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当钓系美人开撩后

黑夜不规则(四)

当钓系美人开撩后时京京 2091字 2022年10月04日 23:59

没犹豫,一个不爱吃药的女人。

易利顷想不明白,林烟一直躲躲避避他,从带她离开场地她就开始特意避开。

“不是单纯的痒?是不是还有什么症状?”

“痒而已。”林烟应。

易利顷低头看她:“可你的眼睛很不一样。”

“我没事的,等医生来就好。”林烟移到空调最下方吹冷气刷娱乐新闻分散注意力。

网上已经放出一堆照片。

她和易利顷在滑雪场,横城的酒店,其实全剧组都在,林以薇就是只拍她和易利顷。

美图滤镜后很真。

二房那边恶意买水军带节奏,要拆她这块板板,导致不明真相的吃瓜网友想象力更丰富。

不说在娱乐圈内的对家,各种买通稿黑她,连星河都出手,解约就是因为她私生活混乱。

星河娱乐:@林烟你怄气离开时,我们挺遗憾,曾劝过你好好改过重新做人,但是可惜你不听,好自为之吧

老东家,当头踩一脚。

星河算娱乐圈的头牌公司,网友们更信。

只是她有些心疼替她说话的粉丝,跟着她心惊肉跳,林烟登陆自己的账号,编辑文字:很抱歉占用资源,今晚出了点事不便,明天给你们一个交代@星河娱乐,贵司明天记得看邮箱

很快她的账号就被水军讽上热搜词第一。

【什么邮箱?是你滚出娱乐圈的声明吗】

【难怪隐婚,难怪代言全掉,难怪星河跟你解约,难怪路人缘这么差,自己私生活混乱谁肯找你合作】

【大家不至于骂这么难听,建议理性吃瓜】

【嗯…照片摆在那里,林以薇是她堂妹,不可能诬陷她的】

林以薇更是留一手,一篇小作文让公众号发出,怎么编怎么来,每一句义正言辞。

二房下手狠,都清楚闵行洲不会承认。

更无非毁她名声,让闵家退婚。

再刷评论,早就过几万,她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很火,那么多网友来吃瓜。

只是眼下身体真的顶不住这股痒,手机啪地掉在地上,恰恰落在易利顷脚边,易利顷询问她:“想让我怎么帮你。”

见她脸更红更热,取来冰毛巾递给她敷脸,她就一整个盖上,五官不露,怎会有那么能忍耐的人,声线瓮瓮的:“冲我来的,你插手更理不清。”

易利顷取走毛巾,又给她换上一张,捏在手里无比滚烫,她究竟是有多热,现在已经17度的空调。

“事情因为我出,我有责任。”

林烟说:“不是你,只要是个男的靠近我就行,他们就会对我出手。”

“我帮你解决林家,包括外面的事,包括你以后过的每一天,你可以考虑。”最后一句易利顷是直接说出来,“和闵行洲离婚,跟我。”

林烟身体一僵,脑子清醒不少。眼前人知道的事很多,包括林家。

重点是后一句的话意思,特别明显,傻子都听得出来。

她结婚,再怎样不受法律约束和保护,她同样不会接受任何超出友情的示好。

于易利顷,只当是一个剧组的,对方帮过她门票,但其他的她不想去熟知深知。

即便她以后离婚,也不想再和任何人谈情说爱,要不起。爱过闵行洲,她不知道还能有谁走近她心里。

如果易利顷会走进她心里,那么四年前也许该进了。

“我就当你开玩笑了,我爱闵行洲。”

态度摆死,暗示都不给,当你开玩笑也给你留余地。

他还挺欣赏林烟这点,他开出的条件足够诱人,林烟不为所动,甚至一点感觉没有。

她果然太爱闵行洲。

易利顷很平静:“林烟小姐,我从来不会开玩笑。”

林烟点头:“我明白。”

易利顷笑着,“你嫁给闵行洲我是知道的,起初看你笑得那么开心我以为你找到幸福,但你没有不是么。”

林烟拿开毛巾,易利顷就站在她面前拧毛巾,一下子闻到他身上的山泉香,堪称最禁欲、最白衬衣的味道,暖,冽,鲜,倒是她脸更热更烫。

这男人为什么靠这么近,林烟深呼吸调气,微笑:“是春药,你不要靠近我谢谢。”

易利顷不觉得意外,递毛巾给她:“你倒是能忍,如果外面的事闵行洲不解决,我会解决。”

林烟压下头:“你真是喝多了,收回你的话。”

阿星有听到对话,此时电话都忘记接,姓易的,实在太反差,越是禁欲系的男人,突然把骨子里的欲望释放出来,好勾。其实是有点腹黑。

在女人情绪最低的时候下手。

算表白,不是,像背地里横刀夺爱,男人都这么直接的吗,都不给人点过程缓缓吗。

还不试探呢,好歹再钓钓不是,太直接朋友都没得做,林烟很“老实”的。

易利顷这个条件放在普通人群里相当不错,林烟算二婚也不算,谁还没个初恋前任什么的。他丝毫不在意,光明正大的说。

阿星有点讨厌闵大总裁,墙角都被挖了,估计都不知道。

闵行洲是晚上9点到的,走廊有很多记者在互相讨论。

“你看图片,他们对视的眼神都拉丝,怎会没点事。”

“易利顷真是她金主?编剧这碗饭还行,但真养不起林烟。”

“她自己家里也有钱,林家林闻岐的女儿。算起来有钱人家大小姐。”

“这样?”

“我同事辞职前说过一个最赚钱的门路,蹲林烟,料多。”

两个人转身,就看到闵行洲,愣住,腿收直让路。

徐特助从电梯从来就开始发名片,说:“辛苦各位来蹲我老板娘,这是我老板的家事,希望各位记者朋友给点隐私。”

老板娘?

谁?

闵行洲结婚了?

从头发到尾,徐特助一人发一张,这种客套话意思太明显。又让在场的人云里雾里。

徐特助继续说:“林烟小姐呢,其实已经和我老板结婚,你们再这样蹲在这里很耽误的对不对。想知道什么事,你们可以私下打电话问我老板,名片收好,记得联系啊。”

在不懂就说不过去了。林烟是闵氏财阀的老板娘。

有胆大的记者试着上前:“闵先生,我们可以采访您吗?”

还来挑话问,徐特助拦住:“非工作时间,私事与公事不相干,有事还请电话联系。”

滴、闵行洲持卡刷开休息室的门。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