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良缘

第一章 打劫

马车一摇一晃的,顾君若掀起眼眸扫了一眼对面的韩牧,见他眼皮往下耷拉已经快要睡着了。

韩牧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瞪着她看,身子还不由的坐直了,结果才坐直,他就牵动了屁股上的伤,忍不住嘶的一声,伸手往后一扶。

顾君若的目光就随着他的手落在了他的腰上。

韩牧对上她的目光,克制的把手收回来,瞪了她一眼,“看什么看?”

顾君若似笑非笑,“看你的腰还好吗?夫君,你这板子挨了有十天吧,还没好?”

“早好了,”韩牧努力的想要坐直,让自己显得更威武些,“我这是坐久了腰疼。”

“那夫君的腰可真不好。”

韩牧脸都黑了,说男人腰不好,这是最大的羞辱了,他沉下脸,不高兴的看着顾君若道:“我的腰好不好,等洞房那天娘子就知道了。”

顾君若小声的哼了一下,扭过去不看他,不过还是嘀咕了一句,“能不能洞房都不一定呢……”

韩牧觉得这个羞辱更大了,正要和她理论,车厢突然一震,然后停了下来,俩人因为惯性齐齐往前一扑。

韩牧眼疾手快的接住顾君若,但没稳住自己的身体,带着她往前一扑,右手垫在她的后脑勺在车壁上一磕,整个人压在了顾君若身上。

顾君若脸色微红,马车才停下她就伸手把人推开,撑着身子坐起来,见他脸色微白的甩着手,便问道:“你没事吧?”

韩牧好面子,故作坚强,“没事,爷我像是有事的人吗?”

顾君若就拉过他的手看,只见手背被磕破了皮,正在往外渗血,而且还是一大片,半个手背都是红色的了。

她脸色一变,忙拿出手帕要给他包扎,车外已经乱起来,俩人听到外面小北喝问,“你们不要命了,车也不看就往路上冲……”

然后听到有人磕磕巴巴的喊,“打打打,打劫!”

顾君若动作一顿,抬起头来看向韩牧,韩牧也看向她,俩人一起上前唰的一下掀开了帘子。

他们的小厮和丫鬟坐在车辕上,此时也正一脸惊异的看着挡在车前的五六,哦,不,算上树底下坐着的两个人一起,那是七八个人。

顾君若的目光从他们瘦黄的脸转到他们身上穿的衣裳,衣服破破烂烂的,看着不像是劫匪,倒像是乞丐。

再看他们手上拿的武器,有菜刀,有锄头,还有木棍。

顾君若不由去看韩牧,“我们已经进义县的范围了,说起来这是你的子民,管管?”

韩牧看他们挫成这样还出来打劫,拒绝承认他们是他的子民,“我还没上任呢,不算。”

“你们嘀嘀咕咕什么呢,赶紧下车来,把你们带的粮食和钱都交出来,”为首的一个挥舞着手中的菜刀喝骂道:“敢不听话,我砍死你们。”

顾君若脸色一沉,问道:“你们杀死过人?”

“杀人?那都是小意思,我们还吃过人肉呢,”对方瘦黄的脸上满是戾气,眼神凶恶的盯着他们,目光在顾君若脸上转了又转,突然猥琐的笑起来,看着她意味深长的道:“没有粮食和钱也没什么,看你这娘子长得还可以,到时候卖到花楼里去,多少能填几天肚子。”

目光转到韩牧俊美的脸上,更加惊艳,正要说话,韩牧已经在他看向顾君若时脸色一变,再听他口出恶言,便伸手拽住顾君若往车里一推,他则从车上飞跃而下,一脚将人踢飞……

对方只觉得眼前一花便被人踢飞了,他不由捂着肚子吐出一口血来,目光一缩,震惊的抬头看向韩牧,“你……”

韩牧一脚踩在他拿刀的手上,脸色阴沉,“我夫人也是你能调戏的?”

他踩着对方的手碾了碾,直到对方痛呼的松开了菜刀,他才一脚踢开刀子,冷目看向其他劫匪。

对方抱着手掌哀嚎,见手下就在一旁看着,还倒退了一步,不由大喝,“还愣着干什么,不想饿死就上啊——”

其他人一听,怯弱的目光一厉,周身气质一变,立即紧握手中的武器哇哇大叫的朝韩牧冲去。

韩牧乃武将世家出身,哪怕自己是个纨绔,那也是从小弓马刀剑练着,自然是不怕的,他伸脚踢掉一个人手中的锄头,旋身转到他们中间,一一卸下他们手中的武器,因为动作太大,牵动了屁股上的伤,让他脸上冷峻的表情破了一瞬,然后就更加快速的动作起来,三两下就把人打倒,一个叠着一个的扔到了地上。

他生气了,一定要速战速决!

顾君若被推进车里,但她还是担心,韩牧刚受过杖刑,刚才又磕坏了手背……她忙扯开头上的帘子,转身又探出头去。

正好看见韩牧将最后一个人一脚踢在了人堆里,正好和前面的人叠在了一起,她正要松一口气,余光看见先前那人已经摸到了菜刀,不知何时站在了韩牧的身后,举着菜刀就朝他砍去……

顾君若脸色一变,不由失声叫道:“韩牧小心——”

韩牧头也不回,脚步一转便朝旁边避去,转了一圈回身直接掐住他的手腕,一扭就下了菜刀,他一手拿着菜刀,一手啪啪的往他头上打了几巴掌,教训道:“叫你背后偷袭,叫你当劫匪,不知道背后偷袭卑鄙,当劫匪……”

韩牧咬牙切齿道:“当劫匪丢我的脸吗?”

对方脑子被打了好几下,加上饿着,等韩牧停下时他便眼冒金星的看着韩牧,身子晃了两下后砰的一下往后砸在了地上。

韩牧吓得往后一跳,扭头对上顾君若默默看着他的目光,他立即辩解道:“不是我打的,我用的力气不大。”

顾君若收回了目光,从车辕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被韩牧全都打倒的劫匪,道:“先把人绑起来吧。”

就算他们看着没有反抗的力量了,那也不能疏忽。

小北这才跳下车,摸了一条绳子出来把人都给绑起来,最后他看向不远处树下坐着的一老一小,扭头问韩牧,“郎君,那两个抓吗?”

韩牧扭头看去,只见树下坐着一个老人和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两个人都瘦,脸上没有多少肉,显得眼睛特别的大,俩人此时正一脸惊慌的看着他们,老人爬起来想要把孩子拖走,结果太饿了,手上没力气,拽了两下也没拽动孩子。

见韩牧冲他们走来,他连忙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道:“郎君饶命,郎君饶命啊,我们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韩牧!”顾君若叫住他,见他回过头来便朝他摇了摇头。

郁雨竹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