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肆爷的小祖宗真是坏透了

第3章别开门,我就躲一会儿

看清来人,徐清蝉神速融化了防备的眼神,用柔而不腻的腔调说:“我第一次来丽尚斯都,有点好奇,到处走走,一不小心就迷路了。”

“不是醉了吗,还走来这么远?”男人面部温和,嗓音却淡淡,“走吧,带你回去。”

徐清蝉直觉向来敏锐,察觉男人已经开始怀疑她,她走过去,“您谈好事了吗?”

“嗯,差不多了。”

“不是说丽尚斯都很好玩吗,你带我去上面走走吧,我刚刚听到那边很热闹。”

“你上去过了?”

“嗯,路过看了一眼,有点惶恐,一个人不敢逗留,想下来找你,但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男人睨着她委屈低落的模样,声线柔了些,“走吧,想去玩我带你去。”

肩侧扶上一只手,狼爪子藏不住了。

披着羊皮的狼也是狼。

徐清蝉咬了咬后槽牙,没事,忍一时风平浪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喜欢这里?”男人侧着头,气息故意往她耳廓吹。

暗处,某人的小拳头已经握紧了。

她还是忍着,“嗯,喜欢。”

“既然喜欢,今晚就别回去了?”

咸猪手不再是轻轻搭着她肩膀,还动手捏了捏她手臂的软肉。

上了台阶,那只手隐隐有往里移的趋势。

妈的。

“你大爷的,老色鬼!”

徐清蝉抓住那只作恶的手往后一折,曲起膝盖朝他腹部顶去,一通惨叫后男人像垃圾般倒在台阶上。

“……贱人!”

女人冷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最讨厌你这种肥头大耳的猪了,有几个臭钱了不起?把我当你侄女?你对你侄女也是这样的吗?真是令人作呕。”

打了人出了气,她没多做停留。

这个男人身份不凡她自然知道,得赶紧溜,不然一会儿麻烦大了。

刚跑下楼梯,迎面遇上两个黑衣正装的魁梧男人,心下暗叫不好。

果然,下一秒,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是扒手,给我抓住她!”

前方道路不通,只能往回跑,男人已经站了起来,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徐清蝉没把他放在眼里,经过他身边时反推了他一把,迅速逃往上层。

身后两个黑衣男人动作神速,回头看了一眼,她眉心微跳。

果然是最豪华的会所,丽尚斯都的保镖身手不凡。

管理者是花了大价钱的。

等她以后发达了也要请这么专业厉害的保镖。

舞池那边人多眼杂,跑过去说不定就被群起而攻之了,最好的方法是在回廊里兜兜绕绕甩掉他们。

她不清楚建筑的规划布局,只靠直觉和运气跑,还好,没遇上死路。

这个建筑的设计者真棒,她怎么跑都有路。

不过,也在富丽堂皇的会所里绕晕了。

这边光线有点昏魅,前方好像有间房门没关好。

眼疾手快地挤进去,将心跳与外面的脚步声隔绝开来。

靠着房门喘了两口气,呼吸间有股清冽的味道直冲肺腑。

一种很好闻的香水,后调是雪松和冷杉。

黑暗中,徐清蝉咽了咽喉。

察觉到了陌生的气息。

她前面有个人,男人。

刚刚进门时太紧张,注意力在外面,没能第一时间发现。

堂而皇之地进了别人的房间,确实很没有礼貌。

“那个……”

“开门!”

中年男人带着两个保镖已经到了门外。

“拜托,”徐清蝉看着黑暗里高大的轮廓,开口,“别开门,我就躲一会儿。”

男人像没听到似的,要去开门,她往门把手移了移,身子贴着房门,挡住对方的动作。

“我不是这里的人,是外面的坏人强行带进会所的,他抓到我会把我卖了的,你行行好,就让我躲一会儿吧。”

窗外昏暗的光线照进来,只能勉勉强强看到她戴着个面具。

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淡淡道:“他们不敢进来。”

眼睛勉强适应了黑暗环境,背着光的男人轮廓高大,察觉他没有恶意,鬼使神差的,徐清蝉退开了。

房门打开,看清男子的面容,门外的三人都有些怔愣。

两个保镖看见自家老板,整整齐齐地鞠了一躬,“肆爷。”

沈罗惊讶过后笑着问:“阿肆怎么在这里?”

“二叔这是?”

“噢,有只不听话的小猫不见了,他们俩说好像看见钻进这间房了。”

祁肆淡淡瞥了眼房门,“有吗?”

俩保镖微垂着头,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好像看错了,它应该是往走廊跑了……”

男人黑眸沉静地落在两个保镖身上,“一只小猫而已,要两个保镖来追,丽尚斯都是养闲人的地方?”

