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太子请登基

楔子情深不寿

夜深,阴暗潮湿的地宫中。

“不……不要!”叶离枝从不知名的噩梦中惊醒,一睁眼,才发觉原来只是个梦。

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旁边守夜的素衣迎上前来,轻声问:“小姐,可是哪里不舒服?”

“没……就是做了个不好的梦罢了。”叶离枝被素衣搀扶着从床上坐起,她的脊椎,早在十五岁时,就被一场意外给毁了。

素衣轻笑:“小姐莫怕,后半夜的梦都说是反着的呢。”

叶离枝点点头,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才觉得那深重的恐惧稍稍消散了些,也是,她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太子已被先帝流放,自此以后,她便可以再不必过如履薄冰的卧底日子了。

“红绫呢?”无意中环顾一圈,却见不远处供她两个贴身小丫鬟休息的软塌上,空空如也。

素衣略皱了皱眉,“刚才说是起夜,出去这么久,也不知为何还没回来,小姐稍等,我且去看看。”

“好。”

叶离枝应了,目送素衣离开,不多时,就听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自阶梯上由远及近。

那么多人……恐怕不会是那两个小丫鬟吧,叶离枝屏气凝神,听了片刻确定不是幻听后,脸上浮起一抹喜色。

是……是他吗?是他来接自己了吗?一定是吧!

她行动不便,倒不用前去跪拜迎接,只睁大双眼殷殷的望向地宫的入口,生怕错过关于那人的一分一毫。

很快,那一行人就步履匆匆的走了进来,甫一进来,叶离枝就被迎上来的四个侍卫强行按倒在床,并用粗绳将她的手脚捆缚在木床四角。

叶离枝略有些慌,但仍是强自镇定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两个老嬷嬷阴笑着从后头走上前来,一左一右的站在床边,每人手里还拿了一只竹筒,打开一看,里面竟全是密密麻麻的细长银针!

她们也不和叶离枝多说废话,径自取了银针,率先便朝着她微微隆起的肚皮狠扎下去,叶离枝拼命挣扎,却仍是没有躲过,不由怒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知道……知道我怀的是谁的孩子吗?是当今圣上的!啊……”

“呵,就是当今圣上给的口谕,说是废太子的余孽不能留。”其中一个嬷嬷‘好心’的提醒道,话音未落,已有三根长根如数没入叶离枝的衣衫之内。

“怎、怎么可能!你们骗我!说!你们是谁派来的!这真的是皇上的孩子,皇上不会这般对我的,啊……救……救命……”

叶离枝拼命躲闪,但僵硬的身躯在不大的床上根本无处可逃,其中一个嬷嬷许是被她折腾的烦了,抓起她的一只手就朝她的指甲里狠狠刺去!

“啊……”

“妹妹叫得真是好听,让本宫甚是舒畅呢。”

正闹得不可开交之时,一道千娇百媚的声音从入口处响起,叶离枝像濒临溺水的人看到浮木一般,忙转头朝着那边大喊道:“姐姐!姐姐!快些救我!这些老奴想要害死我腹中的孩儿!这孩儿是……”

她急急喊叫的话语,在借着不甚明亮的光束看清来人的打扮后,自动噤声。

只见她的好姐姐,正头戴凤冠,身披艳红锦缎,一看便知是大婚不久后新妇的打扮。

而能够佩戴凤冠的新妇,这普天之下,又有几人?

叶离枝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她怀疑自己还深陷梦中,没有醒来,不然的话,她怎会见到一向温柔善良对她疼爱有加的嫡长姐,会以这副装扮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明明知道,她明明知道的……

叶离枝不自觉的落下泪来,那人柔情脉脉的语调言犹在耳:“枝儿,等你让太子弑父谋反,我荣登大宝之时,就封你为后,封我们的儿子为太子,好不好?”

好……

好一句空口无凭的承诺……

现今的皇后,曾经的叶澜叶丞相府的嫡长女——叶若虚,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用快意非常的语气吩咐道:“多扎一些,她的命可硬着呢,小时被钉入四十八根铁钉都没死,只是损了脊骨,这次可绝不能让她再活着出去。”

“是。”嬷嬷应声,下手更狠,叶离枝痛叫出声,两手已扎成了刺猬,但神志却愈发清晰,她断断续续道:“你……你怎知是四十八根……”

叶若虚笑得很欢:“因为就是我雇人劫的妹妹啊,那些人也忒是没用,回来报给我说时还说你难熬过这关去,结果……唉,可惜啊。”

她扼腕摇头,像是感叹花儿易落,实际却是因为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没有被人害死?!

