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满级真千金:一品女法医

055 百官宴

程雪莲往旁边让了让,叫新糯先过去,才道:“做了些牛舌糕,给祖母尝一尝。妹妹学好礼仪要回了?”

她说话间,已经看到新糯手里拿着的钗子,眼神有些闪烁。

新糯把手里的钗子抛了抛,笑道:“大姐快去吧,祖母那儿正巧有好东西呢。”

程雪莲笑了笑,说道:“我来孝敬祖母,可不是为了好东西。”

她一副很随和的玩笑姿态,这么一句话很难让人体会出嘲讽的意味来,但新糯偏偏是个杠精,一点儿都不接受这个玩笑。

“原来这样,那大姐的那份不如给我?”

程雪莲手心一紧,这个臭丫头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黄鹂忙插话打岔,道:“长者赐不可辞,二小姐这样,老夫人知道了只怕要说您呢。”

新糯嗤了一声,“不想给就直说。”

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

便是背影,也满满的透着刁蛮,不,说刁蛮都是抬举。

黄鹂低声跟大小姐说道:“二小姐这样,怎么就跟乡下那些泼妇似的?”

“住口,”程雪莲严肃制止了黄鹂,转身道:“进去什么都不要说。”

不过门口的这一幕,已经有丫鬟先给程老夫人报了进去。

程老夫人深深叹口气,跟旁边的陈嬷嬷道:“俗话说三岁定老,那丫头长在乡下,已经养成了那泼辣上不得台面的性子,这提着耳朵教了这么多天,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陈嬷嬷笑道:“老夫人别担心,二姑娘长得好,总有人愿意忽视她的这些缺点。”

此时,外面小丫鬟通报道:“老夫人,大小姐求见。”

程老夫人看向外面,说道:“家里这些女孩子,也只有莲儿最沉稳知进退,但出身上差太多,容貌上也不足。日后,最多嫁给一个寒门举子。若有运道,以后指不定能做个官太太。”

陈嬷嬷奉承道:“那也不怕,到底是正头娘子。再说,这不是还有您给大小姐谋算吗?”

程老夫人笑了笑,摆手,向外道:“叫她进来吧。”

---

六月初一,一连几日都清朗的天空,却是被层层叠叠浓厚的云彩所覆盖,新糯起来的时候,东边天空还有一片明亮的朝霞。

等到她洗漱好,换上缠枝牡丹的果绿色新衣,那片霞光已经即将为周边的云彩所遮,云彩很厚,被朝阳映出明暗分层十分明显的层次感。

新糯站在门口,举起手,很自然的就用手指框住东边的景色。

隔壁房间,新老爷子坐在半开的窗子里,见此提醒道:“糯儿,那程老夫人的下人都来了两趟了,可没时间让你画画了。”

小孙女儿从小就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才一岁左右,小米牙还没长齐呢,便会伸着胖乎乎的小手盖在眼睛周围,框来框去的。

他和老婆子好奇,问她,没想到说话还含糊的小家伙就跟他们说:“画画。”

然后他给小家伙找了一个画山水画一绝的老先生,这是从小便学的。

新糯放下手,跑到隔壁窗边,问道:“爷爷,你去过宫里吗?”

老头子虽然装的好,但新糯从他来往的朋友中知道,这老头儿绝对不简单。

新老爷子笑道:“真看得起你爷爷,皇宫大内样的地方,岂是一般人能去的?”

“我师父就去过,”新糯说道。

“你听那老小子吹牛,”新老爷子一脸笃定的对孙女儿道:“他绝对是唬你的。”

新糯说道:“师父还说过,御膳房做的芙蓉蛋羹最好吃。”

新老爷子笑道:“那你今天就去宫里了,找机会看看,有没有最好吃的芙蓉蛋羹。”说完了又想起来,糯儿这性子本来已够天不怕地不怕的了,忙又补充一句:“不过那是皇宫,你别四处乱跑。”

新糯答应了。

这时候梨园门口又有人来,是程雪瑶那边的丫鬟,说道:“二小姐,我们小姐叫来通知你,马车要走了。”

百官宴在大月皇城的主体建筑朗月殿内举行,这是个十分宽敞开阔的殿宇,回声设计都是参照皇帝每日上朝的启泰殿而成,主位高台上的主人用稍大的音量说话,下面便听得清清楚楚。

“这一处大殿,只比前朝的启泰殿小了那么一点,容纳五千人是绰绰有余的。”

因为有后宫金帖,今天程家内眷都来了,程夫人搀扶着程老夫人走在最前面,程雪瑶程雪兰紧跟着,后面便是新糯和不爱出风头的程雪莲、清高不流俗的程雪云。

程雪莲正低声给新糯介绍这个朗月殿,走在前面的程雪瑶回头,伸出手指放在唇边,嘘了声。

那意思是别说话。

周围来来往往的不是宫人就是其他人家的女眷,程雪瑶这么一个动作,好些人都看见了,程雪莲份外尴尬。

新糯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在乌泱泱的人群中,看见了楚卫,当下便迈动脚步过去。

“你干什么去?”程雪莲拉住新糯,“宫里宴会规矩甚严,你不要到处乱跑。”

新糯便只朝楚卫挥了挥手。

楚卫跟随母亲进来,就看见这个小丫头了,回以一笑。

庐阳公主周燕回已经在座位上坐下,正跟左边的勋爵夫人打招呼,注意到儿子朝一个方向笑了下,赶紧就把目光追过去。

也不知儿子看的是不是那个果绿衣衫的姑娘,反正她一眼是看见那姑娘了。

“那是谁家的姑娘,长得真好。”周燕回问旁边的丈夫。

楚承看了眼,说道:“那不是吏部侍郎程浦吗?是不是,他家那个才找回来的女儿?”

周燕回就有些迟疑了,看看儿子,又看看位置在他们后边,此时也都纷纷入座的几个姑娘,低声道:“你觉得那个姑娘怎么样?我还没见过卫儿对什么姑娘那样笑过呢。”

楚承笑道:“姑娘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儿子喜欢。”

周燕回:“有你这么惯儿子的吗?他想娶什么样的姑娘,我们也得给点意见啊。”

楚承:这怎么就要娶媳妇了?

两人正说着,坐在桌子最右边的楚卫站起身,“父亲母亲,我有事,先出去一趟。”

金鹅屏凤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