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年代空间:被糙汉老公宠上天

第2章一件衣服的争端

一听这话张梅瞪着眼睛看着她,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孩子,以后再买好的不行吗?好不容易等她同意了,你别再惹她生气不去了!”

万一人不去了,要去的还得是沈玉!

沈玉撇撇嘴没敢多说,一件衣服能让自己不下乡,她还是愿意的。

转身回到屋里,看着旁边熟睡的沈曼,她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

衣柜的门被她摔的叮当响,把那件厚衣服拿出来一把撇在沈曼的身上。

“给你!去乡下还不忘要件衣服穿,我看你怎么穿,干活穿啊?”沈玉说完气的不行,但一想到不用下乡了,立马又高兴起来。

“穿着吧,到时候找个泥腿子结婚!”

她这番话有够恶毒的,哪是亲姐妹啊?仇人也不过如此。

沈玉转身背着包就出去找朋友玩了,这件事一定要告诉别人。

听到“咣当”的关门声,躺在床上的沈曼睁开双眼。

她手里突然出现一板药,还有一瓶矿泉水,吃了药以后,东西又凭空消失了。

“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沈曼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真是够倒霉的。

好好的人,就突然出现在七三年。

想到自己的荣华富贵不复存在,她真的想骂人!

沈曼原本是一家大型生鲜超市的老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

后来在十几岁的时候偶然发现自己有了空间,过早成熟的她谁也没有告诉,凭着空间保鲜功能开始勤工俭学卖反季水果。

后来一步步发展到做了生鲜超市的老板,每天除了赚钱以外,就是偶尔给孤儿院送一些便宜的物资。有钱了每年还会捐钱,更多的还是送东西。

有空间在反季的东西根本不值钱,但是对孤儿院来说,却是雪中送炭。

在她穿越的前一天还在外地进货,没想到坐车睡着了以后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估计是车翻了……

沈曼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自己找的司机还是第一天上岗,没想到直接把她送走了。

幸好自己的财产都列好了,出了意外所有东西都会捐给福利机构,还有孤儿院。

相比现在年轻几岁,她更想回去享受……

不过看样子是回不去了,自己的遗体已经被火化了吧?

来都来了,沈曼不再纠结这些,现在最主要的是下乡。

她之所以提出来去,是因为怕在这边时间长了,会被原主父母亲人发现不是原装的。

而且这家子人根本没拿原主当回事,沈玉早就应该下乡,但是却拖到现在。

时不时的全家人给原主洗脑,让她替姐姐去下乡。就这样的沈家,怎么继续待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去下乡,到了别的地方以后,她就不用担心性格变化了。

再去乡下待几年,然后等恢复高考,自己就能回城了。现在下乡都是带着户口走的,等回来自己买个房子落户上学,岂不美哉!

迷迷糊糊之间,想着这些事沈曼又睡着了。

来的时候正赶上原主发高烧,人都烧没了也没有被发现。

而那件衣服就是起因。

沈玉为了买衣服还偷拿了原主的三块钱,这件衣服成了原主的心病,所以必须要拿回来。

不过沈曼很不理解,一件衣服就能让原主这么激动。

可能是所有的小事累积起来,这才爆发的。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外面响起碗筷的声音。

“小曼,起来吃饭了。”张梅打开门招呼一声。

闻言沈曼擦了擦头上的虚汗,感觉好多了,但是身体有些虚。

生病最忌讳的就是不吃饭,这样更不容易好。所以,她艰难起来,扶着墙出去吃饭了。

沈家的房子不大,一共就六十平还分成了三间房。

一间是沈正新两口子的卧室,还有一间就是刚才沈曼跟沈玉住的屋子,两张床一个衣柜就放不下别的了。

两张床中间放了一个书桌,以前上学的时候轮流用。

另一间就是沈鹏跟妻子刘丽的房间,现在还没有孩子,有了孩子更挤了。

现在两人准备要孩子,家里空间确实更加紧张起来。

“小曼,还没好啊?”张梅见她走路打飘就说道:“一会儿我再给你拿点药,今天下午我去知青办说了,两天后你再走。”

“等你好一些我带你去买点东西,家里票没多少了,有啥就给你买点啥吧。”

她一边自说自话,一边给大家盛饭。

听到这话沈曼心里还是觉得挺心寒的,原主也是这个家的亲生女儿,现在病没有好就让人走,怎么想的?

听到她要去下乡,一旁的沈鹏有些惊讶,“妈,下乡的不是小玉吗?”

“哼!”沈玉冷哼一声说道:“她自己主动说去的!”

这话让沈鹏两口子都惊讶不已,但看出来大家都默认了,所以就没说什么。

反正谁去都一样,影响不了他们的生活。

沈家吃饭条件一般,细粮粗粮掺和着吃,菜就是现在常见的青菜,至于肉是别想了。

一个月就二斤的量,每次都是省的吃到月中,下半个月就什么肉都没有了。

沈曼吃了两口炒瓜片,喝了一小碗粥就不吃了。实在是吃不下去了,而且身体还虚,这时候应该再睡一觉。

“吃完了?”张梅看她吃的太少,便道:“生病了就多睡觉吧,早点好了就行。”

如果是正常家庭的母亲,应该会多问两句,或者关心一下吧?

其实沈曼从原主记忆里看过,他们趁着原主不在家,或者故意把人支走就做肉吃。

他们才是一家人吧?

沈正新喝了口粥说道:“给小曼冲杯麦乳精吧,家里不是还有半罐。”

喝点好的赶紧病好了,就可以去下乡了,省的知青办天天过来找他,烦都烦死了!

一个两个都不省心。

这东西在如今的年代算是营养品了,几乎弄不到票,能买到很不容易。

闻言张梅点头同意了,反正都要走了,给她喝点无所谓。

平时沈曼可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的,吃个饱饭就不错了,至于补品零食,想都别想。

一旁的沈玉听到这话立马不高兴的撇撇嘴,说道:“我也想喝麦乳精!”

我尽力了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