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救命!冷冰冰的世子爷对我动了心

第1章 居然穿越了

“说!”

“是不是你在老太太茶水里混入了花粉?”

管家婆子狰狞着表情,一鞭又一鞭下去,整个柴房都充斥着啪啪啪的声音。

“不是我……我没有……我……”

女子声音越发弱下去,最后头一歪,晕死了过去。

“不会打死了吧?这还什么都没问出来呢。”

“才没打几下怎么会死?必定是装的,泼她一盆冷水看她醒不醒!”

两个婆子商量完,就一盆冷水泼过去。

瞿扶澜就是被这样一盆冷水浇醒的。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前情景让她迷茫,她不是在家里看小说累了就躺一下吗,怎么一觉醒来场景都变了?

还没等她想明白,脑子里就瞬间涌入许多陌生画面和信息,她头脑胀痛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她这居然是穿越了!

与此同时,裴家老太太被请来的大夫诊断出,“是风媒花粉,老太太闻此花粉便会长荨麻疹,单是闻着就能发烧,如今还被混进茶水里给老太太喝下去……这症状老夫无能为力,需得尽快请明医来诊治,否则恐有性命之忧啊!”

随即老太太开始抽搐着口吐白沫,大夫束手无策。

而府外的名医离得远,一来一回需得一个时辰,去请名医的人还没回来,老太太眼看着就要等不及了。

整个裴府里乱了套。

已经捋清情况的瞿扶澜缓缓开口道:“放我出去。”

原主被打得太狠了,她如今穿过来,也跟着要死不活,说话都十分虚弱。

两个婆子听外面人说老太太快不行了,跟着乱了阵脚,一开始没听到瞿扶澜的话。

瞿扶澜努力又大声了一些:“快放我出去。”

虽然声音还是很虚弱,但有个婆子听到了,当即就气不打一处来:“放你出去?你把老太太害成这样还想出去?看我不打死你这个贱蹄子!”

语毕,又一鞭子狠狠落下。

瞿扶澜闷哼了一声,随即吃力道:“我能救老太太,快放我出去,否则老太太死了,你们都没好果子吃!”

婆子冷笑:“你能救老太太?你……”

瞿扶澜忍着背后火辣辣的痛感,咬牙打断那婆子的话:“如今府里还请不来大夫,我说我能救你们不让救,回头耽搁了救治,老太太死了你们都逃不掉!”

婆子顿时犹豫了。

“你们去传话,就说我能救,哪怕最后救不了,我死了也与你们无关。”

婆子一听就觉得有理,商量一番就有一个人去传话了。

不多时,老太太身边的贴身丫鬟‘月圆’过来了。

月圆是老太太身边的一等丫鬟,素日里管家的二太太不在家,大家有什么事都是找月圆解决的,月圆身后代表着老太太,没有老太太允许,她也不能参与这些事。

“你说你能救老太太?”

“是,我家中曾开坐堂,我跟着治过荨麻疹症状,先前是太过紧张才没想起来,此时我知道该怎么救。”

月圆见她拖着被打受伤的身躯站起来,抬手擦了下嘴角血迹,即便身体虚弱不已,她的神情却十分坚定,叫人莫名有种想相信的感觉,只是……

“我凭什么信你,谁知道你是不是想再害了老太太。”

“老太太的情况已经刻不容缓,若我所料不错,老太太此时已身冒红疹,是到了最后时刻,再耽搁下去,老太太必不能活!”

月圆闻言瞪大双眸,老太太身上冒红疹是她才出门时的事情,消息还没传来开,她怎么知道?

想来她口中所说会医术有一定道理。

瞿扶澜见她还在犹豫,仿佛知道她在顾虑什么,当即道:“不是我下的药,你们若耽搁了,才是让背后之人得逞。”

月圆一咬牙:“我就信你这一回,若你救不活老太太,你……”

“我死一千一万次也不足惜,先救老太太要紧!”

等到了老太太房里,瞿扶澜直接捡大夫现成的药箱,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扎针掐穴,最后让老太太服了药。

不到一刻钟老太太就醒了。

众人当即松了一口气。

瞿扶澜却因为伤势过重,一口气撑到了现在,此时才整个人往地上一倒,彻底晕了过去。

月圆看着晕倒的人,皱眉道:“虽然她救醒了老太太,但也不能排除她嫌疑,先把她带下去关起来,等人醒了问清楚一切再说。”

另一个丫鬟‘花好’却道:“看她伤得挺重的,这事情还未调查清楚,万一她死了就不好办了,需得让大夫给她看看开服药才行。”

瞿扶澜就被人拖下去关柴房了,只是这一次没人打她,还有人给她上了药。

这一幕让一个小丫鬟瞧见了,只见她眼中露出了十分不甘眼神,双手紧握的在原地站了好一会,最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跟着扬起一抹恶毒的弧度。

当天晚上,一个八人大通铺的房间里,在熄了灯熟睡后,有人悄悄起身,轻手轻脚的走到另一张床前,翻开被子把东西放下,然后才悄无声息的回原位子睡下。

大家都睡得很沉,没人察觉到她的动作。

瞿扶澜是昏睡了一个晚上才醒的,一醒来什么都没得吃,饿着肚子带着伤就被问话了。

月圆问她为什么要给老太太下药,目的是什么,幕后之人是谁。

瞿扶澜为了尽快摆脱嫌疑吃上东西,也不废话的道:“想知道凶手是谁很简单,大家都是丫鬟,身上的东西也只有藏在房间里,你们带着人去搜,必定能搜出线索来。”

月圆将信将疑的带着人手去丫鬟房间搜证据了。

丫鬟们整整齐齐站在一旁看着婆子们在她们床上柜子上翻来覆去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只有一个丫鬟见有个婆子翻到了左边靠墙的那张床时,她眼底流露出得逞的色彩。

只见那婆子先是上下摸索了一番,随即像是触碰到什么东西停顿了一下,然后果断翻开被子,就看到一包东西明晃晃躺在那里。

她拿起来闻了一下,就肯定道:“是风媒花粉。”

月圆闻言立刻沉下了脸,厉声道:“这是谁的床位?”

丫鬟们先是颤了一下,然后道:“是海棠的。”

月圆冷笑:“把那个叫海棠的丫鬟带过来,这回我倒要看看她要怎么辩解!”

寒江古月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