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

29硬实的杀猪菜

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千炏 4281字 2022年11月07日 09:00

桑葚不动声色跟着桑叶去到后院,听桑叶愤愤不平的叙述,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点点被幽暗取代。

“吴家现在什么情况?吴小狗出院了没有?”

“不知道,我下午打听打听去。”

“嗯。”桑葚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回了灶房。

看见榆枝挽起袖子准备洗香料,一言不发的走过去,接过了活。

榆枝眨眨眼,无声笑了。

中午要做的东西,在几个手脚麻利的婶子大嫂们合作下,都收拾了出来。

“枝枝,都收拾好了,要咋做你说,我们动手。”王新凤今天也是有意给榆枝造势,在不累着榆枝的前提下,一切都让榆枝安排,让大家都看看,她儿媳的好,不是她吹出来的。

榆枝明白王新凤的心思,她自己也想改变众人对她的看法,让熟悉的人,对两个孩子和桑大壮王新凤少些偏见,她自己是无所谓的,只是在意家人。

看了一眼,也没客气就安排起来:“中午咱们的主食还是杂粮窝窝头,妈,你做窝窝头的手艺好,交给你了。”

“行,没问题。”王新凤拍着胸口担了下来。

“这些边角料的肉,麻烦牛婶子帮忙切出来,妈,再去找大壮,拿两块好肉一起,请婶子们帮忙切大块,中午和白菜粉条酸菜杂骨一起炖。”杀猪菜,其实就是一大锅大杂烩,猪血什么的也能一起。

不过榆枝要弄猪血肠,猪血留了下来。

牛婶子虽然不待见榆枝,但今天这样的日子,也没给榆枝脸色看,僵着脸应了声好。

王新凤更是风风火火的跑去拿肉了,拎了两块大肥肉,拎手里颤巍巍的,一看就滋滋冒油那种,杂骨也都拿了进来。

骨头上挂着不少肉,馋人得很。

“陈嫂子和周婆婆,麻烦你们把白菜酸菜剁好,再洗些葱姜大蒜辣椒,把粉条也泡上。”

“行,没问题。”周婆婆笑呵呵的点头。

陈氏也是个勤快话少的,点了头就去干活。

榆枝又让桑葚帮忙烧火,她把洗干净的下水和猪头肉,以及一整块五花肉一起卤下锅。

以往都是淡漠应承的桑葚,难得提出了要求:“你烧火,要怎么做,跟我说就行。”

榆枝愣了一瞬,也没多想,只当孩子对她有所松动,心里还挺高兴。

“好,辛苦小葚了,先把这些东西煮一煮,去浮沫,再捞出来洗洗,煮料下肉。在里面这口锅里煮,外面这口锅待会炖肉。”

“好。”

桑葚没有桑叶的大力气,但也不柔弱。

小小年纪,身形修长,比同龄孩子高出一个头。

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做事总是不急不躁,自有一股风骨,让人见了,觉得赏心悦目。榆枝生起股自豪,这是她生的儿子,真不错。

榆枝的眼神太过热切,桑葚白皙的小脸微微泛红。

榆枝倒是没觉得是孩子害羞了,只以为是被热气熏的。

“小葚,要是累了就让妈来,这点活妈还是能做的。”

“不累。”这点活哪能就累了,只别盯着他使劲看就好。

“行,累了就跟妈说,妈来。”

外面,王新凤去请的那些人家陆陆续续都来了,一人手里拎把葱,一碗粗面,也算是个礼,这年头,这些东西不轻。

放下东西,男人们就在外面看桑大壮几个分肉,白生生的大肥肉,谁见了都眼馋,忍不住的夸。

不过老桑家说了,不卖肉,他们也不再提买的话茬。

女人们就都钻进灶房,不管帮不帮忙,坐一起唠嗑热闹,灶房里也暖和。

大队长家也来了,李旺民张氏带着李宝蛋来的。

自从知道李宝蛋差点出事,李家人就拘得紧,一般不让他出去和萝卜头们疯玩,除非有桑叶在。

李宝蛋一见到桑叶,就跑过去诉衷肠,李旺民老两口瞧了也不生气,乐见其成,看桑叶时还有种看自家孙媳妇的慈祥。

桑叶瞧见老两口这眼神,浑身汗毛直立,扭头就跑了。

傻乎乎的李宝蛋完全没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跟在桑叶后面嗷嗷追。

“大队长家的来了,快,这来坐,这里暖和。”张氏一进灶房,就得到了大家的热情招呼。

张氏笑着招呼一圈:“你们手脚倒是快,闻见肉味来的吧?”

