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战朱门
战朱门

战朱门

芭蕉夜喜雨 著
古代言情
类型
2022年03月02日
上架
134万
连载 (字)
本作品由潇湘书院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引子

战朱门芭蕉夜喜雨 2367字 2022年03月02日 18:33

卫朝建文四年六月,燕王大军攻入京师,宫中燃起大火,建文帝自焚而亡。

燕王占领京师后,大肆杀戮。曾为建文帝出谋划策及不肯降附的文臣武将,皆被清算。

翰林院侍讲学士房孝孺被下令起草登位诏书,房孝孺坚拒不受,并言语相激。燕王被激怒,命诛其十族。

京师聚宝门外,刑台上每日诛杀牵连者无数,青石砖地面被鲜血染红,水泼不净。

株连坐死者达八百四十七人。

京郊一庄子。

一容颜清丽的年轻妇人正倚窗望天,衣裳素净,峨眉轻蹙。

面上是化不开的愁绪。

自半年前怀着身孕被送来庄子,到如今诞下孩儿将近一月,传信回府,夫家却未曾有半分音信传回,也未曾派人来看过孩儿。

又想到今日是娘家年迈的父母双亲和家人被流放至川蜀的日子,眼眶又泛了红。

困在这庄子里,未能送至亲一程,妇人心中钝痛。也不知奶娘有没有把东西交到爹娘手里。

庄子外,一辆青布马车悄悄停在门口。车上下来三人,一打扮富贵的中年妇人带着一年轻妇人及一仆妇。

三人进了庄子,立刻挥散了下仆,进入内院。

内院东厢房的大床上,一女童正从酣睡中醒来。在枕头上蹭了蹭,赖着不肯起身。

眯着眼睛软软叫了声:“奶娘……”

无人响应。

女童又赖了赖,这才嘟着嘴从舒适的被窝中翻坐起身。

两只白嫩肉乎的小手在眼睛上揉了揉,大大的杏眼眨了眨,眨去几许困意,略坐了坐,这才完全醒转了过来。

女童翻身下床,一边叫着“奶娘”,一边抓起床边叠得齐整的衣衫套在身上,又套好鞋子,便出了房门。

见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下人也不见,女童歪了歪头,有些生气。

哼,这群该死的下人,定是又躲懒去了。

女童生气地跺了跺脚,小跑着去找娘。走到娘亲的房间外,听见里面有说话声,脚步停了下来。

正房内,气氛有些诡异。

年轻妇人愣愣地看着那托盘,满脸不敢置信,双手捏得死紧。她以为今天婆母是收到她诞下男孙的消息,特特赶来看望的,却没想到……

“母亲,您今天的来意……夫君他知道吗?”

中年妇人面色不耐:“这自然是跟文弼商量过了。眼下这已是最好的办法。”

年轻妇人摇着头:“不可能!我李家累世书香,从未有女儿为妾的先例。”

“那你就做这个先例!”

“不可能!李家的女儿只有死了的正妻,没有活着的妾室!”

“那你就去死!”

中年妇人说完,以眼神示意站在身后的仆妇。

那仆妇得到示意,快速拿过托盘里的毒酒,就要给李氏喂下。

李氏怎会甘愿?拼命挣扎。

另一妇人便上前帮忙按压住她……

“娘……唔……”

女童被屋里的一幕震得久久回不过神来。

待一声“娘”还未说出口,就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口鼻。

屋内,李氏惊惧不已,拼命挣扎。她不能死,两个孩儿还小,不能没了娘。

中年妇人见她挣扎,咬了咬牙:“灌!”

那二人得了令,一左一右死死压制着李氏,把毒酒往她嘴里灌。李氏咬紧牙根,就是不肯就范。

屋外,女童双目圆瞪,惊惧交加:“唔……”

拼命摇着头,不要!娘!

李氏挣扎的间隙看向屋外,这一看,眼睛瞬间瞪圆了。

囡囡?

囡囡怎么来了?

