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落水后,我抢了未来首辅的婚!

第一章 又穿了?

“快,快点救救我家小姐,我家小姐落水了……”

“快点来人啊……”

“有人落水了…”

“快救人…”

……

男女吵杂的声音,在耳边一直不停歇。

冷。

疼。

好像…快要死掉了。

——

庆安十四年,临近岁末,京城落起了鹅毛大雪,一夜之间,入眼皆是白色。

西侧院尽头的一间屋子里,盆里的炭火烧的正旺。

沈簇看着镜子中的这张脸已有半个时辰之久了,可脑袋里还是一团乱麻,茫无头绪。

这张脸为何会变成了五妹妹戚曳的模样?

手背已被她掐的生出了红色,若不是梦境,那便就是现实了。

耳边“吱呀”一声轻响,紧闭着的房门被拉开,她抬眼望过去,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戚曳的丫鬟绮绡吗?

只见她跺了跺脚,把鞋底粘上的碎雪给跺干净了才提步走进来。

“小姐你终于醒了。”绮绡惊呼的声音将她乱如麻的思绪短暂的扯回来一丝。

“小姐你说你好好的干什么要去投湖,那水多凉啊!”听着绮绡带着哭腔的声音,她更乱了。

投湖?

等会儿,让她先捋捋。

她记得她是掉进了湖里,不过却是被五妹妹拉下去的。

她应该是二小姐戚月才对,可眼下这境况……

“我是府里的几小姐?”

“啊?”绮绡愣了下,哭音更重了,“小姐是府里的五小姐,小姐你可别吓我啊!”

五小姐?

怎么又变成了五小姐,她不应该是二小姐吗?

可这脸,这身子,又确实不是二小姐。

这是又穿了?

还是灵魂互换?

这也太扯了吧!

可如果她真的从二小姐戚月变成了五小姐戚曳,那她这三年岂不是白白替她人做了嫁衣?

“靠。”忍不住要爆粗口了。

她好不容易把这位蛮横无脑的二小姐变成爹疼祖母爱还寻了个好夫婿的人生赢家,这倒好,一转眼她又变成了没娘爱爹不疼的五小姐,偏偏这位五小姐还是朵白莲花,表面善良无辜,内心坏的要死。

整个府里,她最瞧不惯的就是这位五妹妹了。

老天爷可真会和她开玩笑,她不过是在火车上打了个盹,再睁眼便是这个鬼地方,这三年,她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打怪升级。

这下好了,二小姐变五小姐,人生赢家变白莲花,之前的一切全都付之东流了。

这绮绡还在她耳边抽抽搭搭的哭个不停,搅得她更是心烦意乱。

“止住,别再哭了。”明明她才是最应该哭的那个人。

绮绡抬手抹了抹眼角的泪花,抽噎声渐渐停下,“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呀!”

怎么了?

怕是又穿了。

抬手覆住额头,轻叹了声,“绮绡,我饿了,你去给我端点吃的来。”

绮绡连忙站起身,“诶,小姐我这就去。”

“吱呀”一声响后,屋子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捋捋,还得再捋捋。

五小姐的身子里如今是她,那二小姐身子里现在又是谁?

会不会是原来的五小姐?

她得先弄清楚这个问题才行,若真是这狗血的灵魂互换,那她得想办法再给换回来,这三年的辛苦成果可不能白白送给了那朵白莲花。

要不…再落一次水?

或者,会不会过两日,她俩又莫名其妙的自己换回来了?

……

又是“吱呀”一声响,给她去弄吃的的绮绡回来了,这小丫鬟的办事速度倒是比她身边的春荣快多了。

只是这也太素了吧!

还有这小碟子,这点份量,能填饱肚子吗?

她瞧了瞧碟子里绿油油的菜叶,食欲顿时都退了不少。

她用筷子挑了挑碟子里的菜叶,疑惑地问,“厨房里没有肉了?”

“小姐不是从不吃肉的吗?说见着肉就觉得恶心没胃口。”绮绡边回道边把食盒里最后一个小碟子放在小桌上。

难怪这五妹妹平日里瞧着弱不禁风的,原来这每日吃的是又素又少。

算了,先将就点吃吧!等会再来份点心好了。

对了,她原来那具身子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对了,我那具…”反应过来眼下的身份,她赶紧改了口,“二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二小姐,”绮绡顿了下,才继续道,“好像还没有醒过来。”

还没醒?

“我睡多久了?”她又问。

“整整三日了,”说起这个,绮绡眼角又泛起了红,“小姐你可把我吓死了,萧公子把你和二小姐救上来的时候,你当时都…都没气儿了。”

萧公子?

本该属于她的那位才华人品皆上等的好夫婿?

“萧公子待二小姐瞧了大夫后才走的。”绮绡又继续道,“刚刚我去小厨,偷偷听到春荣说,二小姐现在还昏睡着。”

“小姐,”绮绡绞着手指,声音哽咽“春荣在府里到处说若不是小姐你想不开要投湖,她家二小姐也不会为了救小姐而跳进那结了冰的湖里,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她救戚曳?

开什么玩笑,要不是那朵白莲花趁着她不注意使劲儿拉她,她也不会掉进湖里,更不会莫名其妙的从二小姐变成了五小姐,从人生赢家二小姐变成讨厌的白莲花。

可若戚月身体里真的是原来的五小姐,那是不是便说明她们两是灵魂互换了。

穿了又穿?

还能比这更狗血点吗?

“若我醒…二姐姐醒了你就赶快告诉我,我去看看她。”

绮绡虽应了声,可面上还是忧心忡忡,这二小姐平日里最不待见的就是她家小姐了,这落了水,染了病,老爷和老夫人还不得把错都怪在她家小姐身上,这怕又要是一顿罚。

“小姐。”

“嗯。”

“这二小姐醒来前,小姐…小姐你也装作还没醒来吧!”

她不解,“为何?”

“二小姐还没醒,老爷和老夫人若是看见小姐……”绮绡吞吞吐吐道,“定会责罚小姐的。”

她都忘了这茬了,祖母和她那位侍郎爹都不喜这位五妹妹。

“嗯,”她应道,“我知道了。”

——

东边儿,戚家老夫人院里。

戚老夫人接过柏妈妈递来的手炉,搁在腿上,慢声问道,“月丫头醒了没有?”

“刚春桃来说,二小姐还没醒。”柏妈妈回道。

令桂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