保镖们大气不敢出,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们是会所的安保组,不是沈罗的私人保镖。

肆爷向来不喜欢沈家的人,他们还被人这么使唤,这份工作可能要不保。

指桑骂槐,沈罗心里虽然有点不爽,但脸上堆着的笑一点都不敢松懈。

“怪我怪我,小猫太调皮挠了我一下,我怕它到处乱跑伤到别人,这才让他们帮忙。”

“二叔最近不是忙着处理供应商加盟的事,怎么有闲心来这边?”

沈罗干笑两声,“谈了一下午,晚上也约了恒威电器的副总,刚刚谈完没多久。”

“辛苦二叔。”

“应该的。”

“恒威的朱总还在这里?”

“在的。”

“我去问候一句。”

看着男人修长的身影,沈罗张了张嘴。

他找朱仁直做什么?

一个小小的供应商副总还轮不到他去问候吧?

以往都是别人挤破脑袋想见他一面见不到,今天的祁肆有点奇怪。

门外没声音之后徐清蝉才探着脑袋出来。

刚刚那个男人好像地位很高,咸猪手都对他卑躬屈膝,听口气,他是丽尚斯都的高层。

叫,四爷。

嗯,好人。

好像还是个挺有魅力的男人。

刚刚引起这么大动静,会所里不宜久留。

本想溜出去在外面找个暗处蹲李树,看到泛白的天边,她才惊觉折腾了一晚上。

蹲了半小时,不见李树的身影,他可能已经走了,又或许准备在里面过夜。

放长线钓大鱼,还得慢慢来,先回去睡觉。

回家洗完澡,一觉睡到下午一点。

正做着身价千亿的美梦,手机铃声夺命一般响起。

摸到手机划开接听,她用标准的口语低骂:“You‘reanasshole!”

——你这个混蛋!

倪虹反复看了两遍手机才确定没打错人。

刚刚骂她混蛋的人是那个她最器重的,清冷文静有礼貌的徐清蝉?

她挑眉,“你刚刚说什么?”

听着这声音。

好像是自己经纪人。

迷糊间,徐清蝉倏地反应过来。

“喂?虹姐,我刚刚练口语呢。”

虹姐皮笑肉不笑,“学这么粗糙的俚语,你是打算以后参加综艺出口成脏吗?”

“没有,就是学点地道的口语,以后去外面旅游遇到坏人可以骂他几句,虹姐你这么早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好早哦,生产队的驴都不敢像你这么歇。”

闻言,徐清蝉看了眼时间,13:30.

怪不得胃不舒服呢,原来都到这时候了。

“昨晚练瑜伽练太狠,一沾上床身体就陷入深度睡眠了……”

倪虹也不想再像个老妈子一样追究,“这两天养好你的皮肤,保持最好的状态,后天接你去跨年盛典。”

徐清蝉怔了两秒,“争取到了?”

“嗯,这两天不要熬夜,记得每天敷面膜,还有保持你的体重,一定要以最好的状态露脸!这可是你第一次出现在正式场合。”

既然有机会,那没有不抓住的道理,她一一照做了。

盛典那天虹姐带她去化妆换了礼服,晚上七点就入了场。

她自然只能坐在观众席最后一排,台上大咖明星们表演得热火朝天,认真看了两小时演出后忽然有点犯困。

晃了晃脑袋,目光无聊地往前面扫了一圈,坐在最前面那些都是国内有名的大明星大导演,业内有名的老艺术家等。

下一秒,她目光霍然顿住。

饶是在那么多身姿华丽光彩照人的明星堆里,某个笔挺的背影也瞬间脱颖而出。

男人西装革履,坐姿挺拔端正,轮廓硬朗卓绝,哪怕隔了这么远,她都能隐约感觉到他身上疏淡的气质。

观众席光线很暗,他又戴了口罩,看不清长相。

徐清蝉后来已经没有多少心思看表演,视线随意地落在男人身上,移不开眼。

看这背影,他长得肯定很帅。

不过这人是谁?

有名有姓的男明星中好像没有这么一号人物,毕竟他的气质太优越,又带着不容忽视的淡漠疏离,跟大火的几个男明星对不上号。

能坐在前排的又不会是小人物。

那应该是请来的贵宾。

边上过来一个穿黑素正装的人,那人俯身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男人起身离去。

跨年盛典是表演给全国观众看的,观众看的只是一个歌舞升平,对业内人来说,重头戏却在结束后。

明亮宴会厅里,衣着华丽的明星与业界导演品牌大亨们谈笑风生,脸上堆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嘴里说着恭维的话,倒是一派祥和。

徐清蝉被虹姐拉着问候了几个导演,她惯会做表面功夫,说话滴水不漏,倒也没出什么岔子,看到那些导演眼里的笑,她想她的表现应该是不错的。

见了几个导演后胃里有些疼,来时为了穿礼服好看只吃了一点饼干,几口红酒下肚,现在胃里火辣辣的。

跟虹姐请示了下,得到应允她便去一旁觅食,宴会上的点心做得精致,看得人食指大动。

苏斜里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