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凤谋江山

第144章 议政王触怒龙威

第二天,苏浚没有回宫,而是在理郡王府上呆了一日。理郡王只是在奏折中夹了一封信,古清华见信之后眉头挑了挑,然后将林芝萧炎传来,如此吩咐了一番。

次日,理郡王的轿子进宫时,守门负责检查的侍卫看到轿子中的苏严只当是空气,轻松放行。

进了宫,在林芝等的安排掩护下,苏浚要回到**就太容易了。

议政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刺客竟然是宫里的人,竟然会以这种方式离开理郡王府……

只能说,他又一次的栽了。

苏浚回承庆宫之后,洗去一身风尘之后便往紫宸宫去,等待古清华下朝回来,好将东南郡的情况向她禀报。而此时朝堂上,也正热闹得不可开交。

事情的起因自然便是前天晚上议政王府和理郡王府闹得沸沸扬扬的刺客一事。

古清华十分震怒,凤目圆睁冷冷的盯了议政王一眼,扬手将一本折子掷到议政王跟前,沉声喝问:“议政王,这是怎么回事,希望你能给朕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

议政王这两天正为了刺客的事心里发堵,烦躁的要命,见了这折子不由脸色大变,满腔怒气直冲脑门,当下也不顾是不是在朝堂,他霍然挺直了身板,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瞪着古清华冲着她大叫道:“这是谁写的折子?谁说的!”

折子上说他不分青红皂白,前天半夜里亲自带着家仆侍卫上理郡王府上耀武扬威的扬言要搜查理郡王府,硬说理郡王藏匿刺杀他的刺客,逼得理郡王大开中门亲自出迎,再三表示清白,又赔了半日好话他方才罢休。然而直至今日,他府上的人还乔装埋伏在理郡王府邸周围,这根本就是藐视皇室,仗势欺人!

朝堂上顿时响起一阵低低的抽气声,文武百官无不目瞪口呆的望着议政王,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

虽然大家都知道议政王跋扈,知道他打心眼里看不起陛下,可是,在朝堂上他虽然傲慢,大规矩还是不错的,从来没有这样当面咆哮顶撞过陛下。

古清华的脸色“唰”的变得阴灞如五月阴雨的黄梅天气,诸臣一个个垂头,连大气也不敢出。

殿中的空气紧张得就像一根绷紧的弦,似乎一动就会“啪!”的断掉!

“朕给你看,就是想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古清华凌厉的眼风扫过他,冷笑道:“看来,是朕多此一举了!当着朕的面,你就敢如此无礼,可见私底下是怎样跋扈!慕弘如,你可知罪!”

殿上文武百官的头比方才更加低了一点,身子也下意识的缩了缩。

空气中那根欲断不断的弦像是嗡嗡的发着颤音,每个人的脑子里也跟着嗡嗡的响成一团。

又是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冲得议政王眼前一阵发黑。

前话已出口,后边的话想止也止不住,何况,他也并不想止。

“陛下此刻不该问臣的罪,该将那上折子之人交部议处!此人信口雌黄,颠倒是非,妄议朝廷重臣,罪该万死!陛下,不重罚此人,臣心里不服!”

“你不服?”古清华冷笑,睨着他冷冷道:“那么要不要朕也向你陪个罪呢?你受得起吗!”

古清华不理会他,向督察御史贺元方喝问:“贺爱卿,咆哮朝堂,目无君上,该当何罪!”

贺元方慌忙出列,手持笏板拱手为难道:“这——回陛下,咆哮朝堂,目无君上,乃欺君大罪,轻则罢官,重则流放三千里,或者……抄家下狱,满门抄斩!”

“慕弘如,你听见了吗!”古清华哼了一声,冷冷道:“你是先帝用起来的人,纵再无礼朕也不能不顾先帝的体面,罢官抄家就算了,即日起,撤去议政王头衔,改封承恩郡王,朕罚你前往太庙,在先帝灵前忏悔一月!来人,带下去!”

议政王,应该说承恩郡王此时才回过神来,不禁懊恼方才的冲动。

刚才,他确实做得有点过分了,这不是自己把把柄往人家手上送嘛!古清华这么罚他的的确确已经算是很轻了,无论是谁都找不出半点子不是,反而要赞她有容人度量!

可是,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把持朝政的议政王一下子变成低了不止一级的承恩郡王,他心里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噎不下去!

更重要的是,失去了议政王的头衔,同时也失去了很多参政议政、指派各衙门部处的特权!

“承恩郡王,快谢恩吧!”贺元方苦笑了笑,低声提醒。

“臣,谢陛下——恩典!”承恩郡王慕弘如终于双膝缓缓弯曲,跪了下去,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谢恩。他心里暗暗发誓,这个场子,今后他一定要找回来!他头一次感到,下跪的感觉竟是这般屈辱!

