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假死后第六年崽崽父王追上门

第1章被迫成为临王妃

“你当真要逼我嫁给临王?”

将军府的院子里,被两个老嬷嬷推搡着的楚白晗回头大声质问苏远。

她的眼睛微红,精巧的脸上愤然一片,被强迫穿上的嫁衣皱巴巴的,脖子和手背上全触目惊心的伤痕。

不远处的苏远眸子闪烁,他低声道:“你与本世子的婚约作罢吧。你自幼在庄子里长大,而郡王府需要的是一个知书识礼、聪慧大方的儿媳,你……不合适。”

“我不合适,难道楚瑜就合适了?”楚白晗冷笑一声,内心觉得讽刺极了。

她本是将军府嫡女,但八岁那年,娘亲突然病重,不到半个月便死了。

娘亲死后第二日,年近八岁的她被赶到江南的庄子里。

她这一走,便是十一年。

她现在之所以回来,不过是因为前些日子,苏远给她写信,信里提及他们年幼时两家定下的婚约,希望她能回来成婚,字字句句真切极了。

不承想,她才回来便被人强制换上嫁衣。

嫁的人不是苏远,而是那暴戾的八皇子临王!

而她听府内的下人说,苏远与她的庶妹楚瑜早就私定终生了。

她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这是皇上的旨意。再说了,你嫁去当临王妃是抬举你了,你为何那么不懂事呢?”苏远脸色沉下来,语气不耐极了。

听此,楚白晗昂头讽刺大笑。

“苏远,需要我提醒你吗?皇上指定的临王妃是楚瑜,她才是今日要嫁给临王的人!”

“你……”

“还有,你当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临王年初在战场上遭人算计,瞎了双眼。此后,他性子越发暴戾,凡是近他身的人,几乎都身首异处了。你舍不得苏瑜死,所以就想让我替她去送死对吧?”楚白晗毫不留情地揭穿他的险恶用心。

苏远脸一垮,眼神有些恼怒。

他没有想到,楚白晗居然也知道临王的事情。

“你今日若不愿意上花轿,那你婢女的命本世子也不作保证了。”软的不行,他开始威胁她了。

“你要对南星做什么?”楚白晗死死攥着拳头,心还是慌了。

南星是奶娘的女儿,娘亲和奶娘死后,就只有南星陪着她了。

南星与她一同回京,但入了将军府之后就被人带走了。

“你若乖乖听话,她还能活着,否则……”苏远轻蔑一笑。

楚白晗眼睛恨意翻滚,眼尾处的美人痣泛着猩红。

漫长的沉默之后,她浑身泄气,狼狈地说:“我嫁。不过有些话,在临上花轿前我想与你说一下。”

她缓缓抬眸,那双剪水眸里恨意褪去,只剩下了哀求。

她生得极美,既有京城女子的大气,又有江南女子的温婉,被她这样看着,苏远一时失了神,戒备也放下了。

他走过去,语气也放缓和:“临王就是个废人,他不会将你如何。你若是能替本世子监视他,本世子不会亏待你的。”

监视临王府?

楚白晗微愣,很快就心中明了。

苏远,楚府都是太子的人!

宴临在没有出事之前,是最有机会和太子争夺皇位的人。虽说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但也不可放下戒备之心。

他们这是想让她成为棋子,好彻底毁了晏临吗?

又是沉默好一会儿,楚白晗莞尔一笑,“好,我是顾念旧情的人,世子有愿,我理应替你完成。。”

“本世子就知道,你是个懂事的。”苏远心中一喜,就想伸手去抚摸她的脸。

谁知道下一瞬,楚白晗眼神一凛,一根尖锐的簪子从她发髻上取下,直插入他的脖颈处。

“你我二人本就没有真情可言,我又怎么可能会顾念旧情?我恨不得取了你的狗命!”

随着簪子的插入,楚白晗狠声开口。

苏远吃疼,他用力甩开她的手,还狠狠一巴掌打下去。

被甩了一巴掌,楚白晗额头磕在旁边的石桌上,鲜血横流,渗透入眼。

但她却不在意,她捂着红肿的半边脸,回头,冷漠地看着踉踉跄跄向后退的苏远。

旁边的下人们都扑过来了,“世子您没事吧。快叫府医!”

看着他们这般慌乱的样子,她的内心终于起了一点痛快。

“只可惜啊,这种人渣现在还不能死。”她轻声低喃。

没错,苏远死不了。

她可太懂人的穴位了,方才那一扎只会让苏远痛很久,但不致命。

至于为何不取他的性命……

这里是将军府,估计她那位好父亲此时就在暗处盯着呢。

南星在他们手上,苏远若是死了,她与南星都活不成。

“杀了这个贱人!”苏远暴跳如雷。

但恰好这个时候,下人匆匆来报,“世子,临王府迎亲的轿子到了。”

“苏远,你现在若杀了我,那可就没有人能替你的心上人出嫁了。”睨着苏远,楚白晗冷笑一声,讽刺道。

转身,她挺直背脊,一步步朝着门口走去。

在脚即将跨过门槛的时候,她背对着院子,高声道:“父亲大人,女儿知道您就在暗处看着。女儿自此前去便是临王妃了。女儿没有什么本事,但胡搅蛮缠,拖累家族却是轻而易举的。所以,好好替女儿照顾南星,若不然楚府上下都不会好过!”

……

孤身一人走出去,楚白晗看到来接亲的只有一顶破旧小轿子,和几个神情不耐的下人。

她明白了,临王也厌恶这门婚事呢。

可她也不抱怨,而是静静地坐上轿子。

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临王府哪怕是龙潭虎穴她也得闯。

就这样,她被人悄无声息地抬进临王府。

没有迎接,也没有拜堂,她就这样被丢进了一个昏暗的小屋子里。

“王妃,贵妃娘娘说了,你们楚家女子福薄,冲撞到王爷就不好了。所以你还是静心在屋子里给王爷祈福,等福气攒够了再出来吧。”王府婢女隔着门,阴阳怪气地说道。

楚白晗心微沉,看来她这位“婆婆”也很不喜欢她啊。

罢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屋子黑漆漆的,得先把屋子点亮。

在屋子摸索着,折腾了好久,可算是找到了火折子和油灯。

但当她把油灯给点亮的那一瞬,她惊喊了一声……

乔洛川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