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农门锦绣

第33章 荆棘鞭子抽起来

书名:农门锦绣|作者:依依兰兮|发布:1403496000| 更新:1516004211 | 字数:3077字

  “这——”,佟玉儿看着这个满脸横肉、身材粗壮、满脸粗鄙的猥琐男人下意识的感到有些害怕。

  这种人,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弄醒审问,她觉得恶心!

  “小舅母你看着就好了!”陆小暑却是兴致勃勃得有些等不及了。

  这儿离河岸有好长一段距离呢,她当然不会花费力气去打水,望四下里看了看,奔到一丛长满刺的荆棘面前小心翼翼的折了好几根,笑嘻嘻的扬了扬手中的荆棘说道:“小舅母,你瞧我怎么把他叫醒!”说着便用那荆棘朝那人身上抽打了下去。

  “呀!他会痛的呢!”小雪脸色微白,觉得好生不忍。佟玉儿也没料到陆小暑会来这么一出,惊到了。

  陆小暑撇撇嘴,向小雪说道:“姐姐,这个人是个大坏人呢!刚才还用棒子打晕了小舅母,对付坏人,可不能心软,否则啊,他会反过来欺负你的!”

  小雪偏着头回想了想不久前的一幕,心有余悸的点点头表示认同二妹的话,可是,她还是觉得会不忍心啊,于是便转过了头不看。

  陆小暑可才不管,没头没脑的狠抽了那人二三十下,免不了不留心好几下子抽到了他的脸上、脖子上,眼看着肌肤裸露的地方如同被针尖刺了似的慢慢渗出一点一点的血渍。

  这样的剧痛一个人能忍受得了多久?没多大一会儿那人便抽了抽眉毛痛苦的呻吟一声,慢慢抬起了头下意识往旁边偏了偏,堪堪躲过抽往脸上的一鞭子。

  “啊!干什么、干什么!死丫头,你快住手!”意识一清醒过来,那人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冲着陆小暑大骂。一挣扎,发现自己被捆得虽然不像个粽子其实也相差不远更是吃了一惊,气急败坏吼道:“死丫头快放开老子!信不信等下老子揍死你!”

  “老子?谁的老子?你这种肥头大耳一脸猪相、而且还长着个猪脑子的东西只配做猪的老子!奶奶的,落在姐的手里还敢冲姐大吼大叫,看来你真的跟猪一样的笨!不对,是比猪还要笨!”陆小暑一怒,手中的荆棘条狠狠在他脸上抽了两下,抽得那人杀猪般的惨叫起来,骂个不停。

  “你再骂一句试试!骂一句给你一鞭子!”陆小暑神气活现的冷笑,眼底尽是挑衅,分明在说:你骂呀!你赶紧骂呀!我等着呢!

  那人一惊,嘴上、脸上、脖子上、身上火辣辣的一片痛,到底不敢再激怒陆小暑恨恨闭上了嘴,脸上横肉跳动着,目露凶光,心里早已骂个不停。

  “猪就是猪,果然贪生怕死,呸!”陆小暑鄙夷的白了他一眼,说道:“我问你,我家小舅母又没得罪你,你干嘛把她打晕了图谋不轨?”

  陆小暑问的很是顺口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小雪也不甚懂究竟是什么意思,可佟玉儿却是又羞又恼,心中一阵气苦,差点儿滴下泪来,垂着头恨恨不已。

  陆小暑眼角瞥见她的神情一怔之下这才想到小舅母的心情,陆小暑觉得自己其实挺通情达理的,她一个现代人不会把这事儿看得很重,可是小舅母是个养在深闺、知书达理的娇小姐呀,被这样一个粗鄙猥琐的东西差点轻薄了——在小舅母眼里那根本就是已经轻薄了,她心里怎么受得了?可是这些话她必须要问出来啊!于是陆小暑便向小雪说道:“姐姐,你去前边帮忙放风吧,嗯,万一看到有人朝这边来别让人过来。”

  少一个人在旁边,想必小舅母的羞窘便会少些。

  小雪本来对这事儿也不感兴趣,反而觉得血淋淋的有些害怕,闻言点点头“嗯”了一声立刻去了,佟玉儿果然感激的瞟了陆小暑一眼。

  那中年男人浑浊的眼珠子轻轻一转,邪邪一笑露出一口黄黄的大板牙,色眯眯的瞅着佟玉儿道:“我图谋不轨?小姑娘,你看错了吧?明明就是这个女人勾引我,嘿嘿,她说——哎哟!”

  他话还没说完,嘴巴上又挨了一鞭子,嘴里生出一股血腥味,不由向陆小暑怒目而视。

  “你!”而佟玉儿已经气得脸色发白浑身轻颤,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

  “少给姑奶奶装蒜!”陆小暑喝道:“你再敢多嘴信不信打死你!”

  中年男人冷哼一声,恨恨瞪着陆小暑,目光说不出的愤恨不甘和怨毒。他是真的气啊,气得七窍生烟快要死了!想他一个无论在年龄、性别、阅历、身材、力气上哪一点都以绝对优势占便宜的一方,居然被个五六岁的黄毛丫头如此欺辱丝毫没有反抗之力,他若还能忍得下这口气,他还是个男人吗?

