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肆爷的小祖宗真是坏透了

第1章销金窟

帝都。

夜晚,跨江大桥的江风带着刺骨凉意,女人靠着围栏被风吹得眯了眯眸子,嘴里呼出的热气在冷夜里蒸发成茫茫白雾。

手里拎着微醺,指节被寒意冻的发白,也因此将寇色指甲显得更妖冶。

夜空黑得不见底,茫茫江面放眼望去空旷而萧瑟。

高倍夜视摄像头却把桥洞旁边下坡小路鬼鬼祟祟的两个男子拍的清清楚楚。

约莫十分钟后,两名男子原路返回,原先手里的包裹却不见了。

结束拍摄,从卡槽里取出内存卡,转换接头读取视频进手机,牙刷大的摄影机被随手扔进口袋。

寇色指尖在手机上打字。

【玉水河大桥西岸桥洞藏有货物。——y】

后面附加一段视频。

发完消息,过了三秒,将聊天记录删除,手机熄屏。

与此同时,玉水公安局内部电脑收到一封查不到属地的邮件。

“李队,那个叫y的人又有匿名举报了。”

做完一切,徐清蝉往嘴里灌了口酒,酒精混着柠檬的香气从口腔蔓延至肺腑,不一会儿心窝都渐渐变暖。

她舒服得喟叹一声,细长眉眼融在夜色里也被染上寒意,缥缈深远。

正享受着宁静良夜,口袋里另一部手机嗡嗡响起。

取了鸭舌帽,对镜整理了下表情,她才点了接听。

“你在外面?”虹姐看清她周围环境,“大晚上不在公寓练瑜伽,乱跑什么?”

“睡不着,出来夜跑。”

“谁夜跑会半夜十二点跑?”

“失眠嘛。”

倪虹恨铁不成钢地扶额,“你怎么一点女艺人的自觉和职业素养都没有,早睡早起保持好的肌肤状态明白吗?需要我给你科普熬夜的十大危害吗?”

徐清蝉微微叹气,“不是熬……”

算了。

“知道了,我以后一定早睡早起不熬夜。即使是个没作品没粉丝没背景的新人也会牢记自己的使命好好努力不松懈,维持身材颜值提高业务能力,私生活简单干净不让以后的无良媒体挖到丁点黑历史,爱惜自己的羽毛做个德艺双馨的艺人。”一口气说完虹姐爱听的大饼话,很顺溜地接上,“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是我有工作了吗?”

“倒不是工作,我在帮你争取一个跨年盛典的观众席名额,盛典结束后可以去参加晚宴。那里众星云集,也聚集了很多行业大佬导演品牌方什么的,带你去见见世面,顺便混个眼熟,要是被那些导演一眼相中,合作不就来了。”

听起来是很好,不过那种地方是她这种刚入行不久的小新人可以去的吗?

“有把握能去吗?”

“我正好认识其中一个负责人,明天约他出去吃顿饭,这事儿有八成的几率能成。所以你最近老老实实在住处待着,练练瑜伽,对镜练习下表情,培养培养业务能力。我尽量多给你找点机会。”

徐清蝉点头,“好,辛苦虹姐。”

“知道我辛苦就好,新进公司这群艺人中我最看好的就是你了,你要争气啊,以你的条件绝对可以杀出一条血路来。”

一阵夜风吹过,将女人两侧脸的八字刘海拂乱,明艳深邃的五官在微暗的路灯下照样忽视不掉的惊绝和冲击力。

她挑了挑眉,心情似乎不错,“那我努力做匹黑马吧。”

冬季深夜鲜少有车辆路过,所以余光里发觉远处有车辆行驶过来时徐清蝉下意识看了过去。

一辆黑色迈巴赫,流线型车身充满了力量和质感,低调又肃穆。

宽大的车头和车前轮防尘罩显得复古而凶悍,巨大而醒目的迈巴赫标志搭配上镀铬散热器格栅藏不住的奢华,而镶嵌在拱起的前轮防尘罩上的凤眼形组合前大灯,就像猛兽的眼睛。

对,就像猛兽,蛰伏在夜间出行的猛兽,不可忽视的力量和神秘感,带着绝对的威严。

徐清蝉在心里感叹了声,这车她不吃不喝工作一百年都买不起,车里坐着的人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

这么想着,视线朝车里看去。

驾驶座是个年轻男人,一身西装革履,侧颜轮廓俊朗,倒是矜贵沉稳,一看就是做大事的。

迈巴赫经过眼前时,路灯照射下她看到车后座有道阴影,因为没开窗探不到里面人的长相,恍惚之间只觉得那阴影高大而笔直,坐的很端正。

挂了电话将最后一口酒喝完,徐清蝉在原地站了三秒,突然心血来潮想回去练瑜伽,本来今天不想动的,突然就有动力了。

她也想买豪车。

——

因为想买豪车的动力驱使,她最近在公寓里练瑜伽学唱歌学表演,做足了一个艺人该有的努力的样子。

这天夜里,角落那台满是代码的电脑页面倏地变红,出现信号定位。

徐清蝉眼眸一眯,扔掉手里的开肩拉伸器,看清定位地点后换上一身黑色鱼尾裙,涂上暗红的唇彩出了门。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帝都纸醉金迷的娱乐城。

北城一带是富人区,精确点来说是属于上流阶层的辖区,也是帝都的经济中心,极奢极华。

这一带的商业街,写字楼大厦,各种娱乐会所都归传说中的财阀家族所有。

而这座娱乐城里,地标性的建筑,是那栋叫丽尚斯都的会所。

丽尚斯都是所有奢华娱乐会所中最闻名于世的一个,就连徐清蝉这种普通小老百姓都耳熟能详的存在。

一到夜晚便灯火通明,宏伟壮丽地立在娱乐城中心,是衣香鬓影的上流名门们以进出为傲的销金窟。

普通人对那里的奢靡、神秘带着无限的想象和向往,也因此,它成了上流社会的代名词。

看着不远处的豪华会所,徐清蝉微微蹙眉,那地方可不是李树随便砸钱就能进去的。

他一个偷鸡摸狗的草包,没有点关系怕是花光家底也无法踏足半步。

要么,他的手机被别人拾到了,要么……

他的身份没那么简单,他后面有人,还是有权势的人。

大理石雕塑下,西装端正的男人搂着美人走到门前,值守的工作人员看了眼男人手里的贵宾卡,颔首放行。

看着这一幕,徐清蝉唇角微翘。

美人计。

这个她熟。

包里的舞会面具派上用场,戴上狐狸眼的面具,她去旁边酒吧忍痛买了杯酒。

酒液沾染了颈侧和发丝,换上迷蒙的眼神,她踩着不是很稳的脚步出了酒吧。

刚走没几步,肩头被人拍了下。

苏斜里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