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农门锦绣

第32章 黄雀在后

书名:农门锦绣|作者:依依兰兮|发布:1403438400| 更新:1403438425 | 字数:3036字

  苗楚河去书院上学,她乐得离了自己眼前省得见了添堵,她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苗楚河是一块读书的料,巴不得让那苗翠兰多多的去填无底洞,最好填的她倾家荡产!

  不想,苗翠兰一边过自家日子一边供送兄弟念书完全没有压力,那日子反倒越过越红火了。这是她不能忍受的。于是便撺掇丈夫让苗楚河别再念书了,反正也念不出个结果来,这么大个人了无所事事,还不如去乡绅财主家里找份长工做还能赚几个钱贴补家用。

  枕边风的威力是无穷大的,眼看丈夫就要被说动了,谁知道,那小兔崽子竟然中了秀才!

  整个苗家村上下皆是一振,三叔公那几个老东西更是兴奋得好像他自家儿子中了一样。如此一来,丈夫也没有办法将那小兔崽子叫回来了,这已经不是他们一家人的事儿了。而因为此事,三叔公等居然对苗翠兰那不孝的东西也生了好感,她呸!

  为了这事儿,看到丈夫欢喜不迭的神情,她气得肝疼,好几天都没精神做事,更令她想不到的事,没过三年,丈夫竟因病去世了!

  原本她还暗喜,觉得这个家里终于轮到自己一手遮天、扬眉吐气了。谁知亲生儿子不争气,自己又是个妇道人家,反倒更令人不放在眼里。而有了秀才的头衔,又没了他爹治辖,那小兔崽子也露出了獠牙,对她的话阳奉阴违根本不当回事,而偏偏她还不能把他怎么样!

  如今,那就更了不得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小兔崽子中举之后,她非但没能够借着“母亲”的身份享受到半点儿福,反而落到了如此凄凉的境地!儿子也被软禁关押了,儿媳妇嚣张的和离走了!她则受了全村人的不待见!

  “苗楚河!苗楚河!不弄得你身败名裂,我就不信夏!你毁了我的一切,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暗夜中,夏氏的眸子泛着冰冷的寒意,那面上的神情,是她自己也不曾察觉的狰狞。

  天气正好,枫叶村村头河边的柳树林里,传来一阵小女孩子的嬉笑玩闹声,正是陆小暑和小雪。

  “小雪、小暑,别玩了,咱们回家去吧!看你们俩,闹得这一身汗还不累么!”佟玉儿靠在一株枝叶浓密的大柳树上,朝他们微笑着柔声说道。

  “小舅母再等等嘛!你看那边好多红果子,等我们摘好了就回去好不好?”陆小暑忙笑道。

  这种当地村民管叫做“救命粮”的红果子是一种灌木丛生的浆果,一颗只有小绿豆那么大点儿,但全是一簇簇、一团团的结在一起,长得满枝都是,看上去红彤彤的一片,如天边的晚霞一般鲜艳,十分漂亮。滋味也极好,酸酸甜甜的。

  佟玉儿无奈轻叹,便笑道:“好吧,那你们快点儿,小心些,别弄着沾衣裳上了,当心回去挨骂呢!”

  陆小暑和小雪答应着,姐妹俩便往野果丛中钻去了。

  前几日,苗楚河陪着佟玉儿试探着上佟家的门,不料佟老爷是个倔的,即便女婿中了举人,他这口气仍旧未消,仍旧不承认她这个女儿,更不承认这门亲事。无论佟玉儿怎样好话说尽苦苦恳求,别说见到爹娘的面,连佟家的大门也没能踏进一步。

  结果还是当娘的心软,悄悄的打发身边心腹嬷嬷从后门出去,见了佟玉儿一面,安慰了她几句,传达了佟夫人的话,让她今后好好的过好自己的日子。佟玉儿与嬷嬷抱头痛哭,肝肠寸断,愈加思念母亲。

  可念也无用,最终能做的也只是托嬷嬷转达几句话,痴痴的仰望母亲起居方向的屋檐,与苗楚河含泪而去。

  苗楚河心疼宽慰,佟玉儿虽解丈夫一片好心,可这种事情想要释怀却谈何容易?佟玉儿这几日精神一直不太好,因此眼见天气不错,陆小暑姐妹便拉着她出来散心。佟玉儿向来疼两个外甥女,两个小娃儿一撒娇,她便笑着陪她们出来了。

  佟玉儿百无聊赖靠在树干上,怔怔的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突然听到身后有动静,她不由转头循声望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便收回目光。

  谁知后脑勺突然一阵钝痛,来不及出声,双眼一闭,人便软软的晕倒在地上。

  那边灌木丛中的陆小暑和小雪见了吃了一惊,小雪脸色煞白圆睁双眸就要尖叫出来,陆小暑一把捂住她的嘴,低低说道:“嘘!姐姐,别出声……”

  “坏人,那个坏人干嘛要打晕小舅母!小暑,我们该怎么办!呜呜,我不要小舅母有事!”小雪咬着唇低低的说道,泪珠子在眼眶中直打转。

  “那个坏人没有看见咱们,你别出声,咱们跟上去看看好不好?”陆小暑轻轻说道。

  小雪惶惶然点头“嗯”了一声。

  那中年男人将手中手腕粗的木棒随手扔在地上,四下张望一回,拍了拍手啧啧咂舌道:“真是个小美人儿,老子走村串寨见过的娘们多了,没一个比得上这小美人的!”