“那可不。”

一群妇人哈哈大笑,榆枝感觉房顶都震了震,不过,是真的很有生活气息。

灶房不大,挤满了人,就桑葚一个男娃,榆枝怕小家伙不自在,从他手里接过勺子:“这里没什么事了,小葚去看着叶子,让她带着小伙伴好好玩,零食吃完了碗柜里拿,但也别吃太多,留着肚子吃肉。”

桑葚确实有些不自在,接下来就是闷煮,没什么事,点点头就走了。

“小葚这性子,可真稳重,换我家淘小子,早不知道疯哪去了。”

“可不,还懂事勤快呢,一直在帮着做事。”

“叶子那孩子也能干,早上帮着她爸牵猪,挖坑,比我家孩子爸还利索呢。”

“王婶子家的两个孩子都养得好。”

一人一句夸赞,桑葚急急逃跑了。他虽然少年老成,但仍旧只是个九岁的娃,这么直白的夸,受不住受不住。

榆枝听得可乐,也不知道怎么回话。

王新凤一点不谦虚客套,挺着胸口嘚瑟:“那可不,不是我吹,我家两个孩子走出去,就没能比得上的。”

“我家小葚次次考试得第一,懂事听话,从不闹腾。我家叶子从小力气就大,家里的重活累活全都能上手,读书差了点,可这孩子讲义气。”

众人连连点头,虽然王新凤这副臭屁样子有些招人嫌,但她的话,大家还是认同的。

桑葚读书是整个公社都出名的好,不管什么考试都是第一,老师还特地给他送吃食,送奖金,就是为了让他一定要坚持读下去,将来必定成为人才。

桑叶讲义气这事更不用说,吴家闹腾那天,所有人都对桑叶有了改观,并且认定了她讲义气的好品质。

众人是又酸又羡慕,出嘴的话,自然是夸:“是是是,小葚和叶子可都是我们古柏大队的好后生,往后啊,必定给我们古柏大队争光。”

“现在高考恢复了,小葚肯定能成为我们这里第一个大学生。”

王新凤心里一咯噔,赶紧去看榆枝,看她脸色没有异样才放心。瞪了眼说话的婆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榆枝瞧着王新凤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得好笑。

婆子愣了愣,她说啥了?

众人愣了愣,也反应了过来,纷纷岔开话题。

“叶子这把子力气,以后做什么都使得,都不会吃亏。”

“那可不,叶子肯定出息。”

王新凤听着夸赞,满面红光,摆摆手显摆道:“都是我家枝枝的功劳,没有枝枝,就桑大壮那个蠢货,能给孩子带来啥好遗传。”

牛婶子暗暗翻个白眼,一天不夸儿媳妇,你就过不去了是吧。

其他人对榆枝没意见,王新凤夸,他们跟夸就好了,吃人嘴软可不就是这么来的。

榆枝听着这些夸赞,面红耳赤,体会到了桑葚的心情。其实,真的,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快十一点的时候,锅子里的香味就飘了出去。

所有人说话的声音都小了些,生怕把香味吓跑了似得。

孩子们也不在后院瞎闹腾了,纷纷跑到灶房门口守着,大人们赶都赶不走。

外面的肉都分好了,大冷的天,就这么一会功夫,都快冻上了。

榆枝嘱咐桑大壮:“大壮,把肉放屋子炕边,免得给冻上了,家里桌椅板凳碗筷都不够,你去叔婶家里借一些,摆放好,一会就能吃饭了。让叔婶兄弟们都去屋里炕上坐着暖和,有花生茶水,都放好了。”

“好,”听着榆枝一句句的交代,桑大壮感觉家的气息迎面扑来,整个人暖烘烘的:“媳妇你别累着,有啥活,等我回来做。”

“行了,快去吧,家里这么多人,用不上我,哪能累着,你自己当心点,外面路滑,别摔了碗筷桌椅。”

