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朱门春深

第37章 族里来人(一)

书名:朱门春深|作者:依依兰兮|发布:2013-06-23 08:40:01|更新:2013-06-23 08:55:05| 字数:3268字

琢磨着要给姚诗赞请武术教习和护卫,姚存慧脑子里便一下子蹦出了这个人,于是早些日子便暗暗托了沈佺打听。

沈佺不负所托,很快的带来了武进的消息,也连称此人可靠,于是两人里外合计筹谋计较一番,武进便顺利入围,来到了姚老爷面前。

姚存慧此时方知,武进父母双亡,有个胞弟与姚诗赞年纪相当,名叫武广。他来应聘护卫一职别的什么都不提,月钱也不计较,只有一点,他要将胞弟带在身边。

姚老爷本来不太乐意,可武进的条件实在太好,很合他的意,后来听说武广年纪和姚诗赞差不多,一见之下发现他相貌端正颇为讨喜,人既规矩又透着两分机灵,于是索性让武广在姚诗赞身边当个伴读书童,将他们兄弟一并安置在翆幽居中,也好教武进死心塌地的护姚诗赞周全。

武进果然感激不尽,当场跪下向姚老爷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表示定不辜负所托。

姚老爷至此也算是放下心来。

姚存慧更是暗暗叮嘱姚诗赞,要好好的结交武进兄弟。

转眼安然又过月余。这一日,姚府的正院中来了贵客,乃姚氏原籍族长的嫡长媳妇顾氏母女,算起来,是姚老爷的大族嫂和侄女。顾氏这是回老家探亲,奉了族长之命顺便进京来姚老爷家一趟,顺便问问他对重修宗祠一事有何看法。

姚老爷和马氏心知肚明,问看法是表面,来要钱才是真。姚家祖籍山西,姚家子弟大多在外头行商,有发达的也有落魄的,其中混得最好的无疑是姚老爷兄弟两个,不但占据了京城帝都这样的好位置,更是跻身皇商行列,乃北方米行的龙头老大!

姚老爷忙叫人将姚二老爷夫妇也请了过来,一起热情的款待顾氏、姚存纤母女。在顾氏面前有了面子也就等于在山西老家族人面前有了面子。况且,顾氏母女代表的是祖籍老家,若是怠慢了,就有忘本的嫌疑。这个罪名任姚老爷再家大业大也承担不住的!

顾氏见姚家两位老爷识趣知意、毕恭毕敬,心中甚是满意得意,脸上更添了几分笑容,与马氏、毛氏言谈之间也更亲热了起来。

“生意上还有些事务要处理容先行告退,请大族嫂见谅!晚上再给大族嫂设宴接风且当赔罪!到了这儿就跟自己家一样,大族嫂千万不要见外,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您两位弟妹提,不然,就是不把我们兄弟当亲人了!夫人、弟妹,你们好好陪大族嫂说说话,安排大族嫂住下!”眼看时候差不多,姚老爷向兄弟姚年广使了个眼色,一同起身笑道。

顾氏便亦起身笑道:“两位小叔都是干大事的人哪有不忙的,两位尽管自便,正如四叔说的,都是自家人,哪里那么见外呢!”

“谢谢大族嫂体谅!”姚老爷又拱手微微躬身笑着道。

顾氏亦笑着点了点头回礼。马氏亦笑着言“尽管放心、绝不会怠慢了大族嫂等语。”

“对了,嘉儿、慧儿她们姐妹兄弟几个还不曾来拜见大族嫂呢,纤侄女也在这里,她们姊妹也正好亲近亲近!乔妈妈,快打发人去请各位小姐和两位少爷来!”姚老爷忽然又吩咐。

马氏听见丈夫光点了姚存嘉、姚存慧的名字,自己女儿却糊弄的含带在了“她们姐妹”之中了,顿时就有些不快,况且,从前家里来客人时,姚老爷何尝吩咐过让姚存慧出来见人的?从来都没有过!