要是让婆母和吴氏发现囡囡看见了这一幕,囡囡恐怕是活不成了。

李氏大骇,全身都发起颤来,眼睛里沁出泪水,看着房间外想拼命往里冲的女儿,渐渐停止了挣扎。

娘!

女童被捂住口鼻,不能出声,看不见身后的人,小手拼命拍打,两只小腿也不停踢腾。

那人非但不肯放开她,紧紧捂住她的口鼻不说,还强行把她抱走了。

一路把她抱至僻静处:“嘘,姐儿,别说话。”

奶娘?

见是奶娘,女童正准备扑到奶娘怀里大哭。

奶娘又急急捂住了她的口鼻。

“唔……”

奶娘心中悲痛:“姐儿,别说话,也别哭。”

见姐儿安静了下来,又冲自己点了点头,表示会安静不哭,奶娘差点滚下泪来。

忙眨去泪意,小声安抚:“姐儿,你乖,在这等奶娘,奶娘去把你弟弟抱出来。”

“啊,弟弟!”

奶娘拍了拍姐儿的肩膀,安抚好她,便转身悄悄摸进内院。

片刻后便抱着一襁褓急匆匆走了出来。

女童忙小跑过去,踮着脚看向襁褓中的弟弟。见弟弟乖乖的睡着,便拽着奶娘的衣裙,二人脚步匆匆顺着墙根跑出了庄子。

才跑出几里地,就听到后头有了动静:“追!四下里仔细查看!”

“是。”

“姐儿,快跑!”

二人咬牙又跑出几里,眼见后头脚步声越发近了,奶娘急得额上冒出层层细汗。见前方一草丛茂密,忙带着姐儿藏身进去。

把怀中的襁褓塞到女童怀里,急声道:“姐儿,你抱着小少爷在这里等奶娘,奶娘去把他们引开。”

这一大两小是绝跑不掉的。夫人一定是被害了,不能让姐儿和小少爷再遭不测。

“奶娘……”

女童看着奶娘朝相反的方向跑远,而庄子的下人听到动静也齐齐追了过去,死死咬着唇,满心满眼都是恨意。

也不知趴了多久,女童见奶娘久久未至,小心地抬起小身子四下望了望。

又朝庄子的方向望去,见没有动静,咬了咬牙,抱着弟弟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往庄子相反的地方跑去。

“往那边看看!”

“都细细地搜一遍!”

女童听到动静,两条小短腿跑得飞快,头也不敢回。

一辆马车正不紧不慢笃笃地走在路上,车辕上一左一右坐着两个年轻护卫,此时听到动静,支起身子往动静处望了望。

“少爷,是几个男人在追一孩子。”

车厢内没有应答。

出声的护卫顿了顿,又扬起马鞭,马车继续笃笃地往前。

车厢内,一容颜清峻的少年,正面色淡淡,闭目靠在车壁上。一条腿抻着,一条腿屈起,右手支在膝盖上托着额头。

不知是睡着了还是不愿意搭理。

片刻后,那少年眉头皱了皱,睁开眼睛。目光里一片清冷。

懒懒地抬起手撩开车帘,往外看去。

林子中,一女童紧紧抱着一个襁褓,慌不择路朝前奔逃。

枝枝叶叶划过女童的衣裙,撩乱女童的头发,擦过女童细嫩的脸颊,手臂。女童喘着粗气,脚步越来越慢。

少年又往女童怀中的襁褓看去,似乎能听见细弱的哭声。

少年愣愣地看着,也不知想到什么,眼神忽然变得越来越冷。

“离一,去看看。”少年淡淡开口。

“是!”

叫离一的护卫立刻从车辕上翻下,几个腾挪,瞬间不见了身影。

不一会,离一回来,在车厢外禀报道:“少爷,属下把人引开了。那女童安全了。”

车厢内淡淡应了声:“嗯,走吧。”

“是。”

离一翻坐上车辕,缰绳一甩:“驾”,那拉车的骏马,便小跑了起来。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