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少君骑海上
少君骑海上

少君骑海上

吾玉 著
古代言情
类型
2022年11月11日
上架
6.3万
连载 (字)
本作品由潇湘书院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洗玉奴

少君骑海上吾玉 3268字 2022年11月11日 11:41

越无咎被流放到云洲岛的时候,皇城里已连续下了半个月淅淅沥沥的春雨,氤氲弥漫的水雾中,少年来了一趟施家,见他曾经的未婚妻,施家二小姐,施宣琴。

隐蔽的后门处,往日高坐云端的越世子,如今瘦削憔悴,连双唇都是苍白的,毫无一丝血色。

施宣琴站在门里面,一手撑着伞,一手捏着方香帕,轻轻捂住口鼻,不情不愿地道:“有什么话快些说罢,父亲还在等着我呢,我没有多少功夫同你耗在这,若被人撞见了更是不好。”

她这嫌恶的神情,仿佛越无咎是个大瘟神,她恨不能离他远远的,一辈子都再也不跟他扯上关系。

越无咎呼吸一颤,眸中陡然迸射出一丝炙热的光芒,身上更是带着股山林走兽般的戾气。

“你……你们施家退婚了,是吗?”

“不然呢?越家犯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还想让我,让我整个亲族上下跟着陪葬吗?”

“连你也相信,相信我爹当真有……谋逆之心?”

“我信不信,重要吗?”

话至此处,一切再明显不过,从前那个围着越无咎转,百般温柔体贴,唯君不嫁的青梅竹马彻底消失,如今只想撇清关系,不被连累。

过往的情意荡然无存,一切如同一个荒谬的笑话。

雨水打湿了越无咎的眉眼发梢,他久久看着施宣琴,忽然幽幽说了一句:“我曾以为,你跟其他女人不同……”

天地萧瑟,一道纤秀的身影坐在阁楼二层,少女静静地趴在栏边,将春雨中的这一幕尽收眼底。

她肤色极白,瞳色又极浅,手腕上还戴着几串奇怪的铃铛,清隽的面容同施宣琴有几分相似,周身气质却迥异,仿佛山林间一个自在轻盈,无拘无束的精灵,根本不该出现在这朱门大户中。

事实上,她原本也就不是在施府中长大的。

这是施家的三小姐,施宣琴同父异母的妹妹,施宣铃。

她的母亲是蝶族人,乃青黎大山中的巫医一脉,九岁之前,施宣铃都是同母亲生活在大山里,春日采花,夏夜捕萤,爬树下水,摘果摸鱼,过着随性不羁,无忧无虑的日子。

可后来母亲病了,连族长都医不好她,母亲自知时日无多,竟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她将施宣铃带出了青黎大山,送进了遥远皇城里,朱门大户的施府中。

“阿娘带你去见你爹,你会有一个新的家,虽然那里四四方方,高墙围立,闷不透气的,娘也不喜欢,可你只能去那了,至少你爹会庇佑你,娘只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在青黎大山里,就不能活下去吗?

施宣铃不懂,也不愿离开自幼生长的地方,可母亲执意如此,才九岁的孩子拗不过,到底进了施府,认了祖,归了宗,还得了一个极正式的大名,施宣铃。

从前她是没有大名的,在青黎大山里,族人们都会亲昵地唤她“小铃铛”,可如今有了名姓,心里却反而空落落的,在规矩森严的施府里,她只能得到一句冷冰冰的“三小姐”。

施宣铃不喜欢,可也没人在意她的喜欢。

母亲将她送进施府不久后,就在一个雨日离去了。

灵堂简陋而仓促,只放着一口棺木,母亲就躺在里面,宛如熟睡。

蝶族人如果离去,尸身会置于一叶小舟上,从头到脚铺满鲜花,随着河流漂入谷底,魂归大山。

可这里不是青黎山,没有小舟,没有鲜花,也没有河流,只有一个小小的灵堂,一口伶仃的棺木。

天地间静悄悄的,彼时年幼的施宣铃靠在白墙外,一个人无声无息地淋着春雨。

她早已换上了世家小姐的装束,唯独手腕上的几串铃铛不愿摘下,那仿佛是她跟故园唯一的牵连了,她舍不得丢掉。

无人来拜祭她阿娘,施家人本就当她娘是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妖女”,又暗中笑她是个野孩子,又怎肯施舍几分薄面,来送她娘最后一程呢。

不要紧,小小的孩童靠着墙,从怀中摸出了一颗花蜜糖,慢慢放入了嘴中。

糖是她自己做的,拈花制糖,蝶族人都会,可施府的少爷小姐们却嫌脏,没人肯接过她给的糖。

尤其是她名义上的“二姐”,更是捏着手帕,嫌恶地斥了声:“拿回去,真脏,我不要。”

不仅糖是脏的,在他们眼中,她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妖女”,也是脏的。

那种嫌恶,就像如今二姐对越世子的态度一样,如出一辙,毫无分别。

隔着雾霭朦胧的春雨,施宣铃坐在二层阁楼上,遥遥望着雨中少年那道单薄孤傲的身影,仿佛看到了那一年灵堂外,幼小无依的自己。

她趴在栏边,不知怎么,又从袖里摸出了一颗糖,一边含进了嘴中,一边继续听着雨里的对话。

“你回去吧,别再来找我了,云洲岛路途遥远,我祝你安好,莫再心存妄想了,下半辈子就在那岛上……老老实实做个洗玉奴吧。”

云洲岛上有丰富的玉石矿山,但海岛偏远,气候古怪,被贬去那里服苦役的,都统一称为“洗玉奴”。

从前越无咎身份高贵,是皇城里最耀眼的天之骄子,身上佩的玉都是从云洲岛进贡而来,万里挑一的上等珍宝。

可如今,曾经佩玉的世子爷,即将要流放到那海岛之上,成为挖玉石的罪奴了。

命运何其荒唐,又何其残忍。

“快走吧,我要去父亲那回话了,若不是他叫我来见你一面,依你如今的罪奴之身,我又怎愿来……”

绝情的话语一边响起,那后门一边就要合上,越无咎却忽然一把按住了门,少年冰冷的声音在风雨中回荡着:“施宣琴,你真心喜欢过我吗?”