想到此,马氏心里更加不快,面上微微一僵,堆着笑脸称是,命乔妈妈、明霞等去请人。

这里顾氏也笑着说好久不见几位侄女了,叽叽喳喳的又说起了旧事。

一时姚存嘉、姚存慧、姚存美、姚存芸、姚诗赞、姚诗礼并马群芳陆续进来,一屋子的姹紫嫣红、珠钗宝气,看得顾氏眼花缭乱,个个都夸好,笑眯眯的合不拢嘴。

姚存嘉姐妹等一一上前给顾氏见礼,而后又见过姚存纤。

丫鬟搬了锦杌来给她们姊妹兄弟坐下,于是重新坐下说话,簇簇一堂,好不热闹。

“我真是羡慕你们,人丁兴旺、儿女双全,这样和和美美的,真正好福气呢!”顾氏瞧着环绕在马氏、毛氏身边的众多儿女,个个锦衣玉食、个个气质出众相貌出众,不由得真心感叹了一句。

“呵呵,不过如此罢了,哪里算的什么福气呢?大族嫂您才是真正的好福气呢!”马氏听了那“儿女双全”四个字心里便觉得有些发堵。什么儿女双全,那又不是她的儿子,同她又不亲近,将来长大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福气?不是祸害就烧高香了!

这是马氏最大的心病,乍然被顾氏勾起心里发酸,忍不住说的话也带了两分酸味,倒把顾氏听得一愣,呵呵的笑了笑,暗暗思量自己哪里说错了?

姚存慧便将眼角余光向毛氏一睨,毛氏恰好也向她瞟了过来,二人暗暗交换了一个眼色。

毛氏便“咯咯”清脆一笑,语笑嫣然向着顾氏道:“我大嫂这个人啊就是谦虚,大族嫂您这话真是说对了,我大伯大嫂可不是有福之人呢!就说我这侄儿赞儿吧,自打先头大嫂去世之后便一直患病至今,真正是泡在药罐子里头,身子骨虚弱得不得了,一年连房门也出不了几回,一天有大半的时间都是卧床不起——”

“竟是这样?”顾氏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细细打量姚诗赞,簇新的宝蓝亮缎五福捧寿暗花团纹圆领长袍裹着小小的身子,束着镶嵌白玉的银蓝腰带,玉簪束发,明眸璀璨,五官清秀如画,看起来倒似比一般孩子弱些,可是精神气色还是不错,完全跟毛氏所言搭不上边!

“倒是看不出来!”顾氏笑道。

“要不怎么说大哥大嫂好福气呢!”不等旁人开口,毛氏忙又笑道:“两月前赞儿突然发病,一直负责给他治病的那位大夫恰好出城去了,大伯机缘巧合求得了太医院的医首刘太医上门诊治,哎哟,这才知道啊,先前那大夫竟是个招摇撞骗的骗子,压根不会治病,只会卖药,分明冲着我们姚家的钱!刘太医还说啊,若是再迟得一些时候,便是大罗神仙来了都没用了!把大伯大嫂和我们都给生生惊出了一身冷汗!大族嫂你说说,大伯大嫂这是不是有福气!”

顾氏愣了愣,笑着点头道:“果然是的!赞儿这孩子也是个有福的!”顾氏是大家子的媳妇,毛氏又生怕她不知道说得这样露骨,顾氏哪儿听不出来言外之意?

“大族嫂难得来一次,弟妹说这些做什么呢,当着赞儿也不好。”马氏心中怒极,握着绢帕的手紧紧攥在了一起,揉成一团,身子也微微的发着颤。毛氏这小娼妇舌头竟这般长,当着族里人的面竟敢落她的台!

想那顾氏回了族里,平日里妯娌乡邻亲戚朋友们走动之间聊天说起闲话来,岂有不说这一路见闻的?自家在族里又是一枝独秀的,不知多少人爱打听这边的八卦呢,由她那么一说,自己在族里的名声还要不要?

毛氏压根当做没听见她的话,依然笑着向顾氏道:“赞儿康复得这么快说起来还是二侄女慧儿的功劳呢,大伯让慧儿全权照顾赞儿,慧儿这孩子既是个心实的也是个心细的,将赞儿照顾得妥妥帖帖,这不,才两个月时间,赞儿就康复得这么好了!”

