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朱门春深

第35章 马氏失望

书名:朱门春深|作者:依依兰兮|发布:2013-06-21 08:40:45|更新:2013-06-21 08:55:04| 字数:3136字

心中暗恼,姚存慧正忍不住要回敬姚存美两句,马氏已连声呵斥姚存美,向姚存慧慈爱笑道:“慧儿啊,你三妹口没遮拦的,你可不要同她计较!”

姚存慧听毕向马氏露出一个亲昵无比的笑容,娇嗔撒娇道:“母亲都说了三妹是口无遮拦,慧儿怎么会同三妹计较呢!慧儿什么都听母亲的!”

如有那不知道的看到了姚存慧此时一副撒娇的小女儿口吻,还当是马氏的亲生女儿对着她撒娇呢!姚存美向来是独霸马氏的宠爱的,见了姚存慧这样哪里受得了?一张俏丽的脸蛋气得发白,胸口更是堵成一团!偏生马氏还以帕掩口咯咯咯的笑得不知道有多么愉悦,一副母慈女孝、其乐融融的模样,恨得姚存美银牙咬碎!

马氏凌厉的眼角余光扫过姚存美,姚存美咬咬唇,恨恨闭嘴,沉着脸赌气垂首不语。

马氏含笑道:“慧儿真是越来越懂事了!来,站起来走几步给母亲瞧瞧,腿脚可是当真完全康复了!若有什么不妥,可得赶紧找大夫诊治,千万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才好!”

姑且由着你轻浮得意吧,马氏心中冷笑:我倒要看看,一会儿你可还笑得出来笑不出来!

姚存慧亦冷笑,这时候倒是会说大方话!这话分明就是说给众人听、说给姚老爷听的!即便腿脚真的有什么不妥,这时候说什么请大夫诊治的话,不嫌太晚了吗!

“这,还是不要了吧,女儿真的康复了!”姚存慧存心要逗逗马氏,神情故意一顿,陪笑着说道。

“这里有没有外人,害什么羞呢!”马氏好笑,语气带着浓浓的疼宠宽容,眼角余光不经意同红枝交会而过,益发心领神会。

“走几步吧,让母亲瞧了也好放心!母亲忙着管家,又忙着赞儿那边,也没顾得上亲自去看你几回,说起来真是委屈你了!”马氏笑得温婉,坚持要看。她笃定了姚存慧的腿脚有问题,说话也格外的大方好听。

“母亲真是太客气了!”姚存慧见做戏也做得差不多了,是该见证奇迹的时候了,便浅浅笑着起身,裙裾轻摆轻轻迈了几步,一面怪不好意思的笑道:“走几步便走几步吧,不然让母亲挂心可是慧儿的不孝了!”

马群芳和姚存美一时也来了精神,目光灼灼盯着姚存慧的腿脚看,马氏虽然表现得不像她们那么明显,可是心中的期望也是很深的。

预料中的高低脚没有出现,一点点细微的不平衡也没有,与正常人完全没有两样!

怎么可能?马氏目光微闪,眸底飞快划过一丝错愕,继而凌厉的扫了红枝一眼。她给的药绝对不会出错,而且红枝那死丫头不是也说了每天按时给她抹上了吗?怎么会这样!

就算有容妈那个老狐狸精悉心照顾,她的腿不会瘸得太厉害,可是起码不会如此这般完好无损不是?这算什么!老天都眷顾她吗?

红枝也煞白了脸吃惊不已,脑子里顿时就懵了!

红枝哪里知道,姚存慧既然知晓她心怀鬼胎岂能不早防着她?

容妈宝贝姚存慧,在她养伤期间轻易不许她走动,总是念叨着“好好休养、不要受力”之类的话,姚存慧也就顺着她的意思,有意将错误的信息传达给红枝,在红枝面前更是极少走动,偶尔走动也故意做出一瘸一瘸的样子,红枝先入为主,又有事实佐证,自然信以为真。不料此时看来,先前的一切都是自己主观臆断的而已。

红枝心头一凉,身子晃了晃,差点儿摔倒在地。

“母亲?母亲!”姚存慧含笑唤着马氏,好几声过后马氏方如梦初醒的回过神来,“母亲瞧瞧,女儿恢复的不错吧?”

