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八零,软糯美人拿捏了狼系老公
八零,软糯美人拿捏了狼系老公

八零,软糯美人拿捏了狼系老公

玥菀 著
现代言情
类型
2022年09月19日
上架
41.1万
连载 (字)
本作品由潇湘书院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穿越

八零,软糯美人拿捏了狼系老公玥菀 2107字 2022年09月19日 12:05

“送上门的女人能是好货色?”

“你可是大学生,她家那个条件又没考上大学,哪配得上你?你今天要敢选她,我死给你看!”

“峤峤,你爱我就该体谅我,别一直逼我。”

“……”

两道声音在李峤脑子里来来回回交替,闹得她头痛。

眼睛迷迷糊糊支开一条缝,黑乎乎的房顶,可见一根根芦苇杆整齐排列。

她一下子惊醒过来。

土胚墙,硬板床,墙角放着两个大箱子,靠窗的位置有一张长桌。

她懵了,这是哪儿?

她不应该陪堂姐在燕京峡山寺烧香求姻缘吗?

零碎的记忆缓缓渗进脑海,良久她才拼凑出目前的境况。

她穿越了!

现在是一九七七年冬,原主和她同名同姓同龄,年芳十八。

不久前青梅竹马他妈以原主高考落榜配不上他为由逼两人分手,她想不开跳河,幸好被隔壁冯家村的秦谨救下。

两人湿漉漉从河里上来,好多人撞见,村里风言风语传得厉害,原主父母找秦谨负责。

秦谨响当当的混不吝一霸,凶名在外,结亲当天因为前一天醉酒寻衅滋事被告发抓进局子。

原主消极的认为跟这种人过日子没盼头,趁人不备一根绳结束自己。

只听吱呀一声。

房门从外打开,来人十八九岁,一身藏青色棉服,身材修长挺拔,目测一八八左右。

乌发浓密,五官轮廓棱角分明。

嘴里叼着一根枯草,痞里痞气,正眼也不给她一个。“听邻居说你趁我不在寻死?想死死远点儿,晦气玩意!”

李峤诧异,原主老公?相貌真好,可惜长了一张嘴。

这时外头冲进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太太,中等个头,精神奕奕,她跳起来扯他耳朵:“死小子胡咧咧啥?”

“嘶~疼……”

“滚!”秦老太太又补一脚,换上一副笑脸对李峤道:“峤峤,他不会说话你别放心上。”

“奶奶,她还回不回门了?我出去玩了啊。”

秦老太太气沉丹田一吼:“你给我老实在家待着!”她转头再次慈爱的对李峤道:“今天回门他敢欺负你,你尽管告诉我,我一定好好收拾他。”

李峤心情复杂的嗯一声。

待老太太离开,起床整理衣裳,而后坐镜子前梳头,被镜面中倒映的人影吓得后退。

天!除发型穿着,就是她的样子。

她想不通,调整好心态重新坐回镜子前将厚重的齐刘海编进头发,露出饱满的额头,又用发带扎了两根矮辫,戴上围巾掩盖脖子里的勒痕。

旋即出门环顾四周,两间土屋,两边伸出围墙围成一个小院子。

左侧有一间棚子整齐的摆放厨具和农具,地面干净。

人呢?

迟疑片刻她唤了一声奶奶。

女孩声音软软的,糯糯的。

秦谨从隔壁房间探出头,眼底闪过惊艳之色。

巴掌大的鹅蛋脸,杏眼桃腮,天然红润的唇瓣微抿,皮肤粉粉白白好看极了。

之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水灵漂亮?

只见她冲他甜甜一笑道:“我收拾好啦。”

少女明媚的笑容晃得青年眼花,死一回懂得讨好了?

太迟了!

她如何言语羞辱谩骂,言犹在耳。

他眯了眯冷湛的眼,骤然移开目光,上前跨上自行车长腿支地不耐烦道:“收拾好上车啊,磨磨唧唧!”

李峤:“……”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怎这个态度呢?

她深呼吸一口气,默念:我大度,不跟你个老古董计较。

她提步上前侧身,刚坐好,车子嗖走了,她吓得反手抱住他。

“青天白日耍什么流氓?”青年用力拍她的手。

迎亲当天新娘子脚不能沾地,他需要背她进屋,手不知碰她哪了,她就是这么骂他的。

李峤痛呼,甩着发麻的手背,憋屈到精致的五官都扭曲了。

村里家家几乎敞着大门,可院里、路上,都没有人。

快到村口看到冰面上成群结队的孩子打出溜。

村里的大人不怕小孩子滑冰掉河里吗?

李峤想提醒孩子远离冰面,青年的车速太快来不及。

约摸二十分钟左右。

自行车停在一户农家门口。

三大间土胚房映入眼帘,院子里的农具摆得乱七八糟,地上随意扔着烂菜叶,鞭炮屑。

四个老少不一的女人和一位约十来岁的男孩出门迎接。

李峤脑子一片空白,听秦谨喊中年妇女娘,又唤大姐二姐金花,叫男孩金牛,她随他称呼,并暗中打量。

大姐约摸二十五六岁,二姐也有二十出头,两人长得标致,皮肤白净。

金花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而秦谨叫金花金牛名字,所以是妹妹弟弟?

目光流转间,撞上金花两眼放光盯着秦谨,被他帅的?

她也看他,得到一记刀眼。

李峤:“……”

寒暄两句的功夫,李父李生财和另外两个女婿从堂屋走出来,眼风略过秦谨送来的烟酒,脸上堆笑:“回来好,回来好。听说你酒量大,今儿大家伙好好跟你喝两盅。”

秦谨忙着递烟说客套话,屋子里烟气缭绕,呛得李峤直咳嗽,脑子一抽一抽的疼,借口上茅房出门透气。

李母董腊梅追上她:“老三,你待会儿到村口小卖部买两包花生米回来当下酒菜。”她说完走了。

李峤不可思议,第一次听说走亲戚自己买下酒菜。

这么多人凭啥她买?她也没钱啊。

她不买!

她自顾自走到离家不远的土堆顶上环顾周围,连绵不绝的荒野矮山,村子隐匿其中,若非脑子里多出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片段,她真以为自己被拐到哪个穷疙瘩里了。

“三姐。”

李峤回眸,是金花:“有事吗?”

李金花眸子一闪:“三姐,前儿蔡合川私底下找到我合计今儿回门带你到外面避风头,我这就帮你约出来。”

李峤疑惑,老大姑娘了,不知道姐姐跟男人跑了也会影响自己的名声吗?

可能光顾着为她着想了,但她做姐姐的不能拎不清。“我跟他走会连累你找不到好婆家,你不要约那男的,当我不认识他。”

“别说气话,打谷场见啊。”李金花跑了。

“喂!”李峤想拦,小腹突然坠坠的疼,不会来大姨妈了吧?

身无分文,怎么办?

李峤捂住发痛的肚子来到村口小卖部,售货员告诉她村里不卖卫生棉,给了她一沓黄表纸。

玥菀 · 作家说

新书啦,求推荐票~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