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朱门春深

第38章 族里来人(二)

马氏这一下反击可以说是一击即中、恰到好处。毛氏不由咬了咬牙,飞快的白了她一眼。

“难得四弟妹你如此贤惠,真正难得!别人我不知道,到时候我是一定来的!嘉儿啊,你们姐妹可别忘了你们母亲,将来可要好好的孝顺她才是!”顾氏遂笑着说道。

“孝敬父母,这是应该的,嘉儿姐妹不敢忘记!”姚存嘉、姚存慧听了只得站了起来笑着回答。

“大族嫂您不知道,嘉儿、慧儿可都是孝顺的好孩子呢!可惜嘉儿就要出嫁了,不能替我分忧了,好在还有慧儿,有她在,我偶尔啊也能偷个闲、享个福呢!”马氏以帕掩口咯咯的笑着,目光顺势一瞥落在姚诗赞的身上。

“是吗?四弟妹真是有福!”

姚存嘉、姚存慧相视一眼,面面相觑,毛氏一时也气怔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难怪马氏能够把持中馈这么多年让毛氏半点儿实惠便宜也沾不上,轻轻巧巧这一句话就将姚存慧照顾姚诗赞解释为替她分忧了,偏偏姚存慧还等还无话可驳。

“是了,嘉儿的夫家说是江南——”顾氏又笑问道。

“江南织造府谢家的嫡长子,同我们嘉儿正是天作之合的一对!这亲事还是先头大嫂在的时候,嘉儿的外祖母云老太君做主定下的呢!可惜啊,先大嫂没福,看不到嘉儿出嫁了!”毛氏一急就躁,一躁就失了分寸,存心要给马氏添堵,听见顾氏这么问便抢着轻叹着说道,有意提起姚存嘉姐妹逝去的母亲。

马氏一怔,脸色微微发白,咬了咬唇忍耐着不语,万般委屈;顾氏面子上也不禁有些尴尬,不由暗恼了毛氏两分。

姚存慧暗暗苦笑,心想毛氏也是个聪明过人、心思机敏的,可惜啊,在忍耐二字上差了马氏太远,涵养功夫不够,难怪这么多年来任她怎么闹腾最后都被马氏不动声色的收拾得干干净净!

提到亡母,姚存嘉、姚存慧姐妹都不便说什么,唯有垂头不语;姚存美、姚存芸、马群芳等更不会说什么。厅中鸦雀无声,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姚存慧想了想,终于勉强一笑,轻柔说道:“娘亲通过外祖母为姐姐定下的亲事,在母亲手里完完美美的顺利成礼,这也是一段难得的佳话了!想来娘亲在天之灵,看到姐姐得到幸福,也必含笑,亦会感激母亲的!”

“慧儿说得好,果然是一段佳话!”以姚存慧的身份说这话是不甚合适的,可是这时候有台阶下谁还不下反而去挑错那是傻子!顾氏听了先就笑着称赞,众人也都笑着说是,气氛一时又活络了起来。

马氏脸上也笑着,眸中精光一闪却是深深瞟了姚存慧一眼,那言外之意暗含的警告马氏听得清清楚楚,心里不由得有些打鼓,暗暗纳闷。姚存嘉这门亲事,明面上自己所为无可挑剔,她不知姚存慧是从哪里看出来的,竟借机拿云氏出来敲打她!可惜啊,她是个不信鬼神报应的,云氏还能化作厉鬼来找她算账不成!

顾氏也不由得暗暗多瞧了姚存慧几眼,沉静内敛,温柔可观,由内至外散发的那股子清淡如水亦柔韧如水的气质人不能及,优雅从容的闲闲意态更是大方出众。难怪姚老爷会将唯一的儿子全权交给她来照顾!

“母亲、二婶,这样好的天气白坐着有什么趣儿呢?园子里景致倒还不错,不如请大伯母、纤表妹往园子里玩玩去吧?”姚存慧含笑起身。

“慧儿说的不错,园子里瞧着景物眼界也清净、心情也舒畅些,不知大族嫂意下如何?”对于姚存慧的主意,毛氏是第一个举双手赞成的。别的她不清楚,但她很清楚,姚存慧不是个随随便便说话做事的主儿,她既然这么提出来,自然有她的道理。

顾氏盛情难却,而且也很想见识见识京城里大富贵人家的花园是个什么样的,便笑着同意了;姚存纤年轻姑娘家,也巴不得出去走走。马氏也怕在这里坐的久了指不定等会儿毛氏又嚷嚷出什么来呢,到园子里赏景正好,而且,族里好不容易来了一次亲戚,她当然也想显摆显摆自家的富贵!

