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烈焰燎唇

001 小孩,你跟我一起跳

江城大学。

图书馆被厚厚的浓烟包裹。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烈火冲天而上。

被困在楼里的人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四下逃窜,一时间,叫声、哭喊声、踩踏声响成一片。

贴地的火舌舔舐着最近的物品,吐出刺鼻怪异的气味。浓烟扑面,本就喘息艰难的众人呛得直流眼泪。

四楼,团团黑烟里,依稀可见一个瘦弱娇小的背影。只觉得有一股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简落晃悠悠地走着,想要寻找一处温度稍低的地方。

起火的地点就在楼下,因此,如今的她,和身处炼狱没什么区别。

只觉得本就虚弱的她咳嗽声不断,尽管现在她口唇焦渴、酷热难耐,但她依旧在心底鼓励自己,不要倒下。

可、她真的坚持不住了......

难道,真的要一个人,闷死在这儿吗?

简落倒下的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一个身穿隔热服、头戴防火罩的高大人影,强行破门,穿过层层浓烟,冲到自己面前......

陆隽将女孩护在怀里,拍了拍她的脸,喊道:“小孩!醒醒!”

见女孩没有反应,连忙将其抱起,向门外跑去......

“不好了,队长!下楼的路被堵了!”程奕阳急急忙忙地跑上来,说道。

面罩下,男人目光深邃,思索片刻,决定道:“去五楼。”

说完,他抱着简落,朝五楼跑去......

来到西北角的一处窗户前,陆隽将简落放到程奕阳怀里,拿出专业绳索准备往两人身上套。

“你先下去,我去看还有没有被困人员。”程奕阳将简落推到陆隽怀里,随即就走。

“回来。”陆隽对着他的背影喊。

他声音低沉,语气严肃,有种莫名的威严。

可程奕阳已经走远了。

这时,简落有点苏醒的迹象。

她掀了掀沉重的眼皮,感觉自己躺在一个坚实的怀抱里,有些不确定地伸手摸了摸。真实的触感让她确定自己是真的得救了。

“醒了?”

简落虚弱地回了一句:“叔叔,你真的来啦......”

第一次被一个大学生叫叔叔的陆隽来不及心塞,加快手上的动作。

“别动,马上就安全了。”陆隽说。

“唔......”女孩的眼角落下一滴眼泪来。

那是劫后余生的欢喜。

陆隽见了,心里竟有些触动。他伸手,擦掉那滴晶莹的泪珠,手套上的灰尘粘到女孩白皙的皮肤上,更显娇柔。

捆绑好绳索后,陆隽将人抱到窗前,风让她又清醒了一些。

“你抱紧我,跟我一起跳。”陆隽语气温和,似乎是在鼓励。

女孩果然害怕了,本能地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她往陆隽怀里缩了缩脑袋,摇了摇头:“我、恐高。”

风吹散她的头发,刘海下,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很快噙满泪花。

“你现在需要马上治疗,下楼的通道已经堵了,这里是最快脱困的地点。如果你再犹豫,等火势蔓延到这边,你想跳都跳不了了。嗯?”

最后那个“嗯”字,带着一丝温柔。

“相信我,嗯?”

“嗯!”简落点了点头,紧闭双眼,并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不要睁眼看。

陆隽见小丫头还是好哄,于是伸出一只手,揽住她的腰身,带着她翻到窗外,另一只手抓着绳索,纵身一跃......

“啊————”简落紧紧闭着眼睛,两手死死地抓着陆隽地衣服。

失重的感觉、从高空坠落的感觉,让濒临昏迷的简落叫出了声。

但、由于太过虚弱,她的声音像只小猫一样,让人听着,觉得可怜。

围观健聪火光烟雾中跳下来的人,纷纷屏住呼吸,直到两人安全落地,才相继惊呼起来。

这简直就是电视剧里的情节啊!

......

简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送进医院的,等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病房里。

睁眼的瞬间,她就看到秦语儿一脸担心的模样,旁边的椅子上,还正襟危坐着一个陌生而又略显熟悉的人。

他穿着常服,只不过是一件平常的白色衬衫,外加一条黑色的休闲裤,穿在他身上却出奇地好看。

不仅如此,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气质,让简落感到这人一定非同寻常。

脑海里浮现出当时在火场中的情景,简落想起来了,惊喜道:“你就是是救我的那位英雄叔叔吧!”

陆隽听了,心里先是一愣,随后又感到有些心塞。

因为她在火场中叫自己“叔叔”的事,老被程奕阳拿出来调侃,加上这两天母亲催婚催得急,让他真有一种自己老了的错觉。

所以,今天来医院,他特地穿了一套显年轻的衣服,谁料,这丫头还是开口就叫“叔叔”。

“小丫头,我看上去有这么老?”陆隽忍不住问道,嘴角噙着一点笑意,看上去和刚才的气质有些反差。

简落刚要回答,就被秦语儿抢了先:“落落,你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简落深呼吸了一口气,对她摇了摇头。

“那就好。”秦语儿道:“这是江城消防大队的陆隽陆队长,是专门来找你调查火情的。还有一位同志,刚刚去买水了,还没回来。”

简落有些迷糊,乖巧地点了点头。

“陆队长,你要问什么,就尽管问吧!”

女孩面容恬静,白皙的脸蛋上还残留着病态,让人生怜。陆隽心里微微一触,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这么乖巧的女孩子。

“简小姐,根据我们调查,贵校的图书馆四楼是不对外开放的,昨天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因为我的试卷掉下去了,我想去捡。本来准备给保安叔叔打电话,却发现门开着,所以我就想着,自己进去捡。”

陆隽听了,缓缓地点了点头。

“大概是什么时候下楼的?”陆隽问。

简落回忆道:“大概三点五十的样子。”

陆隽记下时间,又问:“你打算出去的时候,大概是多久?”

“四点半?”简落也不太确定,“我没太注意时间。”

陆隽听了,觉得有些不对劲,捡一份试卷,需要这么久吗?

“当时,里面只有你一个人吗?”他问。

简落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点头说是,“我当时进去没有看到人,等我出来的时候,门就被关上了。”

林一四月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