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少君骑海上

第十三章 我的小铃铛不脏

少君骑海上吾玉 4029字 2022年11月25日 12:00

“为什么在这世上,就能有……这么多人爱你呢?”

幽幽的话语里,没有调笑,没有讥讽,有的竟是……深深的羡慕,或者说是,嫉妒。

夕阳下的闻晏如心念一动,看向神情落寞的钟离笙,不知怎么,又想起那一年的那一日,满身是血的少年,像条被抛弃的小狗,伏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情景。

“为什么你不爱我呢?为什么你就是不爱我呢?”

那时他其实瞒着钟离笙,悄悄去找了一趟宛夫人。

依然是隔着那道帘子,他悲愤交加,握紧双拳,可又不得不弯下脊背,去苦苦哀求那帘后之人。

心高气傲如他,恐怕是生平第一次这样真正地“求人”。

“阿笙病得很厉害,夫人您……能不能去看看他?就看一眼,跟他说说话,他的病一定能好,求求您了,可以吗?”

多讽刺,他是闻家最杰出的子弟,是天下人交口称赞的“战神”,可却在那位宛夫人面前,一败涂地。

帘子从始至终都没掀开过,那个清冷的声音只是淡漠道:“没什么好看的,生死由天,皆是造化,他能挺过去自然是好,挺不过去也怨不着别人。”

这番话终是将他的愤怒燃至顶峰,胸膛里的那颗心疯狂跳动着,他几乎是脱口而出:

“不管您当初有多不情愿生下阿笙,又跟钟离岛主有多少恩怨过往,可这些都不是阿笙的错,您也从来没有问过阿笙一句……他愿意这样被生下来吗?”

“倘若知道自己是不被祝福而降世的,这一生永远得不到母亲一天的爱,恐怕他宁愿生下来就被活活掐死吧!”

愤怒的质问在空旷的大厅里久久回荡着,但闻晏如做梦也想不到那宛夫人的回答,她端坐帘后,一字一句,竟慢慢说道——

“他生下来时,我的确想过将他掐死,不过是被钟离羡拦了下来罢了……这十数年的光阴,已是他偷活的了。”

一瞬间,闻晏如遍体生寒,不可置信,整个人震惊得无以复加。

掐死,偷活,这世间恐怕不会再有比这更恶毒的两个词语。

已经不记得当初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了,似乎双腿都使不上力了,闻晏如满心凄凉,只留了最后一句话给那位宛夫人:

“请您将这个秘密守到死,一辈子也别让阿笙知道,您曾经亲手想要……将他杀死。”

如今站在海风里,听着钟离笙的喃喃自语,闻晏如心中也涌起了万般苦涩。

“为什么你就是不爱我呢?”

是啊,为什么呢,这世间总有千般万般求不得,钟离笙能怪谁呢?老天爷就是要他命该如此,他能怎么办,又能向谁讨回十数年来缺失的那份“爱”呢?

闻晏如忽然在这一刻,洞悉到了这场“赌约”真正诞生的原因,钟离笙的这番刻意刁难,绝不仅仅只是因为不满圣旨,一身反骨,真正的原因,恐怕是——

他羡慕越无咎。

一身戾气的少年,这辈子没得到过爱,所以也不会懂得去爱别人,只会“破坏”他见过的每一份“爱”。

因为不甘,因为嫉妒,因为求而不得。

——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

尸坑里,不管数上多少遍,坛子中也始终只有九十九只海蜈蚣,简直像老天爷刻意捉弄般,不管施宣铃埋头怎样在尸坑里翻找着,也再找不出多余的一只了。

“怎么会没有呢,怎么会呢,就差一只了,明明就差最后一只了……”

一直坚强乐观的少女,直到这一刻,才真正露出急色,她抱紧坛子站在尸坑里,身影单薄无助,惹人怜惜。

夕阳下,季织月比她还焦急,直接趴在了那尸坑旁,举着琉璃镜就往里瞧,恨不能给施宣铃再多变出一只来!

越无咎更是心疼不已,什么也顾不上了,“宣铃,你先上来,不要急,我先拉你上来!”

