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她从火光中来

第一章平平无奇

早高峰的地铁,永远拥挤。

沈献终于在最后一刻挤了进去,人贴人,脚磕脚,这样立在摇摇晃晃的地铁里,倒也安全,不怕跌到,也不用费力气平衡身体。

沈献扎在人群里,看上去实在是普通,衣着朴素,头发低挽,头上带着一顶属于工人阶层才会带的灰色帽子。

是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搬运工,她那被挤变型的旧单肩包里,露出灰色工装的一角。

地铁上的每一个人都面无表情的或坐或立,有的刷着手机,有的和沈献一样在闭目养神。反正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人关注自己身边挤着的人是男是女,年岁几何。

一个车厢里挤着上百人,却安静的只能听到地铁前进的声音。

忽然有女声惊呼:“你干什么,流氓!”

就在这时,地铁到站了。

“抓住他,他摸我还偷拍!”女孩子无助的声音在到站离散的人群里,被冲击的有些模糊。

沈献被下车的人群挤到了门边,人群缝隙里她看到出声的女孩正和一个高大壮硕的男人拉扯着,那男人一把推开女孩,自己顺着人流朝车厢门口挤去。

车厢里人很多,不下车循声看过来的人也很多,下车的人也只是匆匆瞥一眼,然后赶着向外挤。早高峰的地铁里,每一个人的时间都是按分算好的,没有人愿意在这紧张的时间里,浪费一分钟!

那人凭着自己高大的身躯,左右扒拉着,很快就挤到了车厢口,沈献一把扯住他:“照片删了!”

男人低头看一眼瘦小的沈献,冷漠的发出一个不屑的音符,直接往车厢外面走。

沈献揪着他的手臂不松手,此时车厢关门的预警声已经响起,男人凶狠的推一把沈献,将她狠狠的撞在旁边坐椅的铁架上。

顾不得疼痛,沈献直接跟着他下了车,身形敏捷,动作连贯。只见她脚下一勾,手腕一拧,就将高大的男人绊倒在地,她半只腿跪压在男人身上,手臂用力,拧着他的胳膊直到他疼的“哇哇”乱叫。

“臭流氓,快把我照片删了!”被侵犯的女孩在车厢门关上的最后一刻也挤了下来。

这边的骚动已经引起了地铁安保人员的注意,几个穿着制服的人走了过来,女孩简单的跟他们说明的情况,沈献才将男人拽起来丢给他们。

“报警吧!”沈献说了一句,理理自己有些歪的帽子,转身去排队坐下一班地铁。

“好,真是谢谢你啊!”看着同样是女生的沈献,那女孩感激万分。

沈献点点头,没有回话,提步朝人少的队伍走去。

这段小插曲好像对沈献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她看上去依旧面色沉静,甚至连一丝见义勇为后该有的快乐都没有,她还是像个勇士一样的挤上地铁,踮着脚在拥挤的人群里闭目养神。

希望不要迟到,明明为了不迟到才专门由省钱的公交改坐了地铁,可这一耽误,就是五分钟一趟的车次间隔。

不出意外的,沈献真的迟到了。

当她换好灰色的工装匆匆赶到仓库时,办公室主任已经亲自站在那里训导大家了。

“沈献,你说你天天那么准时,怎么偏偏今天迟到了呢?”主管悄然蹭过来,低声训斥。

“对不起,主管我……”

沈献话还没说完,她就被正激昂训话的办公室主任李卫发现了。

“那是谁?怎么回事,现在才来!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沈献咬咬唇,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聋了还是哑了,我问你今天是什么日子?”李卫一只手指着她,唾沫横飞的问。

“快说啊你倒是!”主管生怕牵连到自己,撞一撞沈献低声道。

“今天是申飞副总裁亲自检查仓库的日子。”沈献回答。

“今天是我们申飞国际物流的副总裁,带着媒体记者,亲自莅临我们仓库,指导工作的日子!宣传我们申飞物流的大日子……”李卫抑扬顿挫,语重心长更正沈献。

“所以今天,任何人都不许给我出差错,听到了没有?时间紧迫,晚点再跟你算账!回去站好!”

李卫一声命令下,主管立刻拉着沈献站到队伍的后排。

整齐的两排员工,站在那里又听了一番办公室主任的慷慨陈词后,才各自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包括那些搬运货物的机器人。

沈献熟练的点货、分类,然后将货物按照划分好的区域入库。这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她才会觉得自己轻松而有力。

不多时,外面就传来不小的动静,申飞集团的副总裁顾琛,北冀最年轻有为的企业家,带着媒体和集团的部分高层走了进来。领头的男人一身橄榄灰西服,气宇轩昂,浑身散发着一副生人勿近的气质,只见他单手插在裤兜,双目炯炯,扫视一眼仓库——

所有的工作人员忙而有序,架子上的货物整齐的摆放,仓库干净,高科技的机器人在信息指引下,灵活的顺着弯道搬运重物。

很好!顾琛眼神里露出一丝肯定。

宣传部总监给媒体记者们介绍着仓库的情况,闪光灯闪烁着,相机“咔嚓咔嚓”的在拍照,记录着仓库里的情形。

放眼望去,这里的工作人员大多数是男人,只有个别中年女人。极少见的,一个年轻的身影活跃在人群里,她看上去大约二十七、八的样子,面色素白,神情专注。她看上去很瘦弱,但搬运起一整箱的货物,又好像极孔武有力。

顾琛眯了眯眼,似乎已有些意外,居然有年轻女孩愿意来仓库这种地方工作?

有记者随机的采访仓库的工作人员,那些早就让背的滚瓜烂熟的稿子,让他们在应对记者的问题时,很是游刃有余。

办公室主任卑躬屈膝的跟随在顾琛身后,介绍着今天货物出入库的情况,时不时的递上一两句自己在这期间做出的努力。

就在所有人各司其职专注工作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紧接着是一个男人的惊吼声。

“救……救命,炸弹!有……炸弹……”

一瞬间,这声音炸破了整个仓库。

惊叫声,逃窜的脚步声,人与人、与货物碰撞的声音,充斥着原本井然有序的仓库。

炸弹!

这两个字彷佛炸在了沈献的心上,她顿了顿,紧接着飞速朝发出声音的角落跑去。

容十安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