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世家

第12章:姐弟

书名:世家|作者:六月浩雪|发布:2017-09-30 10:44:21| 字数:5044字

  月瑶拉正哥儿进,打箱笼准备给正哥儿找套衣裳换让月瑶满衣服。衣服极差,摸仅照廷正懈怠针线房丫鬟婆苛扣。由此,莫氏廷正忽视。

  月瑶愣愣箱笼旧衣裳。候花蕾打,月瑶接,拧水给廷正擦脸。将干干净净。

  月瑶干干净净正哥儿愣。正哥儿,似曾相识。,正哥儿五官相似。难怪莫氏希望正哥儿,若貌相似正哥儿,

  正哥儿见月瑶盯害怕:“姐姐。”

  月瑶回,拉正哥儿:“跟姐姐走。”

  正哥儿虽聪明,很敏感。见月瑶:“姐姐走吗?”

  月瑶很摸正哥儿脸:“姐姐。姐姐照顾,才让苦。姐姐,谁欺负。”

  正哥儿乖巧月瑶,表示愿月瑶走。见穿身湖蓝色衣裳尤姨娘走。月姨娘挽坠马髻,插支银簪,鬓角别两朵精致绢制绢花。。

  尤姨娘虽抹胭涂粉。哀伤。滋润。三姨娘,另外两江南伯处理尤姨娘正哥儿,被处理

  月瑶利芒闪,很快恢复。快神色变化。父亲孝,尤姨娘倒倒雅兴。月瑶记正哥儿久,尤姨娘改嫁。据外头正头娘错。

  尤姨娘见月瑶,场吓给月瑶礼:“婢妾姑娘。婢妾请赎罪姑娘。”完眼睛由望向月瑶拉正哥儿颤,三姑娘做什带正哥儿走吗?

  月瑶装尤姨娘眼,很:“正哥儿爹唯嗣,,辛苦尤姨娘。”虽姨娘废话。客套话少。

  尤姨娘腿软,很快扬:“姑娘,。将正哥儿放身边岂姑娘受累?”正哥儿放身边,便利。正哥儿少爷,份例。再等将正哥儿长孝顺

  月瑶冷冷:“正哥儿弟弟,教导弟弟职责,何受累。倒姨娘倒甚啊!姨娘京城少。”古代,长姐母,亲教导弟弟比比皆,更二房。月瑶江南名气老夫月瑶话,立即首肯月瑶。原因月瑶足任务。

  尤姨娘听月瑶话吓差点跳。月瑶讥讽少。根本二老爷跟二夫世伤葬身。尤姨娘三姑娘变此尖酸刻薄。尤姨娘连忙叫屈:“姑娘,冤枉。婢妾老爷夫念经。丝毫懈怠。”

  月瑶眼嘲讽。念经,念经。真笑话。月瑶戏,浪费间。拉正哥儿准备离

  却尤姨娘拉正哥儿衣角,哭悲伤:“正哥儿,姨娘命根姨娘啊。,姨娘办?”

  正哥儿犹豫,紧紧抓月瑶像很害怕月瑶,再将扔回给

  月瑶正哥儿尤姨娘冷笑声。却并接尤姨娘话,跟父亲妾室争吵身份。月瑶望向直沉默郑妈妈:“妈妈,劳烦处置。”完,月瑶尤姨娘眼。拉正哥儿走

  郑妈妈见月瑶方式,直突突。姑娘什强势姑娘太悲痛,直沉浸经书管外务,三姑娘。其实三姑娘本身强势。

  郑妈妈听闻三姑娘书呆气,此认却变实与传闻

  郑妈妈,立即吆喝丫鬟婆:“做什赶紧拉?”三姑娘府邸,虽爹娘老夫三姑娘眼珠般待今三姑娘强势,

  跟丫鬟婆立即拉尤姨娘。

  郑妈妈见尤姨娘死拽,嘴东西。脸色:“尤姨娘,老夫已经应诺三姑娘亲教导廷正少爷。姨娘府邸,该知规矩。”老夫,别姨娘,老爷跟二话敢再幺蛾,老夫话,直接二句话。

  尤姨娘原本月瑶潮,老夫准许。连府,老夫效果等皇帝圣旨。谁敢违背。立即松

  月瑶顺利将正哥儿带走。走,月瑶察觉正哥儿越走越慢。甚至眉头。忙停,柔声问“怎脚疼?”

  正哥儿摇摇头。

  月瑶抱真哥儿,身体孱弱,加,抱正哥儿。暮秋抱正哥儿,正哥儿。花蕾抱,巴巴月瑶,死,姐姐

  月瑶恐慌,感受害怕。蹲,给正哥儿脱见脚长长,此正冒血。

  月瑶抱廷正,眼泪刷刷掉。廷正忽视早早夭折姐姐尽职,九泉父母。月瑶眼泪早流干眼泪。流泪代表痛,代表希望。

  廷正给月瑶擦眼泪,低低:“姐姐,哭。。姐姐别哭。”嘴姐姐哭,眼泪汪汪。

  花蕾跟暮秋月瑶此伤,两劝解

  月瑶止住眼泪,轻声:“既姐姐背?”

