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流放后女战神成团宠了

第五十五章沙尘暴

时间缓缓流走,天空中黑暗渐渐褪去,冰凉的空气逐渐被温暖的风吹散开来,仅仅只留下了点点微凉的气息。

这是凌晨,七点过的时刻,十一月的天暗得晚些。

但在官道两旁,已经燃起了数十堆火堆,而在火堆的上方,皆垂掉着一个个不停材质的“锅”,锅里煮着各种各样的食物。

“太好了,今天总算是能吃到饱了,还得感谢一下陆家那小丫头。”

“是啊,若不是她,咱可没这么好的待遇啊。”

“话说回来,你找了多少?”

“嘿嘿,这个数。”

“哟,不错啊,咱以前可挣不来这么多。”

“算少的了,你没看到王进财那家伙,交了七成之后还剩这么多。”

“嘶——居然这么多。”

……

“田二哥,你家咋找了这么多衣服?”

“诶,没法,没找到多少银子,就十两,还上交了七两。”

“这也不错了,在家的时候一年能挣到三两都不错了。”

……

“二丫姐,你这头花还有吗?我用这盒糕点跟你换。”

“没了,我找了好久就这么一对。”

“好吧,谢谢。”

……

“刘老三,你家怎么弄到这么多?”

“哪有,不就是些布匹和粮食嘛,没啥的,没啥的,再多能有陆家多了去。”

“嗨,你别说,那陆家找到的可真是多啊,都塞满三个马车了。啧啧啧,真是羡慕,还有那么多匹马。”

“这算啥,我跟你说,他家交七成上去之后还有好几百两银子呢。”

“当家的,别羡慕了,那陆家和王当头他们打下了这个寨子,多也是他们应得的。我们能拿到这些已经够用好久了,也不至于到了岭南被冻死饿死。”

“也是……”

所有的流犯都在讨论着搜刮到的财物,时不时提及陆家,眼里皆是露出了羡慕的眼神,陆家咋就那么好命呢?摊上那么一个能来事的福宝。

相较于流犯们的欣喜和感恩,候天逸几人脸色却是有些难看。

“我还以为他们是农家子,”武云飞惊讶道,他拿起筷子从碗里夹了一块卤肉塞进嘴里,“没想到……居然是流犯!嗯?哦,侯三哥,这肉,好吃,你尝尝。”

候天逸睨了他一眼,懒得跟这武痴一般见识。

“公子,这是陆家送来的粥。”天一捧着一碗南瓜粥过来,看着里面的米和瓜,他着实讶异,这东西,他从来没见过,哪来的?

候天逸也不知道南瓜是什么,只是看着那金黄的颜色,就觉得很有食欲,拿起勺子轻抿了一口,入口软糯香甜,比想象中的还要好吃。

他惊异地看了一眼陆家众人,或许,跟着他们会有想象不到的收获。

“天一,”忽而,脑海里响起这声音的天一顿时神情一肃,他听到候天逸以内力传音道:“传令下去,全面搜索梡林峰,掘地三尺也要把匡云的财富找出来。”

天一没有回话,只是微微点头。

另一边,陆家此刻可谓是兴致高涨。

经过陆安然的提醒,他们家找到的东西自然是最多的,马匹不说,粮食、衣服、棉被、钱财等,足足塞满了两辆大马车。

马车还是卞文荣和卞尾两人连夜赶制的,共赶制了五辆,够宽、够大,以至于陆家所有人都能乘坐,还加上林大夫、卞文荣和卞尾。

至于剩出来的那匹黑则是陆安然要求留下的,不然陆家人都给打上马车了。

至于驴车,则是被想要拍马屁拜师的大飞承包了,他赶着马驴车跟在陆文亦一家子马车旁,和陆寻侃天侃地侃空气,侃得开心了,陆寻还会下马车和大飞一起走。

看得陆安然是又气又好笑,大飞这小子,居然还懂得曲线救国。

“陆姑娘,虽然人人都得到了东西,但是你看……”

王朝话未说完,就见陆安然扔过来一个瓶子,“把这个给他们吃下,只要他们有暴露这件事的想法,就会暴毙而亡。”

闻言,王朝双眼顿时一亮,整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一拱手道:“还是陆姑娘考虑得周到。”

陆安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吃着卤肉面,话说,她那便宜娘的厨艺可真是出乎意料的好吃啊。

这不,王朝那厮都快流口水了,最后还厚脸皮地混到了一碗!!!

待他一走,陆安然便悄悄咪咪地拉着柳氏,不满地道:“娘,王当头他们拿到那么多钱了,你还给他吃干嘛,他们那边又不是没人做饭。”

见她这般护食的模样,柳氏不禁觉得好笑:“王当头也帮了咱不少忙,一碗面而已,算得了什么。”

陆安然翻了个白眼,行吧,便宜娘觉得对那就对。

“好了,都别乐了。”待所有人吃下药丸之后,赵烈一如既往地先甩了一下鞭子,然后大喝一声:“都起来,浇灭火堆,开始赶路。”

都得了好处,自然没有人拖沓,纷纷起身,用水浇灭了火堆跟着走,大多人都还推着装满了东西的板车。

王朝跟在最后,看着这一行流犯,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要钱有钱,要粮有粮,衣裳被褥还样样不缺,这怕是古往今来最富有的一批流民了。

不过……

想到自己怀里的数千辆银票和少许珠宝,王朝心头顿时一阵火热。

看了看队伍中间的陆家,他忽然想,如果跟着陆家会怎么样?

“报——”

军营里,一声急呼传来,不等守军掀开帘帐,人已飞奔而入,跪在地面之上:“秉将军,有沙尘暴自西北方席卷而来!”

案桌前,拿着竹简的楚逸珩瞳孔一缩,猛地抬起了头看向他:“从何处而来?”

“西北方。”

“西北方?”林冲皱眉,而后对楚逸珩拱手道:“将军,西北方距离我们这里三百里地处是历城。”

“历城吗?”楚逸珩一听这个地名,眉头不禁松了些许:“难怪。”

那已经是个死城了,什么都没有,更没有抵御沙尘暴的城墙,所以一切都理所当然了。

“沙尘暴还有多久到达?”

“秉将军,大概两刻钟。”

楚逸珩一点头,转而看向林冲和卫新,下令道:“卫新,吩咐所有士兵回营,做好抵抗沙尘暴的准备。

林冲,你前往腹地,通知那里的巡逻士兵,让他们帮助所有罪民,将晾晒的粮食全部收好,加固门窗,全部躲回屋子里。”

“是!”

两人领命,立刻离开。

楚逸珩深呼吸一口气,而后连忙骑马前往城墙,他要看看那沙尘暴到了什么程度。

轰隆——

城墙上远望,遥远的地平线上,黄龙腾起,声如牛吼,犹如闷雷滚动,而在天边,有一条抖动的黄线,不断向前滚动,越来越宽。

楚逸珩脸色一变,“不妙了。”

我爱吃小鱼仔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