叶离枝脸色更白,不敢置信的盯着她,像是第一次才认识这个女人一样,她死也忘不了,忘不了那痛苦至极的一夜!然身子还在不放弃的笨拙的挣扎扭动,这是他们的孩子啊……她不想让孩子有事!

叶若虚却在此时执起她抽搐不已的手,放在自己宽大衣襟下并不显形的腹部,笑吟吟道:“妹妹摸摸,这里面可是有胎儿的脉动?”

叶离枝却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他不会背叛我的,他不会……”

“不会?”叶若虚含笑反问:“这世上哪有什么‘不会’发生的事呢?妹妹好生想想,若皇上当真对你有意,为何你只告诉了他一人的藏身之处,我却知道呢?”

一字一字,字字诛心。

是啊,叶若虚又怎么会知道的呢,她明明用飞鸽传书只告诉了他一人……

叶离枝直到这时,才蓦地滚下泪来,她只觉得荒谬,无比的荒谬!

原来三皇子,也便是当今的圣上,喜欢的一直是她的嫡长姐啊……

怪不得……怪不得会如此毫无顾忌的利用她,利用太子对她的喜欢,让她嫁给太子,成为太子的侧妃,为他传递情报,甚至怂恿太子逼宫造反!

叶离枝是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大傻瓜,居然真的会为了她几句半真半假的戏言做到如斯地步。

她的泪流的更快,滚烫滚烫,却冷却了那颗为他炙热跳动的心。

身上的痛越深,叶离枝的神志就越是清醒,她忽的记起了,在她被害那年,她的这位‘好姐姐’,曾以不能让她亲手所编的《倾城》这般好的舞失传为由,让叶离枝亲自指导,悉数教给了她。

然后她的姐姐便在三皇子的生辰宴上跳了这支舞,也许从那时,三皇子就被她深深迷住了吧。

叶离枝咬唇苦笑,一转眸,却正见素衣和红绫一起踏进地宫,她心下一惊,忙拼出剩余的气力嘶声大喊:“跑……快跑!”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惊呆了。

就见立刻有几个侍卫察觉有人进来,马上拔刀迎了上去,在见到她的两个小丫鬟后,不由分说的……只绑了素衣一人。

素衣一见眼前情势,顿时大急,扑腾着便要冲上前去保护叶离枝,嘴里大喊道:“小姐!你们不能伤害小姐!放开她!放开我家小姐!唔唔……”话未喊完,就被人粗鲁的捂住嘴巴,抗麻袋一样的扛了起来,压到了那张软榻上。

红绫却是袅袅婷婷的走上前来,先是对着叶若虚毕恭毕敬的福了一福,随后才转向叶离枝,娇笑道:“叶三小姐没想到吧,您做了这么多年的细作,在您的身边也有个细作呢。”

她用的明明是敬语,话语间却不见半分尊敬,叶若虚已顾不得和她追究,只竭力伸出手来去抓叶若虚的衣角,流泪哀求:“姐姐……好姐姐……不要伤害素衣,求你……求你放了她……好不好……”

红绫却一把将她的手拍开,像拍开一件什么脏东西似的,一脸厌恶道:“皇后娘娘千金之躯,岂是你这谋逆罪女可以乱碰的?”

叶若虚掩嘴轻笑,用无奈至极的语调道:“怎么办呢,我的好妹妹,对你好的人……”她慢慢凑近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满面泪汗的人,一字一字的吐进她的耳朵:“我、一、个、都、不、想、放、过、呢……”

主仆俩的笑声便随着素衣被人凌辱的惨叫一起,将叶离枝送入了地狱。

意识远去的那一刻,她模模糊糊的听到耳边有人说:“妹妹要怪的话,就怪自己的舞跳得太好了吧,连圣上都险些被妹妹迷惑了去呢,幸亏本宫下手的早……呵呵……记得下辈子投个笨胎……”

呵呵。

枉她对那人情深如许。

到头来,不过玩笑一句。

红枫一叶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