“知道咧。”桑大壮粗着嗓门应了一声,就开始招呼兄弟们动手,去今天来家做客的叔婶家搬桌椅板凳和碗筷。

农村请客吃饭经常相互借这些吃饭的家伙事,这年头,什么都不富裕,相互借着用用是常态。

灶房里该忙活的事也都忙活完了,王新凤就招呼这些妇人们都到屋子里去,炕上坐着唠嗑闲聊。

三间屋子,男人们一间,女人们一间,孩子们一间,刚刚好能安顿下。

王新凤不让榆枝忙活,就让她在灶房守着,美其名曰看着火。

榆枝笑着应了,她也不擅长和这些大叔大婶们打交道。

锅里卤煮的肉都闷好了,捞起来放凉待会切,到时候一大盆猪杂混着端出去就是。

农村不讲究摆盘,这时候也不用讲究几大碗那些事,有吃的就不错了。

就用盆装,一桌一盆卤肉一盆炖菜,再来一盆窝窝头就齐活了。

今天中午可全都是肉菜,绝对硬席面,别人家的杀猪菜也仅仅只是一大锅白菜酸菜里放些边脚料,再用油渣弄个汤,就是顶顶好的,哪像榆枝家这么实在舍得。

稍微放凉的卤肉不烫手了,榆枝拿刀慢慢切,大家伙都在屋子里唠嗑,时间也还早,不着急。

桑大壮把桌椅板凳都放进屋子里,再把借来的碗筷放过去。

瞧着灶房里只有榆枝一个人,立马贼呼呼的凑进去。

桑大壮这个大火炉一靠近,榆枝不用看就知道是他,隔几米远就能感到热气翻滚。

桑大壮搂着媳妇的小腰,在她脸上亲了口,一上午的辛苦就都赚回来了。

榆枝切着手里的肉,瞪他一眼:“一身的猪腥味,赶紧一边去,这肉大家中午还得吃呢。”

桑大壮抬手嗅了嗅,确实一身的猪腥味。

“那我去洗洗去。”

榆枝又瞪了一眼:“大冷的天,洗什么洗,不准去,等晚上忙活完了,我给你烧热水洗,不准瞎折腾。”

桑大壮嘿嘿笑着又凑到了榆枝身边,搂着媳妇的小腰乐:“行,都听媳妇的。”

榆枝嫌弃的躲了躲,没躲开,就由着他了。

塞了快切好的卤大肠到桑大壮嘴里,笑问:“好吃吗?”

“好吃,”桑大壮撅着油乎乎的嘴就在榆枝脸上亲了一口。

榆枝偏头就在他胸口蹭了蹭脸:“喜欢我就给你多留点,慢慢吃。”

“好,媳妇真好。”

撅着大嘴又想亲。

“桑大壮……”一声河东狮吼,震得桑大壮差点磕到牙。

扭头看了一眼,没瞧见他妈的身影,声音是从屋子里传出来的。

桑大壮瘪瘪嘴:“媳妇,你说给咱妈找个老伴咋样,免得她整天就盯着我。”

榆枝笑道:“这话你到妈跟前说去。”

桑大壮幽怨的看着榆枝:“媳妇,你想害我。”

榆枝耸耸肩:“话是你说出来的,怎么能是我害你。”

“媳妇你学坏了。”

榆枝眯他一眼:“要不我们让妈评评理,我到底有没有学坏?”

“桑大壮,你聋了,听不见老娘在叫你。”

桑大壮磨了磨牙,他妈这嗓门可真有穿透力。

对上榆枝幸灾乐祸的脸,凑过去狠狠亲了口:“媳妇果然学坏了。”亲完撒腿就跑,生怕慢了,他老娘拎着凳子追出来。

榆枝乐不可支,等屋子里都安顿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拿过洗干净的盆,一样装上三大盆,桑叶和桑大壮负责来端,香喷喷的大盆肉一上桌,所有人眼睛都亮了,桑大壮陪着男人,王新凤招待女人,桑叶桑葚照顾一群萝卜头,一喊开吃,大家吃得停不下来嘴。

王新凤又趁机把榆枝狠狠夸了一通,夸得榆枝都差点坐不住。

这一顿饭算是宾主尽欢,吃过饭,榆枝让桑大壮陪着男人们耍牌,反正冬天都是在家猫着,没什么事,不着急回去。

耍个几分钱的牌,或者数玉米粒麦子什么的都行,就图个热闹。

孩子们吃完就一溜烟跑了,榆枝也没拘着他们,一人兜里塞了一把南瓜子,惹得鼻涕虫们嗷嗷乐。

妇人们则帮着王新凤收拾猪肉,留了几块肉和一扇排骨冻起来,过年吃新鲜的,剩下的,一半腌起来熏腊肉,一半剁出来灌腊肠。

几十斤的肉,榆枝还特地让桑大壮去买了几副肠衣回来。

妇人们帮着拔毛,洗洗切切,人多力量大,做起来很迅速。

瞧着老桑家这么吃肉,都忍不住心里嘀咕,再大的家底也经不住这么祸祸啊。

牛婶子和王新凤关系好,又是直性子,忍不住道:“真不考虑再卖点,你家肉好,将近两百斤的猪,净肉得有一百五六十斤,我们几家才消耗二三十斤,你这一百多斤的肉,全腌上,盐,佐料这些都是钱,你这家底经得起耗吗?”

其他人也连连点头,确实败家了点。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