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之高门主母

第658章(番)衣带渐宽终不悔(14)

王瀚回了屋子,见了伊眉,他强自扯出一张笑脸,见伊眉也不搭理他,王瀚呵呵的笑着道:“新郎官归来,新妇不欢迎?”

伊眉抬眸瞥了他一眼,遂冷声道:“我正要问呢,公子怎舍得书房里红袖添香的意趣,跑到这主屋里头来了,莫不是走岔了道儿了?”

王瀚笑着走上前:“还为这事与我置气呢?”

说着,双手作揖道:“昨日是我冲动了,我这里给夫人赔不是了。”

伊眉见状,冷笑着道:“你不必在这里给我惺惺作态的,你若想转圜,便直接将那丫头赶走就是,不然,咱们免谈。”

王瀚见她态度如此坚决,叹着气问道:“难道夫人真的不能容下那红袖?”

伊眉抬眸看向王瀚:“我不仅仅是容不下这个红袖,任何与你有染的女人,我都不能容忍。”

瞥着王瀚微微蹙起的眉,伊眉质问道:“王瀚,与我提亲那会儿,你是怎么说的?”

“难道那些话,你都是唬我的不成?”

王瀚闻言忙回道:“怎么会,眉儿,难道你还怀疑我对你的真心不成吗?自从第一次见你,我王瀚便在心底发誓,这辈子,我.......”

“那你还要那红袖。”不待王瀚说完,伊眉便打断道。

王瀚叹了口气:“这个,不一样,她不是母亲赏的嘛,父亲早逝,母亲撑着偌大的家业,独自将我拉扯大,不容易的,我不忍心违逆老人的心意。”

伊眉闻言看向王瀚,蹙眉道:“这么说,你还是不舍得那丫头了?”

“罢了,既然如此,那你便跟你母亲和那红袖一起过去罢,我自请下堂就是。”

说罢,伊眉转身就要走,却被王瀚一把拦住:“眉儿,你非要这般决绝?”

见伊眉态度丝毫不软,王瀚退而求其次道:“那红袖是母亲赏的,就这样赶出去了,母亲面上实在是不好看,这样罢,我将她送还母亲,还让她在府中待着,只要她好生的服侍着母亲就是了。”

“我保证从今往后再不跟她牵扯。”说着,王瀚赌咒发誓道:“我说到做到,不然,就让我不得善终。”

见伊眉依旧冷不着脸不回应,王瀚央求道:“眉儿,咱们是夫妻,自然该互相体谅才是,再说了,明日咱们还要回回门呢,闹成这样,若是被岳父岳母知晓了,还不得怪罪我。”

伊眉暗暗白了眼王瀚:“既然如此,那便依你所言,就将那红袖送还你母亲身边去。”

这茬终于揭过,第二日,小两口一大早起来,收拾着要回蔡府,王瀚如今在翰林院当差,因为刚入仕,正是急着表现的时候,所以,即便是新婚,王瀚也没有休婚假,待出了大门,他命车夫送伊眉先回蔡家,自己想折去衙门里将要紧的事务忙完,并与蔡伊眉说好了,待忙完了,就立马赶去蔡家。

伊眉的马车刚走上长街,远远的,便见李平带着两个小厮跨马正朝着城外赶去。

伊眉连忙命车夫停住了马车,待到那骑马的人近前,伊眉发现李平身侧的随从居然还带着行李,伊眉诧异,将头伸出车窗,唤住李平问道:“你这是要出门?”

李平还不习惯伊眉换坐了印王府车牌的马车,待到跟前,他才发现了伊眉,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问道:“你这是要回娘家?”

伊眉点了点头,见李平一身利索打扮,又追问道:“你要去哪里?”

李平回道:“我要去北疆。”

北疆苦寒,又常有匈奴和胡狄出没,并不是什么舒坦的好地方。

伊眉诧异,问道:“你去那里作甚?”

“从军。”李平利落的回道。

伊眉惊得睁圆了眼:“李平,你没在与我开玩笑罢。”

谁不知道这公府的李二公子,最是矜贵,从前在上书房读书的时候,每年刚一入宫,他便嚷嚷着要内监赶紧往上书房加炭火。晌午,上书房散了早学,他们在宫中吃午饭的时候,面对御厨做的膳食,李平也是挑三拣四的好生的挑食。春日里风大,他们去郊外狩猎,李平还要学着姑娘家的样子在脸上蒙上巾子,太子等人笑话他,他总要振振有词道“小爷我这一张俊面,不好生的护着,怎么成?”

这样金贵的人,要去北疆从军?

他怎能受得了那样的苦。

伊眉张了张嘴,却不知该怎样劝他,她酝酿了良久,终于鼓足勇气要开口的时候,眼泪却先一步落了下来。

李平见状,忙道:“哭什么?哎呀!我最见不得你哭。”

“我只是去从军,你且放心吧,我乃陛下亲侄子,便是到了那边,他们也必定好生的照看我,定然不会让我吃什么苦头的。”

伊眉哪里不知他这是哄骗人的话。

她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只那眼泪止不住的汹涌而出。

“你是不是担心那北疆的风沙吹毁了我这张俊脸。”李平又换上了那幅嬉皮笑脸的模样,对着伊眉笑闹道。

“你这人,怎的还是这般没正形。”伊眉终于破涕为笑,转而看了眼他身后带着的两个小厮,问李平道:“怎的只带了两个人?山遥路远,若是碰到歹人怎么办?”

李平笑着道:“你还真当小爷我是软柿子啊,好歹咱可是将门之后,我李二公子,还能让歹人欺负了去。”

伊眉见她没正样,蹙着眉问道:“你家里人呢?你要远行,他们怎的没来相送?”

李平满不在意的回道:“他们要送来着,是我坚决没让,我最受不了他们婆婆妈妈的哭哭唧唧了,小爷我是去挣功名的,又不是去送死的,作甚要他们哭哭唧唧的来送。”

“什么死不死的,也不知忌讳。”伊眉暗暗白了李平一眼,只觉得有千言万语要叮嘱,一时又不知如何开口。

李平看着伊眉,问道:“你在那王家,可还习惯吗?”

伊眉想起那拎不清的婆母,那刚成婚便让他失望的丈夫,还有那寄居在王家,总让她觉得不踏实的赵家表妹。

她心里便是异常的憋闷。

可是她却笑着对李平道:“我很好,婆家人待我也好。”

“那就好。”李平收回了玩闹的模样,一本讲正经的回道。

“你也要好好的。”最终,伊眉对李平叮嘱道。

鹊南枝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