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肆爷的小祖宗真是坏透了

第2章男人的声音挺好听

回头,一个长相还算过得去的二世祖模样的男子,嘴角勾着愉悦的散笑,“美女,这么早就回家?夜生活还没开始呢。”

“不了,今天朋友没来,一个人玩没什么意思,想回家了。”

男子轻笑,“那正好,我也是一个人,咱们一起喝一杯,解解闷,交个朋友?”

徐清蝉忙着干正事,心里已经有点不耐,正想冷脸走开,余光里看见侧前方驶来一辆劳斯莱斯,微微敛了眸子。

嗓音轻柔无力,“我喝不了了,头晕,想回家睡觉,你找别人陪你喝吧……”

女人身高腿长,腰臀比被鱼尾裙勾勒的完美诱人,一头浓密乌黑的秀发遮掩下,金色狐狸面具都变得撩人至极,从她五官的轮廓和周身的气质来看,绝对是个极品美人。

听美人轻柔的调调说醉了,男人有些心猿意马,自然不想放过大好的机会,便不自觉走近了些。

“美女醉了啊,看你路都走不稳回家应该很困难吧,不如我送你回家怎么样?”

徐清蝉退后一步,“不用了……我认识路……”

“一个人回家很危险的,这年头外面很多坏人,你一个姑娘家不要随便在路边打车……”

被男人步步挨近的距离弄得连连后退,徐清蝉扭头就想跑,却差点被驶过来的劳斯莱斯撞上。

一阵急刹车的声音刺耳划过,劳斯莱斯稳稳停住,车窗降下,露出气场严肃的一张中年男人的脸。

“这是车道,不是你们谈情说爱的场合。”

徐清蝉狠狠喘了两口气,眼泛泪花地跟他道歉,“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不是在谈情说爱,我只是想回家而已,这位先生非要跟着我……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中年男子扫了眼她清晰的锁骨和纤细的腰肢,没说话,只冷着脸重新启动车子。

车子走了段路,从后视镜看去,男子又缠上女人。

熄火,下车。

中年男子走过来,目光看见扶在徐清蝉手臂的手,嗓音微凝,“没看见人姑娘不愿意?”

二世祖瞥了眼男人的着装和要开往丽尚斯都的车子方向,悻悻放了手走人。

“姑娘没事吧?”

徐清蝉抽咽一声,揉着手臂,“谢谢你,刚刚那个人抓的我好痛。”

“你一个人吗?”

“嗯,闺蜜放我鸽子没来。”

男人不动声色地观察她,单看红润的薄唇和精致的下巴都是个美人,嗓音也柔软,打扮性感,气质却安静恬淡,倒更有些反差的味道。

“我走了,先生再见……”

给他鞠了个躬,她步履凌乱地走了。

看着那把纤细的小腰和笔直的长腿,男人思忖片刻,还是迈步上前。

“有人来接你吗?”

“没,我打车回去。”

“以防再遇到刚刚的事情,如果姑娘信得过我的话,我晚点送你回去?”

徐清蝉摇头,“谢谢你的关心,不麻烦您了,我没醉,能保护好自己的。”

透过面具,捕捉到她眼里的一丝慌乱和委屈,男人心里像被小猫挠了下。

看得出来她不是经常出来玩的,胆子小,心思单纯,恰恰是这种不掩饰不做作的姿态吸引了他。

这种干净的白纸才更有滋味。

性感绝丽的外表,温软干净的性格,没有哪一个男人能抵挡住这种诱惑。

再出口的声音柔了几个度,“你放心,我不是乱七八糟的人。丽尚斯都知道吗?”

果然看见女人眼里多了一分诧异和好奇,男人很满意,继续,“你想不想进去看看,我可以带你。”

“可是,我要回……”

“我知道,我要去里面办点事,你可以玩着等我,事情结束后我送你回家,如何?”

“当然,如果你还是坚持要回家,我也可以先送你回家。”

徐清蝉晕乎乎的,“可是这样就耽搁你办事了呀。”

“无妨,照顾女孩子是应当的,我看你刚刚受的惊吓不小,现在都还很紧张吧?”

被看破,她眼里雾蒙蒙的,眸子微敛,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男人无声笑,露出这种表情多半已经放松了对他的警惕。

“可是,你为什么帮我?”

