢九娘的死亡真相,包括谢家人。

然而,谢九娘重生了!

再度醒来时,法衣破损,一个人躺在一处小山洞里。

她半睁的双眼十分平静,没有被爱人背叛的滔天恨意,反倒有种果然如此的释然。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好。

林忘尘三番两次救她的命,百年间又不断提供大量的修炼资源。以前她偶尔会迷惑不解,现在总算是知道了真相。

通俗点说,她就像是林忘尘养的猪,养肥了就该杀。

家猪的命运本该如此,不是吗?

是呀,不该恨……

谢九娘动了动手指,慢慢地坐起来,从储物袋里拿出水袋,喝了一大口灵泉水,干涸的喉咙总算舒服了。

打量起山洞,什么都没有。

事隔将近两百年,依稀记得今日发生了什么。

是她十一岁那年,第一次进云暮山,采到一株几近绝迹的洗灵草,只要炼成丹药即可去掉一条灵根。

所谓的灵根,是人族修炼的根本。常见的灵根有八种:金、木、水、火、土,风、冰、雷。

灵根越少,资质越好。

四灵根以上,资质下等;三灵根属于中等;双灵根是上等。而单灵根为最佳。

单灵根又称为天灵根,是各大宗门重点争抢以及培养的顶级天才。

谢九娘是火木金三灵根,资质中等。这辈子没有大机缘筑基便是顶天了。

但,有了洗灵草!

只要变成双灵根,再去了宗门未来便是一片光明。

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拼命得到的机缘最终成就了堂姐谢莹。

谢莹因此成为火系天灵根,名声大噪,提前拜入大能门下,一时风头无两,谢家随之鸡犬升天。

唯一不愤的人,只有她这个被夺走机缘的人,弱小可怜又无助。

“小友,好些了吗?”

山洞外走进一个人,一袭宗门亲传弟子的仙鹤祥云法袍,让来人身姿越显挺拔,英俊的五官,温润柔和的气质,浅笑间宛如春风拂面。

林忘尘?!

哦,是年少的他……

林忘尘见到小姑娘的呆滞脸,以为她是被吓的,安慰道:“小友莫怕,狮虎已经死了。你家住哪里?我先送你回去。”

谢九娘垂下眼帘,低头默不作声。

现在的情况是……?

她挖到洗灵草被一头狮虎追杀,路过的林忘尘第一次出手相救,还把昏迷的她安置在山洞……

今日也是她和他的初次相见。

谢九娘摇头拒绝了对方相送,站起身向外走。

林忘尘望着小姑娘远离的背影,若有所思。

谢九娘顾不上林忘尘会不会怀疑,此刻只想离他越远越好,就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冲他挥剑。

林忘尘现已筑基,不是她一个小练气能杀死的,如果她敢泄露出一丝杀意,下一刻躺尸的就是她。

林忘尘从来就不是善男信女。

人刚走出云暮山外围。

“九妹!”

“找到九小姐了!”

一个圆脸的姑娘急切地跑过来,身后还跟着数名谢家护卫。

圆脸姑娘一把抓住谢九娘,左右检查她的伤势,心有余悸道:“九妹,你快要吓死四姐了,还以为你……”

“是我不好,让四姐担心了。”

谢九娘对四姐有些情分的,就是眼光和她一样不好,同样看上了一个渣男。

谢九娘在云暮山失踪,族里立马安排人去寻找,找了大半天没找到人,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了,谢九娘却自己走了出来。

被大家簇拥着回到谢家。

谢九娘让四姐先带去族医那里检查。检查过后,伤势没大碍,这才回到住所。

谢四娘沉默地打开了房间的隔绝阵法,杜绝外人的神识查探才问:“九妹,给四姐说实话,你为什么会去云暮山?”

“我……”先想一想。

谢九娘仔细回想前世这个时候……

谢四娘食指一戳她的小脑门说:“想打马虎眼是吧,想都别想,还不快老实交代?我这才闭关几天啊,你就差点儿出事了。”

“好像是因为……”

谢九娘摸了摸被戳得微痛的额头,只好说:“养气丹又被克扣了,就想去云暮山外围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采些低阶灵植来卖。”

谢四娘皱眉问:“被扣了怎么不跟我说?”

谢九娘回答:“你闭关了呀。”

“是哦,可低阶灵植能值几枚灵珠?一千灵珠方能兑换一块灵石,你采一箩筐都凑不够一块。”

谢四娘越说越是气不过,当即又道,“大房这是逮着老实人就欺负,不行!我陪你去找大伯讨个说法,族里份例是他发的,不找他找谁?”

“算了,没用的。”

“你就这么傻吗?吃亏了还不吭声?”

“那也没办法呀,我爹娘不在家,我是小孩子争不过。”谢九娘不是没有争过,只是没人把她当回事而已,“大伯母说先挪用给长姐,等日后长姐出息了,还我一枚筑基丹。”

谢四娘震惊,“你信了?”

“这不重要。”谢九娘眯起了双眼。

当时大伯母是怎么说的?说什么还有一年又是各大宗门招收新弟子,先把资源紧着长姐用。

只要长姐有出息,拜个好师尊,于家族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届时别说小小的养气丹,筑基丹都能给她弄来。

这是画大饼!

大伯母自己都还卡在练气巅峰。

谢九娘年纪小又不傻,祖父见不着,去找大伯理论还是不带怕的,结果大伯不要脸,还说让她不要闹小孩子脾气。

不争馒头也要争口气。

脑子一热就跑去了云暮山……

回想起年少意气的自己,谢九娘心情复杂。

幼稚,冲动,没心机。

玩不过八面玲珑的大伯和大伯娘,也斗不过颇得其父母真传的长姐。

换成了重生归来的谢九娘,觉得四舍五入,很好,大房欠她一枚筑基丹了。

梵缺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