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斗罗:转生后拿稳团宠剧本

第2章:选择

薄雾缭绕,阳光像一缕缕金色的细沙,穿过重重叠叠的树影,投洒下斑驳的光点,落在湿润的土地上。

温暖的阳光将林间沉重的雾气融化,新生的露珠悬挂在翠绿的枝叶上,顺着叶脉流下,最后滴落在一个穿着朴素,黑发黑瞳的小男孩发顶。

像是激活的机关,小男孩睁开了眼睛,眼眸中闪过一道隐隐的紫色浅光,很快又隐入眼眸深处,消失不见。

“已经这个时候了啊。”

小男孩抬头,看着远方已经朝着最顶端攀爬的旭日,站起身,拍拍衣服上沾到的草屑,叹了口气,走到树下,捞起那个与他这个小身板极为不符的大草篓,熟络的将它背起,扭头望着远方的红日,站了几分钟,才转回身,瘦小的身躯像是幽魂般腾起,每跨一步,都带着残影,无视掉山间的坑洼,踩着这种奇异的步伐,如履平地,一路直奔山下的家。

“穗穗,我摘完今天的野菜回来了。”

小男孩迈着稳健的步子,一边推开破旧的木门,一边提高了些声音朝屋内喊着。

“喊什么?这才几点?”

想象中的回应没出现,倒是另一道低沉沙哑的男声不耐的从只是隔着层破布的帘子后传出。

小男孩一顿,看着撩起帘子走出魁梧男人,张了张嘴,平静的叫了声爸爸。

一身破损衣袍穿在身上的男人拎着一个空掉的酒瓶慢慢踱步到桌边,先给自己倒了杯水,仰头一饮而尽。

阳光从窗口投进室内,照亮了男人蜡黄憔悴的五官,露出许久没有刮过胡茬。

顶着些灰尘的头发乱糟糟的像是被拱乱的鸡窝,一双泛着血丝的双目无神,目光呆滞,带着一身酒气,只是在落到他那小脸沉静,一副宠辱不惊模样的儿子身上时,浑浊的眼底才悄然闪过一抹暗光,声音沙哑的开口:“那个丫头昨天才发了高烧,还在睡。”

男人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关心或是其他的情绪,就像是不经意的提了一嘴别人,仿佛生病的不是自己的亲女儿。

小男孩闻言,淡然的表情破开了些,染上担忧,抿着唇说道:“那我先去给妹妹温一温今天的药。”

男人“嗯”了一声,重新蹒跚地走回自己满是酒气的房间。

他目送着男人掀开帘子离开的背影,没有先去温药,而是先进了另一个小房间,走到床边,朝着拱起的一团伸出手,拨开贴着额头的细软碎发,手背探了探额头,确认温度正常了,才松了口气,轻手轻脚的无声退出了房间。

小男孩走后,在床上盖着被子“熟睡”的小女孩慢吞吞地睁开了一双澄蓝的眼瞳,里面还带着一丝初醒的朦胧。

‘他去给你温药了。’

‘真是个好哥哥。’

轻细的声音在小女孩脑海中响起,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意味。

闻言,小女孩闭上眼,同样在脑海中回复着那个声音:‘如果他的名字不叫唐三的话,我会更高兴。’

‘可是没办法,谁叫他是命运之子。’

命运之子...

小女孩闭上眼,一副雷打不动的模样躺尸。

她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是来自二十二世纪的一缕孤魂,因为彻夜肝手游阴阳师,导致猝死穿越,胎穿到了这个以魂力为主,实力至上的世界。

跟前世一样的,是她的名字还叫唐穗。

在知道自己竟然穿到了前世看的动漫——斗罗大陆前,她真的特别喜欢这个真心疼爱、呵护她的哥哥。

因为体质自小就弱的原因,这五年多的时间,她虽然活着,却是拖着一副孱弱的身子,大小病痛不断,但她的哥哥唐三始终都没有提过放弃或是抛弃。

她真的很感动也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亲情。

然而在发觉他们一家子那似曾相识的经历,老父亲和亲哥那熟悉的让她眼皮狂跳的名字和某些暴露的小动作都能跟她前世看的某动漫对上后,她如遭雷劈。

完蛋!

她的亲哥居然是拿着美强惨复仇剧本的主角唐三!

那她这个根本不存在原动漫的,一阵风吹来都要晃悠的小萝莉是什么?肯定是活不过一集的炮灰没得跑了啊!

得知世界真相后,唐穗自闭了好一阵子,自闭但没完全自闭。

因为...她是带着自己的阴阳师式神崽崽壳子——面灵气胎穿的。

现在在脑中说话的,是面灵气自带的七个能力面具之一,代表着智慧的狐面。

另外几个面具她自有意识后还没见过,这五年间一直都是狐面在跟她意识交流。

‘马上就是唐三六岁的武魂觉醒日了,你和唐三是双生子,是选择一起去武魂觉醒,还要继续躺尸躲避下去?’

狐面再次出声,唐穗睁开眼,定定的望着灰蒙蒙的天花板,好一会儿,才抱着小被子翻了个身,软声道:“他是我哥哥,我能怎么办?”

当然是只能一起去了。

说不定武魂觉醒后,她这一身体弱多病,也能得到改善?

不过,她...会有武魂吗?

怀揣着疑惑,唐穗又昏昏沉沉的睡去。

狐面也安静的呆在唐穗的意识海中没有出声,房间里顿时恢复了以往的寂静,只留下风声偶尔吹刮过木窗,发出“吱呀”的声响。

......

“铿铿锵锵!”

清脆的打铁声在小屋内响起,唐三卖力地挥动着手里的小铁锤,不停敲打在那块热铁的同一位置。

“唐昊,忙着呢?”

正当唐三用力精准的挥砸在同一位置,落下最后一下时,苍老的声音从屋外传入耳中。

“嘎吱”一声,小屋的木门被从外缓缓推开,驻着一根木质拐杖的老人精神矍铄的站在门口,看到正在冶炼精铁的唐三,眼睛一亮,“小三也在啊!”

唐三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颊侧滚落的汗珠,冲着老人笑着打招呼:“杰克爷爷。”

圣魂村的村长老杰克,平日里对他们兄妹都很照顾。

“杰克爷爷好。”

软糯的声音紧跟着从唐三斜后方传来。

老杰克看着搬了跟小板凳坐在离唐三不远处帮忙淘洗野菜的小女孩。

本应是个玉雪可爱的小女孩,如今却是因为先天体弱多病,导致瘦巴巴的一小团,看起来比同岁的唐三小了许多,脸色一如既往的苍白病弱,风一吹就能倒下似的,怪让人心疼。

“穗穗,在帮哥哥洗菜呢?穗穗真懂事。”

老杰克满是褶子的脸上闪过心疼,刚想继续说话,从屋内走出的唐昊就用沉闷的声音打断了他:

“有什么事?”

———题外话———

重要的话再来一遍嗷,不要养文QAQ,会养死的嘤,每天打个卡签个到也阔以(摇旗呐喊)

墨婳成鲤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