“我喜欢的那个人是越世子,不是云洲岛上的洗玉奴,越无咎,你松手吧,为何还不愿清醒过来?”

春雨涤荡一切,将天地间变得格外清寂安宁,施宣铃听到这里,一颗花蜜糖也刚好融完。

她望着雨中的少年,他似乎笑了,一张脸愈发苍白:“我娘说得对,是人是鬼,不历一番大劫,怎能看得清清楚楚?”

那双薄薄的唇紧抿着,周身散发着一股孤绝的寒气。

施宣铃也便在这时,瞧见少年肩头荧光闪烁,升起一团缭绕的白雾,白雾散去后,浮现出了一团灰影——

那竟是一只灰色的小猫,正蜷缩着身子,呜咽低泣着,毛茸茸的尾巴也耷拉着,瞧上去孤苦伶仃,可怜极了。

施宣铃似乎毫不意外,只是在阁楼上喃喃道:“小灰猫在哭……”

她是蝶族人,有着巫医的血脉,也生来有一项旁人所不知的异能,那便是能窥见别人的本心——

那些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情绪,喜怒哀乐,七情六欲,浓烈至了极点时,便会溢出来,一一化形,在施宣铃眼中变作各种各样的小动物,那代表着一个人最本真的“自我”。

施宣铃将这称之为“化灵物”。

她九岁刚来施府时,就在大夫人的肩头瞧见过,那是一只笑面虎,阴恻恻的,看上去就不好惹。

果然,大夫人表面上对她和蔼可亲,可等她爹一走,大夫人握住她的手就会狠狠用力,几次都将她的手掐青了。

如今,她又在这春雨之中,瞧见了越世子的“化灵物”。

竟然是一只灰不溜秋,可怜兮兮的小山猫。

施宣铃无来由地在阁楼上叹了一口气,又继续从袖中摸出了一颗糖,慢慢放进了嘴中。

少年挺直着瘦削的背脊,带着最后仅剩的尊严,在雨中扔下一句:“终有一日,我会重回皇城,为我越家洗刷冤屈,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戏文里很老套的台词,可仍叫施宣铃又叹了口气。

少年头也不回地离去,消失在了雨中,施宣琴也毫不留情地关上了门。

阁楼之上,自施宣铃绵长的目光望去,恰好一墙之隔,两方天地。

曲终人散,看客也没什么戏好瞧的了,咽下那颗花蜜糖后,施宣铃径直踱步下了楼,如一缕游魂般飘到了施宣琴身旁。

“小灰猫在哭,哭得很伤心。”

施宣琴正在屋檐下收伞,耳边陡然传来这幽幽的一句,吓得差点将伞掉在了地上。

她回头狠狠瞪去,俏丽的脸上满是怒意:“施宣铃,你不要成天像个鬼一样地飘来飘去好不好?”

少女长发及地,手戴铃铛,赤着雪白的一双足,身姿单薄轻盈,踩在阁楼地板上,还真像施宣琴口中说的一个“鬼”。

“永远神神叨叨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父亲瞧见你这副鬼样子又要生气了!”

施宣琴正骂得起劲,眼前的少女却忽然轻轻道:“二姐,你不觉得……越世子很可怜吗?”

“可怜?”

施宣琴眸光一转,很快明白过来,“你什么都瞧见了是吗?”

她冷冷一哼,似乎也不在意被人撞见,反而喝斥道:“有什么可怜的?施宣铃,你成日翻看你那些破烂医书,捣鼓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把脑子都弄傻了吧?”

施宣琴一边将伞上的雨珠甩了甩,一边冷笑道:“你若真觉得他可怜,你怎么不嫁给他,跟着他一起被流放到那云洲岛,为奴为婢,做一世苦命鸳鸯呢?”

说完,施宣琴大步踏入了堂内,再也不会理会施宣铃,将她一个人扔在了屋檐下。

雨珠滴答,天地寂寂。

施宣铃伸手去接,轻轻晃了晃雨水,手腕上的几串铃铛也跟着发出了清脆声响,她白皙清隽的面容在雾气中愈发沉静,不知在想些什么。

终于,少女扬起头来,迎着春雨,有清浅的笑意在眼中漾开。

“云洲岛么,也不是不能去啊,能看到那么大的一片海,多有意思啊……”

吾玉 · 作家说

——她说,小灰猫不要哭,我陪你等雨停,一同看那道长虹贯日,好不好?

——他说,是你先对我这么好的,我不信命,却信你,我踽踽独行至今,得见天光,宁死也不会放手。

【扮猪吃虎灵动型少女 VS 病娇忠犬美强惨少年】

无论海上波诡云谲,总有我与你并肩而战,一同看长虹贯日!

每天中午12点准时更新,希望小伙伴们多多支持,收藏留言投票一条龙走起,咱们一起开启这段海上之旅!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