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流放后女战神成团宠了

第四十五章玉葫芦

“没办法?”何成光气得两眼直瞪,怒吼:“什么叫做没办法?那是官粮,给边疆战士的!

陆尚书贪污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现在朝廷大力搜查每个环节,你们什么时候截胡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你们是想让我死吗?啊?”

“这……”几人面面相觑,最终一个相较年轻些的人缓缓开口道:“老爷,不是我们胆子大,而是……”顿了顿,抬眸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大公子的意思。”

闻言,何成光脸色骤变。

烈日如炎,灼热的阳光从天空上倾洒下来,令得整片大地都是处于一片蒸腾之中,树枝微垂,收敛着枝叶,恹恹不振。

十一月底还是如此的炙热,尤其是在南方,得太阳的青睐的结果,更是干旱连连。

此刻,前往岭南官道一旁的草地上,坐满了乘凉的流犯们,他们甩动着衣袖给自己扇风,眯眼仰望着一片晴朗的天空,心里暗暗叫苦。

砰——

“嗷——”被击中后落在地面的声音忽地响起,紧接着便是一声沉喝:“再来!”

陆离看着奔向王朝的陆寻,脸色一阵古怪,这厮,居然这么抗揍!

忽地,他浑身一僵,鸡皮疙瘩迅速爬上了他的头顶,直觉告诉他,有杀气!

“怎么,不去训练,是要和我来两圈?”

果然,凉嗖嗖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陆离咕咚咽了下口水:“不,不用了,兜兜妹妹,我自己去。”

说罢,头也不回地冲向了王朝,带着视死如归的架势,嘴里还‘嚯哈’的叫着。

陆安然眉头一挑,懒得理会。

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空地上训练的女孩子们,她给她们的训练主要以轻功、刺探等刺客专用的武技为主。

在她使出过一次轻功之后,这些小家伙们训练的精力瞬间翻倍。

由此,除了大人,陆家年轻一代都热火朝天地训练着,看得一旁的小屁孩们羡慕不已。

陆安然仔细地打量了一圈,目光在陆寻、陆离、陆兴、陆心几人身上扫过。

陆寻是进步最快的,现在已经有了内力,所以在面对王朝的时候才有了底气叫嚣。陆离、陆兴两人堪堪摸到内力的门槛,隐隐有了破开的趋势。

但让她感到讶异的是陆心,那丫头才九岁,掌握了内力不说,还能在她的讲解下冲开了一个穴道,运起轻功来,不可谓不得心应手。

陆家年轻一代十六个人,除了她之外有四个人入门,这概率有点儿高的吓人。

不过,陆安然微敛眼睑,正好符合她的要求。

想要支撑自己的野心,一个人的强大算不得什么,唯有身边的人跟着强大起来,她的野心才有实现的可能,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柳氏愁眉苦脸地看着训练的孩子们,她看了看怀里吃得胖嘟嘟的老五,又看了看站着监督的陆安然,顿时更愁了,一个个的,都不让自己省心。

“柳娘,你有没有觉得咱家兜兜……”陆文亦看着陆安然的背影,眉梢不由得皱了起来。

以前还好说,可最近这二十几天相处下来,他怎么觉得这孩子跟变了个人似的?

柳氏闻言,心里一突,但她又想到陆安然二十多天之前跟她说的袖里乾坤之事,又觉得正常了,便轻声细语道:

“这人从鬼门关走一遭,谁能没点儿改变?你也别多想,她一直都在我们身边,不是兜兜又会是谁?”

听她这么一说,陆文亦便放下了心,毕竟作为孩子的娘,肯定是最了解女儿的,他一个大老粗,懂啥。

“那行,你看着点儿,我和大哥收拾柴禾,一会儿小林和成飞就要打猎回来了。”

“行,你去吧。”

将两人的谈话一字不落地听在耳里,陆子期眉梢微微一蹙,复又散开。继而转眸看向陆安然,心里顿时复杂无比,这个人……

叽叽嘎——

“三哥,将内力运于掌,嗯?!!”话未说完,一个巨大的黑影就从面前飞过,陆安然顿时一愣。

“啊?啥?你说啥?!”听到她话语的陆寻转身看向她,这一转,顿时就见一个黑影朝自己飞来,还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越来越……

“卧槽!!!”

咚!

轰隆——

咕噜噜——

只来得及一句从陆安然那儿学来的国骂,人瞬间被砸飞。

一阵兵荒马乱,待看清楚后,陆安然嘴角不由得一抽,陆子期?再看后面得意洋洋的憨豆,她不禁默了。

说起陆子期,陆安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这个人。

别人都是在白天训练学习,他倒好,白天端着,夜晚又偷偷摸摸地训练,还专往丛林密集的地方去,好似生怕别人知晓一笑。

他倒是训练了,但却苦了陆安然,白天睡不好就算了,晚上还得加班去盯着,免得遇上危险,典型的自己坑死了自己。

也幸好她自己灵魂够强,又有灵泉水的加持,不然早晚得猝死。

“二哥,你干嘛呢?!”

挣扎着爬起来的陆寻横眉竖眼地瞪着陆子期,后者优雅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睨了他一眼:“你以为呢。”

陆寻张了张嘴,瞬间蔫了,娘的,这该死的血脉压制!

陆家众人看得兴起,哈哈大笑了起来,林大夫捻须笑着,“后生可畏啊。”

陆老爷子跟着点了点头:“流放了这么久,难得清闲啊。”

“诶,也不知道到了地儿又是什么光景。”陆长青轻叹一声,把柴禾放下后看向一帮半大小子,脸上尽是担忧:

“这都马上十二月了,再赶不到岭南把地种了,这个冬天可怎么熬。”

这话一出,陆家众人脸上的喜悦顿时就没了,取而代之的,也是淡淡的忧愁。

不远处,卞文荣和卞尾两人坐在一起,好一会儿才把目光从陆家那群孩子身上收回,前者缓缓开口:“陆家这小姑娘不简单,族长不是对手。若是盯上了咱们矮人一族,恐怕……”

卞尾点了点头,他也看出来了,连忙道:“九叔,我们什么时候回族里?把这消息告诉族长。”

“马上走,我去跟陆家告别。”

“好,那我在这里等你。”

卞文荣嗯了一声,慢慢站起来,拍掉身上并没有的灰尘,慢慢朝陆安然走去。

陆安然正准备叫停训练,却听身后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还没转身,就能察觉到一个矮胖矮胖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很快,身后就传来了声音:“陆姑娘,多谢这几日的招待。”

陆安然转身,就见卞文荣笑眯眯地对自己拱手,她挑眉,抬手背负在身后。

哗啦~

手臂擦过腰际的刹那,别着的葫芦串顿时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这年近寒冬,我……”被声音吸引过去的卞文荣低眸看去,霎时,瞳孔一缩,玉葫芦!怎么在她身上?

我爱吃小鱼仔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