“我有个年纪和你差不多大的侄女,做点善事,希望以后她遇到类似的情况也有好心人帮她。”

几番话下来,人已经被他哄的晕晕乎乎,徐清蝉用亮盈盈的眸子看他,“谢谢你。”

成功进了丽尚斯都,中年男人带她去的包厢已经坐了几个人,看起来就是他说的要谈事情的人。

对方身边也有女郎陪着。

徐清蝉揉了揉太阳穴,“我想去趟卫生间。”

“我找人带你去。”

这个老男人心眼还不小。

她柔柔弱弱地应着好,由一位内部工作的女郎领着去了卫生间。

“漂亮小姐姐,你有卫生棉吗?我好像来姨妈了。”

隔间外的女人顿了下,“我没有,但同事应该有。”

“能麻烦你给我借一个吗?拜托了,我裙子有些沾到了。”

女人犹豫了会儿,“行吧,你等着。”

女人走后,徐清蝉偷偷溜了出来。

会所走廊迂回悠长,高阔的楼道没开主灯,只墙上亮着的复古壁灯光线昏黄,将隔几米一幅的名画衬的典雅华贵。

掏出手机扫了眼定位,不在这层。

再往前走一些是电梯,旁边有安全通道。

安全通道的楼梯是暗红色的旋梯,木质地板踩在上头,噪音降到最小。

大概是人不常走的原因,这盘暗色调的旋梯与外面的繁华喧闹隔绝开来,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严肃幽魅。

抬头往上一看,是圈圈层层的暗红,旋梯尽头隐藏在最小圈的模糊红点里。

忽然想起之前看过的一部恐怖片,主角就是在这样的旋梯上拼命往下跑,却怎么也跑不到头,一看楼层数,还在原地。

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

她走过的夜路多了去了,何况这里亮堂堂的,建筑里有那么多人。

等等。

有句话好像叫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

抿着唇拾级而上,头顶隐隐约约有声音。

再往上走两级,低沉浑厚的男声稍微清晰了些。

仰头去看,男人侧脸看不清晰,黑色西装挺阔,正举着手机打电话。

徐清蝉往里靠了些。

遇到的人越少越好,还是等他讲完电话再上去吧。

“把资产评估表发给我就行,别的你看着办,有没有面谈的必要看过再联系他。”

嗯,男人的声音挺好听。

像含着块金子在喉咙里,每个字都字正腔圆落在点上,停顿和轻重把握得很好。

掷地有声,又掺着独有的低洌,应当是身居高位的人。

真是把好嗓子,像言情广播剧的金牌配音演员,开口就让人知道谁是男主角,一条语音几万块那种大咖。

很快,好听的声音没了。

徐清蝉提起精神,快速上了楼梯,出了安全通道。

安全通道外面还有一截狭窄的走道,外面喧哗的声音掩盖不住地传进耳朵。

往前走一些,出了走道,视线开阔起来。

看清眼前景象的徐清蝉微微一顿,这真是她见过的最大的舞池。

往下看去,中间是圆形大舞池,衣香鬓影的人们在柔和的光影里跳华尔兹,四周环着数层阶梯座位,西装革履的男人们围着牌桌而坐,每人身边都有一位着装华丽的美女,桌上是堆积如山的筹码。

红艳的地毯,美貌的女郎,声色犬马的销金窟。

锅底般的设计使她能很好地观察每一处的人。

有侍应生从旁边经过,她要了杯酒端着慢悠悠走在上层,目光隐秘地扫视每一层的人们。

有好几个像她一样戴面具的人,不动声色地观察下来,都不是李树。

如果他在这里,他会做什么?

钱和女人。

应该在某个牌桌。

巡视一圈下来,目光定在第四层的某个身影,光线迷离昏暗,往下走了些才看清。

大背头圆肩膀,正是李树。

几个月不见,肥了一圈,眉心的刀痕很有识别度。

这把他好像赢了不少,把金条收进箱子里,揽着个美女起身。

徐清蝉不远不近地跟了上去。

他带着女人进了一间房,十分钟后房门再次被推开。

徐清蝉意味不明地扬了扬眉。

这位哥有点虚啊。

李树带着那手提箱出来,却不往舞池那边走了。

看他离开的神色,这家伙是要去见什么人。

穿过走道,进了内部走廊,迂回的走廊很容易跟丢人。

一个转角后,李树消失在视线里。

看着空空的走廊,徐清蝉视线落在一道房门上。

其他房间前的地毯整齐如一,而这间房外的方块地毯没摆正,且向外移了些。

有人进了房间,还是快步或跑着进去的。

时机未到,不是抓人的时候,要先查清楚李树的底细,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

刚想找个藏身之地暗中等待李树出来,耳尖听到一阵轻微的声音,她倏地回头。

男人带着审视的目光打量她,几秒后才勾唇温笑,“不是说去卫生间,怎么到这儿来了?”

眼前的女人虽然看不到面部表情,但她刚刚回头时,眼里没藏住的凌厉被他瞧的一清二楚。

那绝不是一个喝醉了酒被他哄过来的女人会有的眼神。

或者说,不是一个普通女人会有的眼神。

苏斜里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