古清华哼了一声,盯着他语带双关说道:“下去吧!但愿你心里也是这么想!”

慕弘如不吭声,默默起身,两名侍卫在后监视控制,随着一道出去了——他到底是重臣,侍卫并没有如同对待下等官员那样押着他走。

殿中空气稍稍活络了些,方才绷紧的弦总算没有因突然折断而误伤了众人,好些大臣忍不住舒缓了气息,驱散心头的惧意。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们一个个一时之间都有点傻眼。

“理郡王,”古清华清冷的声音在上头响起,众人的心情不自禁又是一揪,各种含义的目光向理郡王望去。

理郡王自己也诚惶诚恐出列,强忍着紧张忐忑躬身道:“臣在!”反正,这些年来他演戏演得很溜了,此时一番表情做出来,看在旁人眼中,无处不是真心。那些承恩郡王党羽原本对他还有几分迁怒怨恨的,见了他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怒气也不由得烟消云散了,只是觉得他可怜,顺便还带了几分幸灾乐祸。

古清华盯了他有三五句话的功夫,盯得他有些汗毛直倒,方才轻启朱唇问道:“前晚的刺客,是怎么回事?”

众臣不由得都竖起耳朵,想听听理郡王会怎么说。

理郡王嘴里哼哼唧唧了半响,一双小眼睛左瞄瞄右瞄瞄,一脸的为难,然后才勉强开口:“臣启奏陛下,此事收尾臣实在不知。臣只知道慕王爷手下人说是追着刺客发现刺客逃入了臣府上,想要搜查臣府,臣府上家人跟慕王爷手下起了冲突,后来,慕王爷便亲自上门拜访,臣跟他解释过了,后来,臣府上也命家下人好好搜检了一番,并无异常。想必,是慕王爷手下人眼花了也说不准。”

众臣听了,不觉窃窃私语起来,话里言外大部分是为理郡王打抱不平的意思。

理郡王素来明哲保身,轻易不肯多言一个字的,这番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也许轻描淡举不足令人为意,但从他嘴里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

他虽然说得很小心、很隐晦,但是在场的各人都不是傻子,有什么言外之意不能领会的?各人自行脑补的情景,无一不是承恩郡王步步紧逼,理郡王节节退让的画面!

听听!就连此刻,议政王已经被降爵为承恩郡王,理郡王都是管他叫“慕王爷”而不是“承恩郡王”的,这样的人,怎么会撒谎呢!

一时之间,就连承恩郡王自己那边的人都觉得他做的有些过了,心里难免的,就有些隐隐不安起来……

“哼!简直荒唐!朕从未知晓,抓刺客还有这么抓的!”古清华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理郡王一眼,气呼呼道:“古氏子孙,皇室血脉,脸面可都叫你丢尽了!你这个宗令还怎么为族中子弟做表率?将来怎么约束人?说三说四,回回把朕的话当做耳边风!”

古清华越说越光火,冲着他瞪眼道:“朕最后一次警告你,要硬气点,拿出皇室王爷的款来!还指望你替朕分忧呢,你倒是好,一味的往后缩。怎么,你做好人,让朕来做恶人不成?”

“微臣不敢!微臣惶恐!”理郡王慌忙跪下,俯首磕头道:“陛下息怒,臣,臣谨记陛下教导,臣再不退缩,臣定当为陛下分忧!”

诸臣不觉暗暗好笑,个别涵养功夫不怎么到家的忍不住嘴角微微翘了翘。做臣子做到理郡王这份上的,也是不容易啊!

方才的紧张气氛顿时一扫而空。

“起来吧!”古清华没好气,沉吟半响,问道:“你这个清闲郡王爷也做了好些年了吧?”

理郡王勉强道:“是,臣是元嘉十年封的郡王,算起来将近二十年了。”

古清华瞧了瞧他,然后道:“这时间也够长的了!即日起,进为理亲王,长子古元佑封理亲王世子!往后行事,多想想,莫要再堕了皇家的脸面!”

“是!臣谢主隆恩!臣遵旨!”理亲王恭恭敬敬又磕了个头,然后起身,规规矩矩退往一旁。

片刻之间,罢黜一位议政王,晋封一位亲王,诸臣看得眼花缭乱,心里七上八下,一时之间各怀心思,鸦雀无声。

“诸卿可还有事启奏?”古清华目光扫过诸臣,显出欲退朝的意思。

今日特殊时刻,哪有谁还敢奏什么?就是有也要说无了!

于是退朝,古清华大袖一拂,傲然起身离榻,在一片山响的万岁万岁万万岁中离开朝殿,往寝宫紫宸宫走去。那里,苏浚应是正等着她了……

依依兰兮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