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带着超市重返年代

第1章 退婚还是赔工分?

苏小软正睡地香呢,就听着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不休,难免有些心烦。

“吵死了!”

声音很小,显然是没完全醒过来呢。

外面的声音没有停顿,再度传进了她的耳中。

“怎么着?想好了没有?到底是退婚还是把她的工分记到我们余家?”

“我说老苏家的,你们家也别不识好歹,我们家占松可是高中生呢,那可是文化人,现在就算是不能考大学了,毕业以后也是能进厂当工人的。”

“就是呀,我们家占松成绩可好着呢,虽说才上高一,可只要将来一毕业那铁定能有铁饭碗的,哪能让你家丫头给坏了名声!”

“苏丫头都被别人给抱了,那把我家占松给放在哪儿了?这事儿可不行,你们家要是不给个说法,那咱们就只能退亲了!”

“还有啥好说的?苏丫头那身子都被人给抱了,还能算是清白姑娘?哼!想进我们余家的大门儿也不是不行,那就把这一年的工分儿都算到我们余家,往后也得如此,要不然,我们可不要一个没了清白的儿媳妇。”

破旧的土坯房里,一个男人听到他们这叽叽喳喳,气得浑身直哆嗦。

而一个穿着满是补丁衣服的农妇则是哭地不能自己。

不一会儿,一个身形瘦小的老妇人从外面进来,随着她的出现,屋子里的那些咄咄逼人的难听话,总算是暂时消停了。

“怎么着?欺负我们家没人是吧?老余家的,当年这亲事是咋定下的你我心里头都明白,今天不过就是丫头落水被人救了,咋就成了没清白了?你说这话也不怕遭天打雷劈的!”

余婆子一听这话立马就不高兴了,“我说嫂子,话不能这么说,今天可是不少人都看见了的,那丫头被人从河里给捞上来的,这身子被人摸了多少下都不好说呢。”

“你他娘的放屁!这会儿才刚开春儿,穿的多厚你不知道?”

苏奶奶气得破口大骂道:“丫头还是孩子呢,哪儿就像你说的那样了!你少他娘的在这里胡乱喷粪。我家丫头刚捡回一条命来,你就巴巴地凑上来想要好处了,还要不要脸了!当时你家孙子可就在河边儿呢,他为啥不下去救人?我看那就是个孬货!”

余婆子急了,骂她行,骂她大孙子可不行!

“你少在那里胡咧咧,我家大孙子不会水,咋下去救人?”

“不会水不会拿棍子吗?不会喊人吗?再说事后软宝被救上来,你家那混帐东西咋也不说把人给送回来?”

……

苏小软再次晃了一下头,这回睁开眼了。

她也听了好一会儿了,起初是有些迷糊的,后来意识就越来越清晰了。

她刚刚听到的,不是当初自己落水时的那些争吵吗?

事后,她的工分被记到了余家,一直持续了好几年。

苏小软抬起手来看了看,随后又不可思议地眨眨眼,然后蹭地一下子坐起来了。

这里是她住了几年的小破屋呢,绝对不会错!

所以,她这是重生了?

不是做梦吧?

干脆直接掐了自己一下,咝!

还真疼!

不管了,先出去把那些个贱人打发了才是正经事。

就算是做梦,也得先把人给教训了!

“你们苏家还真是不讲道理,明明软丫头都被人占了便宜,竟然还想着赖在我们家占松头上,你们还要不要脸了!”

“你们余家才不要脸呢!就是为了贪图我们家软宝的工分,什么借口都能找出来!”

双方你争我骂,毫不相让。

砰!

堂屋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苏小软走出来了。

赵红梅,也就是苏小软的亲妈连忙跑过来,“软宝呀,咋了?哪不舒服呀?”

苏奶奶也一脸关切地看过来,只是身体却没有其它动作。

苏小软亲眼看到了亲人们都在身边,一时间悲从中来,眼泪唰唰地往下掉。

苏奶奶这会儿也急了,连忙过来问:“这是咋了?”

苏建业也是一脸紧张地看着闺女,就怕再有个好歹的。

“奶,娘,我没事儿。我就是想到了自己差点儿就死了,所以有些害怕。”

苏奶奶松了一口气,连忙抚了抚她的后背道:“没事儿没事儿啊,咱们好着呢。”

苏小软抹了把泪,看向了余家那些个狼糕子。

“奶,我不是自己落水的,是余小莲把我推下去的。”

苏小软的声音微哑,还带着几分孩子的稚嫩,声音不算是太大,可是足以令屋内屋外的人都听个清楚。

外头院子里看热闹的人可是不老少了。

这会儿听到是余小莲把人给推下河的,自然都忍不住惊呼一声。

“天哪,是占松的妹妹把人给推下去的。”

“呀,那个余小莲平时就不爱干活,总瞎晃悠,没想到心这么黑,竟然还敢害人了!”

“就是就是,要不是正好被那霍倒霉蛋儿给遇上,估计就真死了。”

余婆子扭头看向自己的身后,余小莲正站在了她妈旁边呢。

“不是,我没有!”

余小莲慌了一下之后便指着苏小软骂道:“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推你了?”

“就是你推的我,当时在河边的除了咱俩就是占松哥了,不是你,难道还能是他不成?”

哦嗐!

这听起来好像是一个了不得的大八卦呀!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子,竖起了耳朵,生怕错过什么紧要的消息。

余婆子怒道:“瞎说!我们家占松可是高中生,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苏小软笑地有几分阴冷。

“这么说来,余奶奶您也是认同我的话了?毕竟青天白日的,总不可能是鬼推的我吧?”

话音未落,嘴巴就让赵红梅给堵上了。

“可不敢瞎说!”

这年头,敢宣传迷信,那不是要命了嘛!

余小莲眼看情形对自己不利,又急又怕道:“我不是,我没有!苏小软你胡说八道,我根本就没在你身后,咋推你?”

“就是你!”苏小软语气坚定。

“你乱说,我明明只是伸脚绊了你一下,啥时候推你了?”

哦呀!

真相大白了!

苏奶奶这回听明白了,敢情这一切都是余家作的局呀。

“好呀,你们余家也太不要脸了,竟然打了这个主意!我告诉你们,伤了我大孙女,你们余家别想好过!”

夭白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