  男人一时欲火大炙,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弯腰抱起了佟玉儿大步朝树林深处走去。

  “我们怎么办呀!”小雪虽然年纪大些,但其实还很懵懂,看到这坏人把小舅母带走了心里担心着急,陆小暑却心知肚明这混账东西想要干什么。

  “咱们悄悄跟上去……”陆小暑拉着姐姐的手,轻轻出来,捡起那中年男人丢下的木棒,两个小小的身形借着树木灌丛的遮掩跟了上去。

  陆小暑已经认出来了,这个男人正是前两天挑着猪肉来村里叫卖的那个人,她记得小舅母也出来买肉了。

  可是若说就因为见了小舅母一面,这男人便胆大包天、色迷心窍,陆小暑是不信的。小舅母如今可是举人娘子,不是寻常人能得罪的起的,若没有别的目的,这屠夫就是再色迷心窍,总不能不顾自己的性命吧?如果说另有目的,那么这个目的就值得令人好好琢磨一番了。

  这男人根本没有想到还有旁人在,将佟玉儿抱进了灌木草木丛生的密林中,将她放下,便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

  谁料还没来得及解佟玉儿的衣裳,脑后一麻,“嗡”的一阵乱响,眼前金星乱晃起来:他的后脑勺,也挨了一棒子!

  是谁?

  他僵着身子正准备转头看个究竟,随着两三声巨响和阵阵的麻痛传来,他已经没有力气转头了,晃了晃,噗的倒地晕了过去。

  陆小暑随手将木棒往旁边一扔,招呼小雪一同将这人笨重的身躯拉到傍边。

  她担心自己力气太小,万一这人一会儿就醒来了那就糟糕了,便同姐姐合力把他拖到一旁,拔下他的衣裳和腰带,先用腰带将手牢牢的反缚在背后,然后再将那衣裳撕成布条,将他捆在树干上,想想不放心,又弄来手指粗的藤条,将这人牢牢的绑了好几圈,这才拍拍手道:“好了!”

  小雪浑然不知怎么办,只是单纯的随着她一起动手,此时便眼泪汪汪的吸了吸鼻子道:“小舅母还没有醒来呢!二妹,我们回去叫爹娘和小舅舅来好不好?”

  “我们先去看看小舅母!”陆小暑敲人、绑人兴致勃勃充满成就感,经小雪提醒这才猛的想到了佟玉儿不由一惊,忙同她过去。

  两人摇晃着佟玉儿,费了好大劲总算把她摇醒了过来。

  佟玉儿怔怔的睁开眼睛,只觉头隐隐作痛,脑子里一片迷糊,眨了眨眼睛片刻才道:“小暑?小雪?”

  “呜呜,小舅母,你总算醒了!”小雪哭了起来扑过去。

  “小雪乖……”佟玉儿轻轻揽着小雪拍抚她的背后,强忍着头晕撑着坐了起来,心有余悸道:“我,我怎么会在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小舅母,你跟我们来!”陆小暑拉着佟玉儿来到绑着的那男人面前。

  佟玉儿“啊”的一声低呼捂住了嘴,睁大眼睛吃惊道:“这、这是——”她心里徒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生生的打了个寒颤,不敢置信的瞪着陆小暑。

  她什么都没有看见便被人从后边敲晕了过去,可是醒来的时候却是在隐蔽的深林草丛中,此刻看到眼前这情景,是个有脑子的人都会想得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小舅母别着急,”陆小暑倒是表现得十分淡定,说道:“就是这个王八蛋把小舅母打晕的!哼,谁知这坏心眼的东西想干什么呢!小舅母您瞧瞧,”陆小暑走过去,伸手抬起那人的下巴,“这个坏东西就是前两天挑着肉到咱们村子里叫卖的那货!”

  佟玉儿看了看,果然是,不由咬牙变色道:“我、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怎么会——”

  “肯定有阴谋!”陆小暑很肯定的说道:“这个人从来没在咱们村子出现过,我也没有见过他。没来由的他怎么会做这种事?不过也不难啊,反正现在他在咱们的手里,把他弄醒问问不就知道啦!”

神奇推荐位
  •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 / 著

    作为一个演技在线,却死活红不起来的三四线小明星,宋慈在去试镜的路上摔了一跤。再醒来时...

  • 神医弃女

    MS芙子 / 著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药毒无双,...

  • 侯门医妃有点毒

    我吃元宝 / 著

    皇孙刘诏选妻,提笔一挥,圈下顾玖的名字,坚定地说道:“我要娶她!”皇上下旨赐婚。众人...

  • 玉无香

    冬天的柳叶 / 著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