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靠传播非遗爆红全宇宙

第1章 恶意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寒意扑面而来。

桑宁伸手拽被子,拽了个空,她迷迷蒙蒙坐起身睁开眼,然后整个人都傻了。

“这···是哪儿?”

荒原、郁郁葱葱的草地、身下是潮湿浸泡着雨水的泥土,不远处一条大河正奔腾咆哮,哗哗的水声不绝于耳。

而河对面,则是一些巨大的、颜色艳丽的蕨类植物,以及高可参天的树木。

“!!!”

恶作剧?

穿越?

一股陌生的记忆突然涌来,桑宁闷哼一声,捂着快要爆炸的脑袋蜷缩成一团,静待记忆的传输。

数分钟后,接收完记忆再结合自身记忆的桑宁叹息一声。

竟然真的穿越了!

还是穿越到了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未来世界。

视线落在手腕上的银色手环上,桑宁知道这是求生手环,也是直播器。

原主和她同名同姓,是个孤儿,正在参加一档名为荒星求生的栏目。

这是一档有着高额奖金的节目,在节目中取得最终胜利完成三年荒星求生的选手,不但可以得到两个亿的奖金,还可以得到一颗宜居住的小型居住星。

原主倒是对奖金没多大的念想,毕竟穷惯了,有钱也不知道怎么花。

可宜居住星球则不一样,原主出生长大的星球,环境非常之恶劣。

不但常年被沙尘暴和沙虫侵袭,还缺少水源,别说洗澡了,想喝口干净的水都困难。

原主做梦都想离开原生星球,到一个风景宜人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去生活。

所以在看到这档节目的宣传时,原主果断报了名。

原主是幸运的,报名参赛的选手不计其数,节目组放出来的名额是五千名,原主成了这五千人中的一个幸运儿。

可她也是不幸的。

因为原主刚被投放到求生地点,就因为看见郁郁葱葱的植被群而太过兴奋摔了一跤把自己摔死了。

没错,原主这一跤把自己摔没了,之后桑宁就来了。

原主这运气让桑宁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不想穿越,还是穿到别人身上,可穿越是张单程票,她···

大概率是回不去了。

活吧。

当务之急是先活下来再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深深吸了口气,桑宁忍着身体的不适站起身,先是环视了一圈,随后朝着东南方向的树林走去。

见她往东南方向走去,手上的手环突然传出一道磁性的男低音。

“238号选手,刚刚你在大雨中睡了一个小时零十分钟,请问你还好吗?”

熟悉的华夏语让桑宁觉得亲切。

她张了张嘴,想说不怎么好,太冷了,能不能给套保暖的衣服。

但想想节目组制定的规则,她还是将话咽了回去,改为——

“除了有点冷别的都好。”

莫伊卡兹宇宙生命星繁多,智慧种族也繁多,但因为星系的不同,导致时间流速不一样。

但不管是黑夜还是白天,荒星求生这档节目的受众太广了。

观看直播的智慧生命很多。

原主的表现太拉垮,又是出自贫困星没服用过基因改造液,是基因没得到过优化的原始人类。

因此,她的直播间在线人数是所有参赛选手中最少的,只有一万三千多人。

听见她的话,直播间弹幕炸了,全是在线观众对她的嘲讽。

“连套恒温服都没有的穷鬼,参加什么荒星求生啊,浪费名额,相信我,238别说撑三天了,能不能把今天撑下去都是个未知数。”

“她怎么还不死?赶紧死,死了名额就可以让出来了。”

“没错这种基因都没优化过的低等原始种,就应该将机会让出来。”

“我都搞不明白节目组是怎么选拔的,那么多优秀的精英选手报名,偏偏选了个连基因改造液都买不起的低等原始种。

五千个选手,唯独她一个原始种,都搞不明白她到底是哪来的自信跟这些基因优化的精英竞争的。”

“都不看好238啊?好巧,我也不看好她,财帛动人心,我要是238,就别想着钱了,赶紧退出节目才是正经。

免得最后奖金没得到,反丢了小命,未免也太不划算了。”

“诅咒她赶紧死,活着浪费空气浪费营养液,死了还能肥沃大自然,死亡才是她的最终归宿。”

···

作为唯一一个没服用基因优化液,还出自贫困星的选手,桑宁直播间的观众对她充满了恶意。

不过这一切桑宁毫不知情,此时的她依旧在努力的寻找着安身之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进入树林的她在一番寻找后,终于找到了一处树洞。

这是一棵直径足有五六米粗大树的树洞,树洞的面积很大,高度也足够,最关键是树洞足够干燥。

洞外看了一眼,桑宁觉得这个树洞非常适合当临时安身之所。

但她没冒冒失失的进去,而是捡了根树枝伸进敲敲打打一番。

又等了几分钟,见没蝙蝠蛇鼠虫蚁亦或是松鼠之类的小动物出来,她才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一番检查后,没发现丝毫动物粪便的她,长舒一口气放下心来。

“避雨的安身之所有了,接下来就是等雨停了。”

她坐在树洞口往外看,大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周遭的景色被雨雾笼罩,视野一片朦胧,都看不大真切。

想生个火取取暖,没火没柴,洞里倒是有些干燥的枯叶,可这么点也不顶用。

所以,只能等雨停。

她盘腿坐在树洞口,静心吐息运转心法,让身体暖和起来。

这具身体没有丝毫的武学基础,经脉狭窄滞涩,需要耐心地、一点点地运转心法去疏通。

运转三个周天后,持续失温的身体温度开始回升,桑宁没那么冷了。

直播间内,盼着她死的观众眼睁睁看着她的脸色从苍白恢复成正常的颜色,是目瞪口呆。

“不是,她怎么恢复正常了?”

“不知道为什么恢复正常,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现在没冷的哆嗦了,由此可见她短时间内死不了了。”

“不愧是低等的劣质生命,还挺能活。”

“我就想知道她到底什么时候死!”

一个新进来的观众看着满屏幕希望238号死的弹幕,纳闷了。

相思不再念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