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书后,佛系贵妃又剧透了

第67章 情况不对

闻言,蒋诗诗柳眉一挑。

看来她猜对了,蜀王身边的女子就是原书中的女主郭雪芙。

只见郭雪芙起身,在一旁找了个宽敞平坦的地方坐下。

有丫鬟为她搬来一把古琴,一看就是有备而来!

待丫鬟摆好古琴,郭雪芙浅浅一笑,“小女子给诸位献丑了。”

话毕,她将手放在古琴上,纤纤玉手轻挑银弦。

随着双手在古琴上灵活优雅地拨动着,悠扬的琴声像一条欢快的小溪,从幽谷中蜿蜒而来,委婉绵连,缓缓流淌。

优雅的琴音与这四周的溪水相呼应,让人听了沉醉其中。

郭雪芙本就青春貌美,加上出尘的气质,又弹得一手优美的古琴,自然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据书中所说,郭雪芙作为原书女主,是高雅圣洁、高不可攀的天山雪莲,具有万人迷光环。

甭管书中的好男人,还是坏男人,但凡有点能力的,都是郭雪芙的爱慕者。

思及此,蒋诗诗扫了眼在座的男人们。

正如书中所说,在座的男人纷纷看向郭雪芙。

那些眼神或爱慕,或欣赏,或痴迷......

尤其是风流皇子怀王,眼睛都看直了。

一双桃花眼还在郭雪芙身上肆意流连,似乎迫切地想要占为己有!

蒋诗诗转头看了眼身边的太子,这位倒是和别的男人都不一样,没有看郭雪芙。

不过他有认真听曲,还和六王爷讨论起琴谱。

看太子这反应似乎挺平常的,难怪书中没说太子爱慕郭雪芙。

最后,蒋诗诗特意看向穆王。

只见穆王先是静静看着郭雪芙。

然后闭着眼睛听琴声,修长的手指放在膝上,随着曲子轻轻打着节奏。

片刻后,郭雪芙弹完一首曲子,福身行礼后就回到了蜀王身边。

此刻,在座的年轻男子欣赏之情溢于言表。

“郭姑娘琴艺超群,气质出众,实乃才女!”

“郭姑娘弹奏的曲子,宛如天籁之音......”

不仅如此,还有年轻公子打听郭雪芙的年纪,“蜀王,不知郭姑娘几岁开始学琴?”

这话听起来像是打听几岁学琴,实则想打听郭雪芙多大年纪。

蜀王也是人精,他既然把郭雪芙带出来,就动了把郭雪芙嫁到京城的心思,便有心透漏郭雪芙的情况。

“义妹自六岁开始学琴,至今已有八个年头了,只是她如今到了待嫁的年纪,忙着学女红那些,稍稍荒废了琴艺。”

一句话,既暗戳戳透漏了郭雪芙的年纪。

又告诉了大家,郭雪芙如今正待嫁。

此话一出,在座的年轻公子、未婚官员纷纷两眼放光。

看到蜀王向众人透漏郭雪芙的情况,蒋诗诗想到了书中的内容。

据书中所说,郭雪芙是罪臣之女,被蜀王认作义妹。

蜀王命教习嬷子从小教她琴棋书画,为的就是让她和皇室里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子联姻。

在书中,穆王就是那个集所有优点为一身的皇子,所以他们盯上了穆王。

最后穆王登基,证明他们的眼光确实不错。

而郭雪芙作为罪臣之女,一方面记恨皇家和穆王,一方面又和穆王相爱。

加之穆王府上有正妃,郭雪芙一方面想成为穆王的女人,一方面又不肯当妾。

自古男主都爱灰姑娘,即使穆王后院妻妾众多,可他偏就独宠郭雪芙一人。

即便郭雪芙是罪臣之女,心中恨着穆王,穆王还是用他的宠爱化解了恩怨。

等穆王妃仙逝后,还将郭雪芙册封为后。

总而言之...郭雪芙和穆王之间虽然是一段虐恋情深。

但两人克服重重困难后,终于摒弃爱恨情仇,成了一对令人艳羡的神仙眷侣。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且说他俩一见钟情这件事,蒋诗诗观察了一阵子后,发现有点不对劲。

因为,一直到宴会结束后,她也没见到穆王和郭雪芙一见钟情,哪怕一点暧昧的火花都没有。

不仅如此,郭雪芙并没有多看穆王一眼,反而多看了太子好几眼。

至于穆王,除了在郭雪芙弹琴时流露出一丝欣赏,再无其它苗头。

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当天,曲水流觞进行了整整一日。

男人们吟诗作对,把酒言欢。

女人们踏青、放风筝,或是聚在一起道东加长西家短。

到了黄昏的时候,建元帝用过晚膳,临时有点事,便起驾回宫了。

送走了建元帝,皇家园林里的宫女就给众人安排了房间。

行宫里的总管给太子安排了单独的院落。

蒋诗诗和太子同院不同房。

皇子们的庭院都是挨着的,蒋诗诗隔壁不是怀王两口子,就是十王爷和姚氏。

“小主,天色不早了,奴婢伺候您歇下吧。”春杏端了一盆水进屋,准备伺候蒋诗诗洗漱。

蒋诗诗摆摆手,“我今儿吃多了,得去园子里散步消食再睡。”

她记得书中说了,太子今晚会遇刺。

而且是在曲水流觞结束后,太子回房不久便遇刺了。

因为园林里的总管才安排的房间,皇家侍卫得等总管将所有房间安排妥当后,再根据王公贵族的身份适当的安排侍卫,保护他们的安危。

如今这个院子只太子身边几个亲卫,若是刺客前来行刺,只怕不是刺客们的对手!

一想到这些,蒋诗诗哪里还有心思睡觉?

她走到窗边,见太子房间还亮着灯,转身就去了太子房间。

春杏:“......”不久前,她家小主还对争宠这事不上心。

如今倒是开窍了,知道半夜三更主动找上门了。

既如此,她就不跟着去凑热闹了。

蒋诗诗到了太子房间门口,候在门外的宫女先是朝蒋诗诗行了礼,然后朝门内通报,“殿下,蒋美人来了。”

“让她进来。”内室,传来太子低沉的声音。

蒋诗诗被迎进了内室。

一进屋,她就看见太子靠坐在床头。

男人手中有一张纸条,不知写的什么。

见她进来,太子把纸条收进了袖袋,眼神慵懒地看着她,“何事?”

“就是...妾身夜里吃多了,想在园子里走走,散步消食。”

裴玄凌:“这点小事不必同孤说,你去吧。”

“妾身见殿下今日喝了不少酒,也吃了不少膳食,所以想来问问殿下,要不要一起散步消食,加之晚风凉快,吹吹风也能醒酒。”

主要是这里一会就有刺客了,她想和太子去侍卫多的地方逛一逛。

等到大批皇家侍卫来到太子院子守夜,她和太子就可以回屋歇息了。

裴玄凌挑眉看了眼女人,而后慵懒地闭目,“孤今儿喝多了,便不出去走动了,你自个去吧。”

冰婶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