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霍爷!夫人被人拐走了!

第一章 玄门阮冉

日头偏西,窗外下起了绵密的小雨,淅淅沥沥的,扰人清梦。

柔软的大床上,女孩儿被淡粉色的凉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苍白的小脸儿,无孔不入的雨声,扰得她几次蹙眉,才终于睁开了眼。

入目的是粉嫩嫩的床幔和略显花哨的被褥,头顶是亮晶晶的发光体,床头还有一个手掌大小的小盒子正唱着歌,整个房间宽敞明亮,说不出的陌生。

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仙界?

阮冉的呼吸微微急促,苍白的脸上显出病态的潮红。

不可失态!

作为一个苦修千年,才终于渡劫成功的下界修士,阮冉激动异常,但面上却不动声色。

因为她知道自己以剑入道、飞升仙界的第一关——来了!

阮冉深吸一口气,终于掀开凉被、扯下床幔,吃力地站直身子,直视房间的一角,缓声开口:“玄门阮冉,前来试炼。”

“……”

四下无声。

阮冉轻蹙眉头,虽略有不满,但还是给足了仙界修士的面子,对着墙角之处略一抱拳,淡声道:“阁下既为阮某而来,何不现身一见?”

修士耳聪目明、五感极佳,哪怕身上并无灵气,她也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正处于别人的监视之中。

“……”

依旧无人应答。

看来试炼已经开始了。

阮冉淡淡一笑,眼底闪过了然,又一躬身:“弟子受教。”

默默等待着的系统:【……】

来。

你告诉本统,那个丁点儿大的破监控,让你受教什么了?

它原本体恤宿主渡劫失败、身死道陨,实在可怜,才特意留给她一些时间,让她梳理情绪,哪成想宿主竟然以为自己飞升仙界了!

【咳!】

系统清了清嗓子,机械音响起:【520号宿主您好,我是您的系统123。】

阮冉闻言微微抬眼,看着墙角处的监控,了然轻笑:“阁下既已出声,何不见面一谈?”

系统:【……】

我倒是想露面!

你得攒积分给我买一个身体啊!

【……宿主,我想你似乎误会了,这里并不是仙界。】

阮冉笑而不语。

这里是试炼之地,自然不是仙界,待她试炼成功,仙界的大门自会为她敞开。

系统:【……】

一人一统鸡同鸭讲好半晌,最后还是系统率先败下阵来:【对,你说的对,这里只是试炼之地,等你完成了任务,就可以回到九州大陆!下面,请开始你的表演!】

九州大陆,即阮冉所在的下界。

“是仙界,”阮冉淡笑着纠正它:“待我完成试炼,就可开仙门、入仙界。”

系统:【……】

好好好,固执的宿主,你说的都对!

终于,在系统简单的讲述中,阮冉大致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所在的试炼之地是一个灵气枯竭、却颇受天道眷顾的小世界,天道为这个小世界的气运之子定下了一个和和美美的亲事,只要气运之子按部就班地与那人结为道侣,一切就都皆大欢喜,只是不知为何,气运之子竟始终没有动情,天道无法,这才命人下界来修补漏洞,想方设法地让气运之子结婚生子。

阮冉:“……”

“阮某的试炼任务是让气运之子与气运之女结为道侣?”

她不可置信:“仅此而已?”

【……宿主大人,这并不容易,】系统苦口婆心道:【霍沉星的身份非同一般,现在的你根本没有办法接近他。】

这有何难?

阮冉笑了笑,正要说话,忽然眼神微凝,耳朵竖起——有声音从她的肚子里传出来。

“咕噜……”

她怔了怔,茫然低头。

七岁凝气、十三岁筑基、二十一岁成就金丹之境的阮冉足足辟谷了千年,第一次有了腹中轰鸣、饥肠辘辘之感。

但只茫然一瞬,她就恢复了正常。

这个世界灵气枯竭、就连她都成了凡体凡胎,会疼、会饿,倒也正常。

只不过……

阮冉微微垂眸,视线落到自己瘦得近乎皮包骨似的手上。

她的身体有些奇怪。

十七八岁的骨龄,却瘦小的恍若幼童,不止经脉堵塞,还脾肺衰竭,身子轻飘飘的,连和煦的微风都能将她刮倒,看上去像是活不了几天了。

阮冉这才有了想看一看“自己”的心思。

很快,她就寻到了镜子。

只一眼,阮冉就愣住了。

镜中的少女看上去十多岁的模样,身子和手都是小的,皮包骨头一遍,但却好看的厉害,樱唇杏眼、琼鼻皓齿,又满目疏离,看上去清冷异常。

竟是阮冉原本的脸。

只是镜中的女孩儿看上去才十一二岁,怎么会有十七八岁的骨龄?

“咚咚咚——”

敲门声忽然响起,打断了阮冉的沉思。

“小姐?小姐睡醒了吗?该吃早饭了!”门外的女人低声说着,像是生怕阮冉听见一样。

吃饭?

阮冉的肚子“咕噜”一响,提醒她确实该用膳了,她这才神色微动,打开了门。

门外的赵姨不过四十多岁,为人温和,还算面善,见门被打开,她愣了一下:“小、小姐?”

今儿是什么日子!小姐竟然给她开门了!

阮冉淡淡道:“不是要用膳了吗?”

“是是是!”

用膳什么的听起来古怪,但毕竟是从这位小姐嘴里说出来的,那就不算奇怪……赵姨在心里暗暗嘀咕,待回过神来,连忙挤出一抹还算和善的笑,道:“先生夫人还有少爷小姐都在楼下等着您呢!”

不知是想起了什么,赵姨又连忙补充:“小姐好好养病,等病好了,您就可以和少爷小姐一起上学去了!”

阮冉没有关于原身的半点记忆,自知多说多错,就没有多话,闻言淡“嗯”一声,示意自己在听。

赵姨又是一愣,竟有些受宠若惊。

这小祖宗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了!

不过话说回来,小姐再跋扈,那也只是个半大的小丫头,看这模样,不单瘦,还苍白的厉害,唉,也是可怜。

赵姨叹息一声,虽然怜惜,但也没说什么,就带着阮冉下了楼。

苏辛巳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