顾氏挑了挑眉,目光飞快的掠过马氏,落在姚存慧身上,含笑道:“是么?慧儿竟这么能干!想起上次见面时,还是个小丫头呢,没想到一晃眼啊,也出落得这么标致一个大姑娘了!也不知道哪家有福,将来得了我们慧儿去!”说着大家都笑了起来。

宁愿让女儿全权照顾儿子也不让妻子插手,看马氏脸色不自然却半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显见毛氏所言都是真的了,这二房的水,也深着呢!

顾氏心中冷笑,面上却是淡淡,只管说笑着,仿佛浑然听不出来毛氏所言是何意。她是来要钱的,可不是来替人抱屈伸冤的,人家家里爱怎么闹怎么闹,听过了不过是当几句闲话,她可不想插手,也没有必要、没有理由插手。

“二婶没事就爱拿我开玩笑,不想大伯母您也一般的拿侄女儿玩笑,侄女不依!”姚存慧微微垂着头不好意思,纤长葱白的手指把玩搅动着帕子,小嘴嘟着,语带娇嗔,倒惹得众人更笑了起来,气氛一下子也轻松了不少。

“说起这个,”顾氏温柔慈爱的目光凝向姚存嘉,含笑道:“嘉儿的好日子该是近了吧?”

姚存嘉脸上微微一热,螓首低垂,露出纤细白皙的一截脖子,盈盈眼眸向顾氏飞快一凝,温婉矜持的点了点头。

“日子定在来年开春四月,色色嫁妆如今都备齐全了,只等着好日子谢家上门了!到时候还请大族嫂赏光前来观礼啊,若是族里的长辈、叔伯妯娌们也肯赏脸,我和老爷不知要有多高兴呢!只要亲戚们肯赏脸来就好,别的一概不用问!”

说到女儿家的亲事,姚存嘉自己不便说什么,毛氏也不便越俎代庖,马氏终于等到了开口的时机,立刻将自己表白了一番,言辞之间将自己这个嫡母如何尽职尽责全部表现了出来。且又暗示,只要族里的人肯来,车马费、招待费什么的姚家全包了!

她敢说出这句话,就说明在姚家她是能当家作主、说话算话的!族里的亲戚们来了能让大家空着手回去吗?自然不会!

这都是实打实的实惠,世上有谁会不心动?

神奇推荐位
  • 侯门纪事

    侯门纪事

    淼仔 / 著

      安家四姑娘宝珠,深藏不露,聪明过人。   父母双亡,不代表就将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   在亲事上,安宝珠自持主见。   慧眼挑中卓而不凡的少年。   本钦佩他的壮志,没想到人家还有背景。   早看出他有才气,没料到人家还是贵戚。   安宝珠一步一步走向侯府的掌家人,开创自己的当家小纪元   他不是天潢贵胄,却也根基深厚。   没想到有一个她,深深走入已心中。   好吧,他仰面长叹:虽然我英俊点儿潇洒点儿倜傥点儿可爱点儿有实力点儿......   但我只想送你四个字:永不纳妾。   1V1,是本文的主格调

  • 锦乡里

    锦乡里

    青铜穗 / 著

    皇孙陆瞻前世与乡野出身的妻子奉旨成婚,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 重生回来他松了口气,并决意从根源上斩断这段孽缘。 不想等到一切如愿,他却忽然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但也在一直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而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破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

  • 金陵春

    金陵春

    吱吱 / 著

      周少瑾重生了,前世背叛她的表哥程辂自然被三振出局了,可她还有程许,程诣,程举等许多个表哥……这是个我与程家不得不说的故事!

  • 善终

    善终

    玖拾陆 / 著

    新书《踏枝》已开。 ————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丈夫领皇命披挂出征,从此聚少离多。 成婚五年,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她流尽眼泪,过继族子,青灯古佛,换来一座贞洁牌坊。 这是她一生荣耀,亦是一世桎梏。 年老之时,她才知丈夫之死是一场阴谋,却已无仇可报。 她看到满院子的花,就如他掀开盖头的那一日,她听见爽朗笑声,一如他在她身边的那些年。 她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她站在牌坊下,手扶冰冷石柱,她不要这贞洁之名,她只要他能陪她到老。 她不要养别人的孩子,她要他们的亲儿。 若能回到从前,她决不让丈夫妄死,绝不会让仇人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