所有人中,唯独钟离笙双眸发亮,欣喜若狂,就差叉腰仰天长笑了——

“施宣铃,你归我了!”

那身紫衣越想越兴奋:“大驴蛋,从今天起,我就能可劲使唤你了!我要你做小爷跟班,我去东,你就不能往西,我要你在我身边寸步不离……”

他肩头白雾缭绕,浮现出一只猖狂大笑,扭动起舞的紫色小鲨鱼,尸坑的施宣铃恨得咬牙切齿,却又行至绝路,无计可施。

就在这时,一直没吭声的闻晏如,竟忽然举起手中长枪,指向尸坑旁不远处的一块礁石,神色冷冷地说了五个字——

“那还有一只。”

苍天啊,大地啊,尸坑里的施宣铃与尸坑外的季织月同时尖叫起来,两个小姑娘就差给闻晏如下跪了,就连向来内敛的越无咎,也是胸膛起伏,激动不已地上前一把握住了闻晏如的手。

“多谢小晏将军出手相救,此恩日后必当十倍相报!”

一片欢天喜地的气氛间,只有一个人石化了,那就是满脸写着不可置信的紫色小鲨鱼,钟离笙。

“啊啊啊啊——”

他崩溃大叫,手中玄铁折扇猛地指向闻晏如,“有没有搞错,你这个死蚊子,你到底是哪边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个尸坑就是你偷偷帮他们挖的,我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你竟然还嫌不够,如今还明目张胆地帮他们‘作弊’了,你不是自诩公正不阿,正直无私吗?你的良心哪去了?我这回一定要把你踢下海喂鲨鱼,一定要!”

钟离笙还在这边愤怒咆哮时,那头施宣铃已经爬出尸坑,将那最后一只海蜈蚣都收入囊中了。

她捧着坛子来到钟离笙面前,里面是满满当当的一百只海蜈蚣,不多也不少。

这场艰难的赌约,她赢了,她终是赢了。

“少岛主,愿赌服输,你可不能迁怒他人,你那赌约里明明只说了不许世子插手,又没说不准别人帮忙的,可有半个字提到‘小晏将军’吗?这结果清清楚楚摆在这,难道你还输不起,不打算认账吗?”

好家伙,直接以牙还牙,有样学样地“回敬”了钟离笙,他之前就是钻了圣旨的字句漏洞,才有机会刻意刁难施宣铃,如今施宣铃也同样揪着他赌约的漏洞,逼他低头认输。

事已至此,钟离笙也再不好说什么了,只用玄铁折扇一指施宣铃,烦躁不已道:

“滚滚滚,滚回去伺候你家世子吧,那澜心小院你就住到死吧,我迟早有天过来给你收尸!”

“不劳少岛主操心了,我肯定比你活得久,毕竟海蜈蚣都毒不死我,我肯定能跟我家世子平平安安,长长久久地在那澜心小院住下去!”

说着,施宣铃朝钟离笙做了个鬼脸,得意转身,再也未看他一眼,径直就朝越无咎与季织月走去。

三人胜利会师,即便千难万险,也终是打赢了这场漂亮至极的仗!

少女走到同伴面前,眼角眉梢满是笑意,却还来不及开口时,那满眼泪光的少年已经一伸手,将她猛地拉入了怀中,在夕阳下紧紧拥住。

“脏,世子,我身上脏,还得回去洗干净呢……”

“不脏,一点都不脏。”少年喉头有些哽咽,抱紧少女的那双手微微颤动着,他在黄昏里温柔开口,字字敲在了她心间——

“我的小铃铛,一点也不脏,她是这世上……最干净,最美好的姑娘。”

他亲眼见到她为他所做的一切,那样拼尽全力,那般奋不顾身,他一颗坚冰般的心终是渐渐融化。

他跟她说过,不要向他提“永远”二字,因为他不信这世间有永恒之事,可或许,他踽踽独行至今,可以……试着相信她?

长空之下,被少年紧紧抱住的施宣铃也怔住了,有晚风吹来,扬起她的裙角。

这是越无咎第一次,唤她“小铃铛”。

一颗心不知怎么,竟越跳越快,她在这漫天霞光间,头一回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异样悸动。

这是什么呢?

