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落水后,我抢了未来首辅的婚!

第一百三十七章 结局

只是他看着并无过多的喜悦,好似是在完成某一样任务。

他不喜她,她当然能察觉到,他故意挑她的毛病,故意大声与她说话,这些,她都可以忍着,可那日,他摔了她的玉佩。

那枚玉佩是祖母送她的,是祖母留给她的念想。

看着地上碎成好几块的玉佩,她这些日子的委屈也通通藏不住了。

可她不善于争吵,也说不出那些伤人的话,她只会哭。

隔日,她便带着丫鬟回了娘家。

母亲问她是不是与时义吵架了,她摇头,只说是想念母亲和父亲了,所以回来住几日。

这一住,就是好几日。

母亲察觉出不对,于是便追问她,她只说与他拌了嘴,没说他摔了她玉佩的事情。

母亲劝说她,一起过日子的,哪有不拌嘴的夫妻。

后来,他来府中,向她的父亲母亲赔礼道歉,也与她说了对不起,还保证以后会好好待她,她不想让父亲与母亲再为她忧虑,便跟他回了府。

跟他回来后,她发现他开始有了变化,他不再故意挑她的毛病,与她说话也温柔了些,甚至会关心她。

她惊讶,却没有问他是什么缘故。

她想,或许过几日他便会恢复原状。

夜里,沈簇与萧时廉说起白日里安玉与她说的话。

萧时廉也与她一样诧异,“时义竟救过安玉?”

她点头,手在他鼻尖处,不厌其烦的画着圆圈。

萧时廉忽地捉住她的手,唤她,“阿曳。”

她应声,“嗯?”

“不困?”

不知是不是白日里茶水喝多了的缘故,她还没一点儿睡意。

她道,“不困。”

“不困那我们就做些事儿。”

她还在想白日里安玉与她说的那些话,还没反应过来。

她问,“外边天都黑了,能做什么事儿?”

萧时廉笑,“当然是适合天黑做的事。”

在她反应过来时,已被剥了衣裳。

她推他,“不是说歇几日吗?”

“阿曳。”萧时廉低头看着她,“我们已经歇了好几日了。”

她故作考虑一番后,抬手圈住他的脖颈,凑到他耳旁小声道,“那就来吧!”

萧喜曳周岁这年,二婶婶被诊出有喜了。

萧喜曳手舞足蹈地要往二婶婶怀里扑,可还未挨着二婶婶,便被二叔提了起来。

他蹬着腿表达不满,他不要二叔,他要二婶婶。

萧时义将提起的萧喜曳放到自己身后,并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以后不许再让二婶婶抱。

萧喜曳还不会说话,但他会哭,每回他一哭,娘亲就会来哄她。

果不其然,他一哭二婶婶就要哄她了。

“安玉。”萧时义无奈,“这小子就是故意的。”

萧喜曳将脸埋在二婶婶的怀里,两只手紧紧抓着二婶婶的衣裳。

二叔,才斗不过他。

萧喜曳十分喜欢他这位二婶婶,而萧时廉也乐的将萧喜曳丢给安玉,可萧时义不高兴了。

“大哥。”他对萧时廉道,“你把阿喜带走。”

萧时廉假装无奈,“阿喜不愿与我走。”

“阿喜。”萧时义立即转头去叫萧喜曳,“随你爹爹回去。”

回去?

爹爹每日都与他争抢娘亲,每回都是他败,二叔又争不过他,他才不回去。

萧时廉知道阿喜不愿随他回去,于是故意道,“阿喜,快随爹爹回去。”

萧喜曳不理二人,二婶婶身上可好闻了,他才不要放开。

安玉也喜欢阿喜,她对萧时廉道,“大哥没事的,就让阿喜待在我这儿。”

“阿喜,不许闹腾二婶婶。”

萧喜曳十分乖巧的趴在安玉怀里,连声儿都不发出一声儿。

萧时廉一走,萧时义便要将萧喜曳从安玉怀里抱出去。

萧喜曳立即大哭,安玉拍开萧时义伸过来的手,责怪他道,“你弄阿喜做什么?”

萧时义生气,“阿喜太重了。”

“阿喜才周岁。”安玉反驳他道,“能有多重。”

萧喜曳在安玉看不到地方,朝二叔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萧喜曳粘了安玉一整日后,被萧时义提着领子送回给了他爹爹。

安玉这一胎,比沈簇怀阿喜时要好上许多。

萧时义起初也担心安玉会不会与嫂嫂怀阿喜那样,会吐。

随着月份越来越大,安玉也没有吐过一回,他便逐渐放下心来,可每日仍旧是提醒吊胆的,生怕安玉磕着碰着哪儿了。

来年春末,安玉生了,是个姑娘,取名萧玉安。

萧时义欢喜不已,萧喜曳也高兴。

庆安十八年,皇帝驾崩,太子继位,改年号顺明。

顺明二年,萧时廉出任詹事府任大学士一职,

这一年,沈簇又有了身孕,萧时廉愁着眉,萧喜曳咧着嘴。

这一年,裴嘢得了皇帝诏令,出发前往边塞,他的正妃不愿离开京城随他一起,并向他提出和离的请求。

他犹豫后,点头答应。

皇帝得知,只叹可惜,并未责怪。

于是他带着秦飒,率领士兵,于一个细雨朦胧的清晨出发了。

他的侧妃,已于一年前因病过世。

出发的前一日,他去见了她。

虽同在京中,可沈簇已经许久不见他了。

上一回,还是时义成亲那日。

她朝他行礼后,唤了声,“玉王爷。”

“明日我就要走了。”他道,“也许不会再回来了。”

他话落,她短暂的怔愣了片刻。

他却笑了笑,“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说罢,他便转过身去。

“玉王爷。”

他停住,转回身看她。

“怎么了?”

“保重。”

他点头,“你也是。”

萧玉安周岁这天,萧夫人携着两位儿媳一同去了福华寺。

上香祈福后,安玉陪着萧夫人去见了静平大师,她没去,等在寺里一棵百年梧桐树下。

“姑娘。”

忽地面前站着一人,她抬起头。

沈簇来福华寺的次数不多,从未见过这位大师。

她恭敬的唤了声,“大师。”

大师瞧着他,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姑娘与旁人都不同。”

沈簇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她问大师,“大师此话为何意?”

大师笑了笑,“此乃天意。”

说罢,大师便朝寺外走去,待沈簇反应过来想要去追问时,已不见了大师的身影。

后来,沈簇来找过那日与她说“此乃天意”的大师,可谁人都说并无此人。

顺和三年,沈簇诞下一女。

顺和八年,萧时廉入了内阁,做了次辅。

顺和十二年,风调雨顺,天平地安,皇帝诏曰,萧时廉从次辅升为首辅。

令桂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