  暮秋本阻止,却被花蕾给阻拦住。花蕾暮秋耳朵边嘀咕:“虽合规矩,增进姐弟俩。跟正哥儿感正哥儿姑娘。”

  暮秋

  正哥儿本,却见月瑶蹲月瑶瘦弱月瑶脑袋贴月瑶。低低叫声:“姐姐,。”

  月瑶全身震,差点控制住落泪将眼底眼泪吞回。未很长,姐弟两路很艰辛。让正哥儿平安长,让平平安安顺顺利利,认真筹谋。

  暮秋站边非常担月瑶,劝。伺候月瑶丫鬟婆,姑娘认准更改主花蕾初特别点。

  劝,千万摔摔两怕姑娘摔倒,摔摔两。

  郑妈妈月瑶疑惑。三姑娘才府邸清高像足二老爷。待弟弟,哪清高。传闻靠谱。

  郑妈妈月瑶,眼底疑惑。姑娘除偶尔给老夫请安,闭门抄写佛经转变

  月瑶走很慢,实话,二门庵堂将身体养法,方回京城问题。身体很虚弱,加。背正哥儿走路额头汗。

  正哥儿见月瑶辛苦:“姐姐,走吧!。”

  月瑶听话,责。混帐。正哥儿血脉相连亲姐弟,,怎管。怎照顾正哥儿呢!

  月瑶话,花蕾先:“正少爷,让奴婢背,让姑娘歇息。少爷放,姑娘身边。”

  正哥儿月瑶哭,月瑶流眼泪:“姐姐,背。”

  月瑶点头,。再背晕倒。晕倒关系,关系怕祖母认身体适合教导正哥儿。院,

  月瑶将正哥儿放。花蕾背正哥儿,暮秋扶月瑶,兰溪院。

  守院丫鬟月瑶带回男孩,很吃惊。等花蕾廷正少爷,。花蕾立即吩咐:“将厢房收拾。”

  古妈妈消息,月瑶潮。房间见月瑶真正哥儿接回。唬脸色

  月瑶古妈妈闪烁耳朵边正哥儿身卑贱,木讷呆滞。因话,让视甚高正哥儿。花蕾几次,厌恶,正哥儿问。正哥儿早夭折,扒外恶妇占责任。

  月瑶眼狠色。卖主求荣东西身边

  暮秋侧吩咐打热水。”

  月瑶:“冬晴,匹青缎拿立即敢给正哥儿做身衣裳身衣裳穿。”,夏衣裳简单。几丫鬟缝制两套

  月瑶身边丫鬟,暮秋跟花蕾;四二等丫鬟冬晴,冬梅,细娟,细雨。六丫鬟马氏精月瑶挑选

  冬晴忙库房寻布。马氏嫁妆,田庄铺契约老夫马氏其陪嫁,比首饰什,老夫兰溪园,放月瑶思。

  月瑶亲正哥儿沐浴。细娟跟细雨旁边帮忙。暮秋跟花蕾,冬晴等几二等丫鬟正哥儿入住欢迎。姑娘每抄孝经,每陷入悲伤致身体越越差,昏迷两次。姑娘吊胆正少爷,姑娘照顾正少爷,分担力,悲痛相应减少

  月瑶正跟正哥儿话,莫氏

  月瑶亲迎接莫氏,见莫氏换身丁香色蝴蝶葡萄纹袄湖杭素综裙。慈爱笑容,副菩萨相。

  月瑶莫氏福福身:“伯母。”

  莫氏走慈爱:“,跟伯母客气做什?跟伯母。”

  月瑶费劲,才忍耐住厌恶。低头腼腆:“伯母管理府邸已经很辛苦。月瑶怎打扰伯母,。”若廷正合身衣服穿。全部菜碟,莫氏若,廷正苦头。其实陷入误区,很细节莫氏并非真善。

  孝字,让莫氏脸抽。听听,话怎别扭。孝顺,亲身父母才孝顺词眼。伯母字眼。

  莫氏笑拍月瑶背:“知孝顺孩伯母再忙,。月瑶,与伯母实话,谁欺负?”

  月瑶摇头:“祖母与伯母护,谁欺负。再者府邸敢欺主。”确实真话。退亲钱财全部被刮走府邸怠慢价值,莫氏亏待

  莫氏见月瑶确实,犹豫。婆母试探月瑶态度。

  莫氏通,丫头身边。莫氏正哥儿。傻愣愣,走向清高瑶丫头。莫非身边挑衅该呀!莫氏清楚月瑶路数

  月瑶见莫氏副思索莫氏特遭,怕正哥儿身边变故。将正哥儿挪正哥儿身边放信任。姐弟俩刚刚见让廷正

  月瑶握带悲戚色:“伯母,刚才欺负正哥儿候,很难做姐姐,竟弟弟每饱,饿骂,甚至。幸母亲托梦给,正哥儿三长两短,爹爹唯血脉抄写再孝经,?”外物,眼泪啪啪掉。

  莫氏愣。

  ------题外话------

  台暂争取十点文。

神奇推荐位
  • 锦绣田园之一品女司农

    倾情一诺 / 著

    原以为是古代几日游,没想到却步步踏进一个又一个迷局中,虽说她农业专家的本事不假,又有...

  • 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

    楚正秋 / 著

    【种田爽文,温馨甜宠,一对一,男女主双洁】姚瑶穿越了,变成了村里傻妞姚二丫。破屋烂床...

  • 重生之毒女世子妃

    宝贝鹿鹿 / 著

    前世,当一杯毒酒放在凤倾城面前之时,她才明白自己这一辈子错的有多么离谱。本以为他自己...

  • 侯门医妃有点毒

    我吃元宝 / 著

    皇孙刘诏选妻,提笔一挥,圈下顾玖的名字,坚定地说道:“我要娶她!”皇上下旨赐婚。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