施宣铃懵懵懂懂,无从辨认,只是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也同样伸出双手,紧紧回抱住了她的“小灰猫”。

两人在夕阳下久久相拥,这一幕落在了不远处的钟离笙眸中,他久久未动,斜阳也在他眼角眉梢处染上了一层金边。

他就那样孤零零地站在晚风里,单薄的影子被阳光拉得很长很长,像这世间一道无人在意的幽魂,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凛冽的寒意。

直到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夹杂着些许叹息:“阿笙,有些执念,趁早放下为好,否则伤人伤己,实不划算。”

钟离笙一激灵,扭过头去,恶狠狠道:“闻晏如,我今天没心情跟你打架,你最好滚远点,别来惹我,也别说奇怪的话,我听不懂。”

“你听得懂。”闻晏如站在海风里,静静地看着钟离笙,“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滚!”

仿佛一瞬间被人窥探到了内心,钟离笙有些恼羞成怒起来,只想快点逃离这里,闻晏如却不依不饶:“阿笙,其实你不用……”

“滚,给老子滚开!”

这一瞬,钟离笙仿佛一只炸毛的猫一般,怒不可遏的声音在长空下回荡着——

“老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闻晏如,不用你来教训我,我天生地养,独来独往,连我爹娘都管不了我,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

澜心小院里,月光幽幽,一地如银。

雪白的一双脚浸泡在药汤里,烛火摇曳下,越无咎蹲在床边,温柔仔细地替少女按摩揉捏,舒缓疼痛。

若是被皇城里的人瞧见这一幕,恐怕眼珠子都会瞪出来,从前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世子爷,如今竟然心甘情愿地在给一个小姑娘洗脚!

这次为了捕捉一百只海蜈蚣,施宣铃殚精竭力,不仅双手被毒液侵蚀,布满红点,一双脚也是肿胀酸痛,越无咎心疼不已,将施宣铃抱回澜心小院后,便一个人开始忙活起来。

这几天都是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施宣铃。

少年天生聪慧,果然学什么东西都很快,他每天都会烧好热水,给施宣铃泡上一个药浴,待她换上干净衣裳后,便坐在床边,小心翼翼地为她的双手上药。

手上的伤涂好药后,他又会单独打来热水,按照施宣铃所教,放进几味特殊的药粉,一边让她浸泡双足,一边为她按摩揉捏。

几日下来,他连床都没让施宣铃下过,甚至最初施宣铃被那尸坑血污弄脏的一身衣裙,他也仔细洗好了,晾晒得整整齐齐。

澜心小院,愈发有个家的模样了。

每件事少年都做得干净利索,漂漂亮亮,叫施宣铃连连赞叹,可唯独他替她洗脚这件事,她总是有些别扭与不好意思。

少女倒不全是因为羞赧,幼时在青黎大山里,她每天爬树下水,光着脚丫到处跑,并不像皇城里那些世家小姐一般,觉得双足露于人前是多么有失体统的事情,尤其还是暴露在男子面前,她只是觉得——

这种事,不该让越无咎来做。

“其实,其实应该是我来服侍世子,照顾世子的生活起居,现在反而让世子一直在做这些事,我,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跃动的烛火下,施宣铃看着蹲在身前的少年,开口间有些歉意,又有些难为情,哪知那道身影一顿,少年竟抬起头来,认真道:

“宣铃,你我之间,不要用‘服侍’两个字。”

那俊逸的眉眼望着她,里面盛满了漫天星光般,“我们是家人,是相依为命,同甘共苦的家人,我终有一日会堂堂正正地迎娶你,让你做我的妻子,我为妻子做些事不应该吗?”

“妻,妻子?”

施宣铃愣住了,她还当真没想过这一层,懵懂间,她又发问道:“夫妻之间,可以做很多事吗?”

“很多。”越无咎说着,不知想到什么,耳根有些泛红,望着施宣铃的眼神也忽然异样起来,语气也变得低沉喑哑:“多到你想不到的事情,等你及笄后,有些事……我就会做了。”

“什么事呢?”

吾玉 · 作家说

世子宣布,我家小铃铛是天下最美好的姑娘!

明天见~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