“是啊,是啊,恢复得很好,很好!”马氏手中紧紧的攥着丝帕,心里憋屈到无以复加!

反了,真是反了,一个小小的丫头竟敢对她阳奉阴违!竟敢,明着一套背着一套,吃里扒外的东西!

“不知二姐腿上可有没有留下疤痕?毕竟那么深的伤口呢!”姚存美的目光落在姚存慧的小腿部,也有点儿悻悻然。心中直呼惋惜:她怎么不瘸呢?若是瘸了,将来自己得多多少乐趣呀,不愁没人陪自己玩了!

马氏目光一闪,也笑问道:“美儿说的不错,女孩儿家腿上留了疤痕可就不好看了!”

姚存慧心中恼怒,姚存美她就不计较了,可是马氏,身为母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出这等话来,算什么意思?

姚存慧垂头假装害羞,轻轻摇了摇头微笑道:“好好的,没有留疤。如果母亲不信的话,是不是要检查一下?”

马氏一怔,脸色微变,尴尬笑道:“那倒不用了,你既说没有自然就是没有!”马氏想了想又笑道:“我给你的药膏可用完了?若是有剩下的,仍旧给我送回来吧,省得搁你那儿也是白搁着,我拿回来没准哪天谁还用得上!”

“好,等会女儿回去便让红枝送过来!”姚存慧毫不犹豫点头笑应,身旁的红枝身体明显一僵。

不是喜欢做探子吗?不是喜欢告密吗?我就成全你,给你一个正大光明告密的机会!倒要看看经此事后,马氏会怎样好好赏你!

红枝送了药膏去后,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膝盖破了皮,姚存慧便命她在屋里歇息。后来听红蓼说,许是伤处很疼,红枝哭了大半夜,第二天起来眼眶都是红肿的。

马氏见姚存慧答应得爽快不像有什么心思,心中更加恼怒烦躁,淡淡的说了几句闲话,便将她们打发了去。

只有姚存美沉着脸不肯就走,反而将马群芳也支走了。姚存慧心中暗笑,姚存美必定是对自己方才同马氏撒娇、表现得一副“母慈女孝”而吃醋吧?就不知道此时马氏有没有心思来哄她了!

刚踏进落梅院的院子,就看到一抹焦黄绣美人蕉亮缎褙子、姜黄长裙的人影立在院中,正俯身欣赏面前那一丛娇艳妖娆的红蔷薇。

“二婶什么时候来的!”姚存慧脚步顿了顿,随即踏步上前,清脆的笑着招呼。

毛氏已经有很久没有踏足落梅院了,姚存慧料到自己今日书房一事后毛氏定会来找自己,只是没有想到她来的这么快。

“慧儿回来了!”毛氏转身,笑侃侃上前携住了姚存慧的手,含笑上下打量打量赞道:“慧儿恢复的很不错,二婶瞧着也放心了!”

“多谢二婶记挂着!”姚存慧柔和一笑,一边将她往屋里请。

毛氏目光扫过院中花卉,随口笑道:“慧儿当真有闲情逸致,又这么心灵手巧,将这院中的花木伺弄得越发好了!”

“哪里比得上二婶那里呢,既雅致又大方,一看就不是我等俗人可比的!”姚存慧笑笑,说着请毛氏坐下,又吩咐红蓼将那上午得的碧螺春泡两碗茶来。

“慧儿真是会说话,怨不得人疼!我看就连大伯,也对慧儿刮目相看呢!”毛氏笑得随意,说的也随意。

姚存慧抿唇但笑不语。

一时茶上来了,毛氏揭开茶盖,一股淡雅清逸的茶香随着水汽袅袅上升,窜入鼻中,沁人心脾。再看那汤色澄碧透彻,茶叶浮浮沉沉曲卷如螺,果然茶中极品。

毛氏浅浅啜了一口,触舌清润,口留余香,不由笑赞:“好茶!”

姚存慧便笑道:“也是二婶这样的雅人喝得出好与不好,我却不是太懂!一直以来都是二婶送我东西,照拂于我,我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孝敬二婶,若是二婶不嫌弃,一会儿走的时候顺便带些走吧!”

