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继承了老公的神位

第48章 迷雾之蜃

灵船。

宓八月走出洗浴室的门就听到房间设铃在响,说明此时门外有人敲门拜访。

她往房门走去时,看见放置在桌上的挂月剑。

一个恍惚,才想起来这些天事情多,竟然忘记了和屠雅宁隔天还剑的约定。

把挂月剑拿上,宓八月拉开房门。

“说不准人家就在灵感关头,被打断了还要怪我们打扰呢……”

孙瑶乐话说到了一半,姜狩听见声响望来,“八月!”

宓八月说:“抱歉,的确陷入灵感里没听到动静。”

孙瑶乐表情扭曲了下。

姜狩道:“啊?你这么多天没出来,我担心出了什么事。那我们真的打扰到你了?”

“没有。”宓八月说:“是有什么事?”

姜狩说:“这两日灵船接近迷雾一线牵的地界,随时可能遇到传说的迷雾之蜃,要错过就太可惜了。”

传说的迷雾之蜃?

宓八月学他露出几分急切的模样,“原来到这里了?幸好你来喊我,我还了剑就去。”

“屠雅宁肯定也在甲板上,我们直接去那里。”姜狩说。

宓八月:“好。”

几人匆匆往甲板去。

果然如姜狩所说,屠雅宁就在露天甲板上。

一身蓝色劲装的少年在云墨大陆队伍里也是最突出的一个。

宓八月不知道她同样是旁人眼中,一出现就是最吸引人瞩目的一员。

有人喊到她的名字,宓八月直径走向云墨队伍。

屠雅宁已经转身看到她,站在原地等她走到跟前。

宓八月把挂月剑递过去,“抱歉,有事耽搁了。”

屠雅宁摇头表示不在意。

旁边谢浪说:“在灵船上能有什么事耽搁。”

的确是自己没按约定时间归还,宓八月对谢浪这个程度埋汰并不在意。

跟着一起来的姜狩反驳道:“八月来灵感,你羡慕吗。”

谢浪……谢浪就真的挺羡慕的。

“哇——————!”

忽的,四周骚动迭起。

“快看,快看!”

“那就是迷雾之蜃?好漂亮啊!”

少年少女们纷纷往甲板边缘跑,朝一个方向张望去。

宓八月原地遥望,看见远方地平线一样的海面上云雾翻滚,将整个地平线覆盖。

驻船灵师突然高声说:“小家伙们,我劝你们别乱看,这可是真正的王级怪谈,一不小心着了道,没人救得了你们。”

这位灵师话音刚落下,人群里就有个少年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四周少年少女惊得一哄而散,看见倒地的少年脸色青白,双眼圆瞪,像是看到什么极恐怖的东西,被生生吓死了!?

船上侍者走过来给他摸脉探气,确定少年真的已经死了。

灵师得知,只轻描淡写的说:“这点胆气,入了灵州也不成气候,处理了吧。”

众人便见侍者将少年尸体直接投入海中。

这样的残酷景象把正兴奋的年少男女们情绪压了回去。

他们不明白地上少年怎么突然就吓死了,灵师的态度又为何如此冷酷。

在凡俗大陆生有灵觉的他们都是被视为天才,脱凡士的天骄,此时在船上灵师的口吻里却形同物件。

“爷爷说迷雾之蜃形态无数,在它真正出现之前,每个人看到的都不同。”姜狩低声说:“不知道云墨的那个人看到了什么。”

孙瑶乐说:“管他看见了什么,灵师大人说得没错,能被所见之物生生吓死,这样胆小之辈注定不会有出息。”

她说完发现没有人附和自己,脸色又变得不愉快。

随着灵船前进,船上众人逐渐感觉到空气中漂浮的云雾,如丝如絮,细腻又不可捉摸。

宓八月张开五指,看着烟雾从指尖穿梭,鼻尖闻到若有若无的湿润海腥味。

周围静得不正常。

宓八月扭头环顾周围,发现身边每个人的表情都像是被迷了魂。

姜狩神色悲壮,孙瑶乐满面春光,宓六雨泪流满面,牧焱浑身痉挛,气息不畅。

不止是他们,别处的少年少女们各个双眼发直,无声陷入迷梦之中。

宓八月看到前方灵师汇聚在一起,戴着白色面具的索无常也在里面。

恰好索无常转头朝她这个方向望过来,两人对视,宓八月发现索无常应该是惊讶了下的。

她向对方走过去。

灵师团体就发现她的动静。

之前作证过她和屠雅宁比斗的那位灵师笑道:“小友果然与众不同,此趟去灵州必是鱼跃龙门海天阔。”

这是示好。

宓八月笑道:“借大人吉言。”

灵师说:“我来自银环府,小友哪日要是觉得无常殿待得不舒服,可以来银环府看看。”

她是跟索无常一起上船的,这位银环府灵师理所当然的认为她往灵州的去处就是无常殿。

宓八月点头接了这份橄榄枝,没解释自己和索无常的关系。

她走到索无常旁边,索无常问:“你看见了什么?”

宓八月什么都没看到,但是她不知道答案是否正常,所以只是摇头,让索无常自行去脑补。

索无常果然自行理解了她摇头的意思,说:“迷雾之蜃的蜃气福祸相依,只要扛过去就是锻人心智灵觉的好东西,从凡俗大陆来的人见闻少,灵觉纯净,遭到的蜃楼幻象也不强,是难得的机遇。”

那位银环府的灵师也说:“没错,哪像我们只能灵罩护体,不敢吸入一丝蜃气,多看一眼蜃雾,一不小心就会沉沦万丈蜃海里直到身死不知。”

他看向宓八月,笑眯眯的说道:“我看小友非常人,与其用宝贝护体,不如试试这机遇。”

宓八月脸上适时的做出思索状,实际心思转动,她并没有刻意用什么宝贝护体,而是从头到尾都没感觉到这迷雾之蜃的蜃气对她有什么作用。

“咦,流光阙这会真抓到个好苗子,云墨来的小子第一个醒了。”

宓八月听到一位灵师的话语,扭头回望。

屠雅宁单膝跪地,手抓着挂月剑,果然清醒了,只是好像半晌还站不起来。

他抬头四看,看到宓八月这边后就定住不动了。

宓八月对他点下头,算是打过招呼就重新望向灵船前方。

本来能看见的海面风景突然被浓雾彻底覆盖。

“噤声!”这时领头的灵师喝道。

宓八月感觉到包括身边索无常在内的灵师都绷紧了身体。

呼~

仿佛有人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

宓八月侧眸。

什么都没有。

然而无数的窃窃私语由远至近。

有男有女有少年有女童,有喜有悲有怒有怨。

无数声音汇聚,找不到头,听不到尾。

一个真实的闷哼声在旁边响起。

宓八月垂眸瞥去,见索无常垂在身侧紧握的拳头青筋凸起,说明现在很辛苦。

再不动声色的打量能看到的其他人,那位银环府的灵师脸色忍得狰狞。

一丝疑虑在她心底升起。

她除了觉得那些背景音杂了点外,并没有什么难受。

领头灵师高声一句,“迷雾渺渺幻无穷,蜃影叠叠入沧溟!”

窃语休止。

云雾静浮。

一只独眼睁开,如撕裂这片云雾天地,眼珠深蓝旋转着漩涡,能看见滔天巨浪在其中翻滚,电闪雷鸣震耳欲聋。

它看着灵船。

灵船在它面前小如蝼蚁。

摇摇晃晃,一不小心就要坠入这眼中森罗万象。

水千澈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