  “你瞪什么!”陆小暑没好气道:“信不信姑奶奶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弄死你!哼,别以为姑奶奶跟你说着玩,这里没有外人,要是敲晕绑上几块大石头扔到河里,不过便宜了河里的王八!”

  中年男人猛然睁大了眼睛瞧向陆小暑,被她眉目间的清冷和满脸的杀气一时给镇住了,一股冰凉的寒意从心底冒出来,瞬间散遍四肢百骸。他暗骂自己没有出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平日里干的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行当,死在自己手里的猪也不下几百口了,为何面对这么一个小丫头的时候,居然感到了害怕!那种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凉意骗不过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他相信,凭这小丫头现下对付他的冷酷无情的手段,那话绝对不是说着玩玩吓唬他的。

  更重要的是,小丫头也许不知道,他没有任何的亲人,全家人就他一个,而且经常在外头混不回他那个破旧的茅屋。所以,就算他真的死在了这里,短期内也不会有人察觉到,没准还当他又去哪儿游荡去了呢!即便时间长了有人觉得奇怪许久不曾见过他,可又不是他至亲的人,谁又会为这事上心、会花费力气寻找他?顶多议论猜测几句罢了。在不相干的人眼中,他还不如人家饭桌上的那一盘青菜、家里会下蛋的一只母鸡更叫人上心。

  这小丫头说的没错,还真就是只便宜河里的王八了。

  “哼!”陆小暑冷笑道:“给姑奶奶说实话,姑奶奶还能饶你一命,否则的话,你就等着喂王八吧!”

  中年男子舔了舔渗血的嘴唇,嘴里立刻充满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这股味道和身上各处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他,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小丫头,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他沉默着,犹豫着,脸上神色阴晴不定,仿佛在做着矛盾的抉择。

  佟玉儿见他终于没有再胡说八道、说那些叫她连听一听都感到刺心的话,心中稍稍松了松。这个问题也正是她所关心的,便也凝了神倾听着。

  “我要是说了……你真的会放了我?”中年男子向陆小暑望去。

  陆小暑白了他一眼道:“我要听实话!你说了实话,就有的商量,如果撒谎,还是等着做王八的美餐吧!”

  开玩笑,说了就放了他?不惩罚一下就放了?世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中年男子顿时气结,不由心里大骂妖女,无奈叹了口气道:“是我鬼迷心窍、见色起意,我不该前天卖肉的时候见了——啊,你又打我!”

  他话没说完,嘴上、脸上、腮上又是接连着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刺激得他猛烈的挣扎起来怒目相视,只是陆小暑打的结怎么可能让他那么轻易就能挣得脱?那也太没技术含量了。

  陆小暑恨恨骂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说了我要听实话、实话你懂吗?少拿乱七八糟的来糊弄姑奶奶,你当姑奶奶是三岁小孩子呀?”

  中年男子哼哼唧唧的不服,恨恨瞪着她心道不是三岁也比三岁大不了多少,你这死丫头究竟是谁教出来的,怎么长得歪成这样!小小年纪如此凶悍长大了还了得!谁将来要是娶了你那肯定是祖宗不保佑!八辈子缺了德!

  陆小暑冷哼道:“你前天既然经过我们家,就该知道我们家是什么人家。我小舅母是新晋举人的夫人,如果没有别的什么原因,就算你色胆色心再大也绝不可能敢下这个手!哼,什么东西总不会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吧?这个险,哪个脑子正常的人会去冒?还敢骗我,你想死是不是!”陆小暑恶狠狠瞪着他。

  中年男人惊愕的睁大着眼睛、张大着嘴巴,愣住了。他突然很怀疑,眼前这个双手叉腰、昂首挺胸的小丫头片子是真的只有五岁吗?真的不是他眼睛花了?

  他还在发呆,陆小暑可没心思跟他一块发呆,她脑子里一动,冷冰冰问道:“你认得苗家村的夏氏吗?是不是她让你做的!”

  此言一出,不光是中年男人,佟玉儿也“啊”的一声低呼惊住了。

  夏氏?难道真的是夏氏……

  佟玉儿越想越是,除了夏氏,没有人会这么恨他们夫妇,更没有人有胆子这么做!苗天宝被软禁了,她定是恨上了他们。佟玉儿不禁又恨又恼,又气又苦,这个女人究竟是有多狠毒!

神奇推荐位
  •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 / 著

    作为一个演技在线,却死活红不起来的三四线小明星,宋慈在去试镜的路上摔了一跤。再醒来时...

  • 神医弃女

    MS芙子 / 著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药毒无双,...

  • 侯门医妃有点毒

    我吃元宝 / 著

    皇孙刘诏选妻,提笔一挥,圈下顾玖的名字,坚定地说道:“我要娶她!”皇上下旨赐婚。众人...

  • 玉无香

    冬天的柳叶 / 著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