“大伯特特送你的,那怎么好意思呢!”

“无妨,我这也算是借花献佛了!爹爹才不会那样小气呢!”姚存慧微笑着,心中暗叹:自己真是走到哪儿都是目标啊,上午得的一罐茶叶,不过这么一会儿,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那就生受侄女了!”毛氏笑笑,又道:“我那里还有些上好的枸杞和蜜枣,女子用来补血益气最好不过,你虽说痊愈了,也该好好调理调理,切不可大意了!”

“那慧儿也不同二婶客气了!”姚存慧笑笑。

二人说了几句闲话,毛氏又将话引向了那日假山之事,姚存慧只笑了笑,轻描淡写道:“也是赞儿调皮,小孩子家不懂轻重,幸好如今平安无事,不然家里还不知闹成什么样、牵连多少人呢!我爹有多看重赞儿,二婶你也是知道的!赞儿就是他的命!也是家里孩子少,等什么时候母亲怀了身孕,再添个弟弟,怕还好些!”

毛氏眼皮子不由得跳了跳,假装不在意笑问:“你母亲——有身孕了?”

“倒没听说!”姚存慧笑着摇摇头,又道:“不过啊,母亲年纪正当,想必仍是能够怀上的。”姚存慧说毕又笑笑,闲闲道:“要我说啊,从宗族里过继一两个孩子也是一样,还不都是姚家的血脉吗?让赞儿和礼儿也有个伴,家里也热闹些!”

“过继?是大伯和大嫂这么说的?”毛氏眼皮子忍不住又跳了跳。

“不是,不过是我随便这么想想罢了!”姚存慧笑道。

毛氏应付一笑,心里顿时翻起了滔天骇浪。她随便想想罢了?这话谁信呢!肯定是听到了什么口风!

神奇推荐位
  • 拈花一笑不负卿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 著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 “我要嫁他,不论如何,我要嫁他,瘸了,瞎了,又如何,我只嫁他!” 她抱着决绝的心思,求来的婚书,求来的婚典。 ———————————————————— “你骗我?你根本没有受那么重的伤!” “那又如何,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你非我不嫁!喜服你已经穿上,京城我已经派人四处把守,犹如铜墙铁壁,你,逃不了!” ————————————————————— 新文推荐《娱乐圈之桃之夭夭》 奶狗系小男主,柔软易推倒,可奶可狼,只是狗起来的根本不是人,文已肥,可入手,坚决不亏!

  • 韶光慢

    韶光慢

    冬天的柳叶 / 著

    乔昭嫁给了京城一等一的贵公子,可惜刚拜了堂,夫婿就奉旨出征了。再相见,她被夫君大人一箭钉在城墙上,一睁眼成了骑着毛驴的少女,绞尽脑汁琢磨着怎么回到京城去。

  • 一品容华

    一品容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 / 著

    新书《又逢君》开坑啦,欢迎书友们移步O(∩_∩)O~ *妙手神医VS凶残世子,前世欢喜冤家,今生再次重逢* 程锦容凭着高妙的外科医术,成了大楚第一女太医。进宫救亲娘,扶持亲弟弟登基坐上龙椅,前世仇敌一一俯首。 在报仇雪恨的路上,她遇到了前世的救命恩人。 凌厉凶狠的平国公世子贺祈,唯有在她面前才会展露出温柔深情。 重活一世,只为快意恩仇! 携手白头,共享一品容华!

  • 嫁时衣

    嫁时衣

    卫风 / 著

      不是说重生到古代总是有着与众不同的前卫思想和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力吗?古代的人不都是连烤肉和火锅都没吃过,听到“床前明月光”和“明月几时有”就痛哭流涕感动不已吗?美少年美青年美中年们不是应该哭着喊着扑上来求成亲吗?   >_<~~都是骗人的……   重生了之后一样要起早贪黑的上学,一样要学这学那,一样有复杂的人际关系,一样要为将来嫁什么人而犯愁——   既来之,则安之吧。   她没有胡思乱想的功夫,她要认认真真的,给自己缝好一件嫁时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