姚存慧这个提议可以说是皆大欢喜,众人都笑着称是,一面起身。

只姚存嘉要回去绣嫁妆,含笑告退;姚诗赞、姚诗礼兄弟俩要去外院翆幽居读书也告退,余者皆陪同在侧,浩浩荡荡的往园子里去。

姚府的园子占地甚大,假山堆石,花木广大,引水凿池聚湖,遍栽垂柳夭桃,亭台楼阁点缀各处花木葱茏之间,一步一景,美不胜收。池中养着许多名贵的金鱼、锦鲤,湖畔浅草芦苇丛中又放养着鸳鸯、彩头鸭等禽鸟,竹林中有仙鹤优雅时鸣,为园中美景更增添了一份灵动与生气。

顾氏母女哪里逛过这么精美讲究的园林,一路走一路赞赏不已,时下紫薇、蔷薇、紫藤、月季开得正好,处处姹紫嫣红,争娇斗艳,花香阵阵,蜂缠蝶绕,好不热闹!

顾氏一路走一路赞,马氏和毛氏不时同她说笑着,指点着园中景致,宾主相谈甚欢。

姚存慧自自然然来到姚存纤身边,笑着主动同她说话。姚存纤与姚存慧同年小月份,算起来是姚存慧的堂妹。

姚存纤在人家家里做客,难得主人笑得亲切友好,主动同自己说话,正是求之不得。姚存慧待人又谦和温婉,谈吐不俗,言语之间又善解人意,姚存纤很快对她大起好感,二人不知不觉放慢了脚步落在众人之后,携着手亲亲密密的说笑起来,俨然一对亲热的好姐妹!

经过浣花湖畔的芍药圃时,马氏方察觉了。马氏心中不快,心道这臭丫头还真懂得见空插针,一路的功夫竟把姚存纤给拢住了!

顾氏一共三子一女,姚存纤是唯一的幼女,更是顾氏夫妇的掌上明珠心头肉,马氏岂能容姚存慧一个人将姚存纤哄了去?便暗暗向马群芳和姚存美递了个眼色。

马群芳和姚存美这时才注意到姚存慧和姚存纤的小动作。

看到姚存纤和姚存慧说说笑笑亲密非常,姚存美心里顿时不快起来,她才是姚家真真正正的嫡女,凭什么姚存慧什么事情都要压自己一头?就连家里来个亲戚都上赶着巴结她?是可忍孰不可忍!

“二姐和堂姐说什么呢这么高兴!”姚存美笑嘻嘻的上前,有意无意的往姚存慧和姚存纤中间一站,身子一偏就将姚存慧往旁挤了挤。

姚存慧和姚存纤相视一笑,姚存慧没有回答姚存美的话,却是微微的扬了声音笑道:“走了这一路纤妹妹想必也累了吧?三妹妹,这儿离你的琼林苑很近,是不是该请我们去你那里坐坐、讨杯茶喝呢?想必大伯母也累了呢!”

姚存纤微微一笑,顺着姚存慧点头道:“还真有点儿口渴了呢,不知道堂妹欢迎不欢迎!”

“只要堂姐不嫌弃,这有什么!”姚存美微微扬了扬下巴骄傲一笑,说着姐妹几个上前,禀明了顾氏、马氏和毛氏。马氏便向顾氏歉意一笑:“倒是我疏忽了,既如此就去琼林苑坐坐吧,喝口茶咱们再逛逛!”

于是一行人折而向北,穿过一片翠竹林,往琼林苑行去。

琼林苑坐落在一座泥土堆积起来的小山坡上,地势较之园中各处要高,周围遍植白梅,盛开时如一片飞雪,似琼林玉宇,分外美丽。

站在院子门前,远远可眺见浣花湖一泓碧水,春天里桃花盛开时,更可见那一树碧柳一树夭桃的美景,视野十分开阔。而登上姚存美的绣楼,更是可将大半个园子的景致一览无余。

沿着鹅卵石铺呈的甬道蜿蜒而上,甬道两旁载满各色月季,火红、紫红、玫红、粉红、橘红、金黄、雪白各色花朵千层重瓣,色色鲜艳,如火如荼,花香馥郁,一年四季几乎花开不败,甬路的尽头,是一座粉墙灰瓦、水磨青砖的院落,悬着的匾额上大大的书着“琼林苑”三个大字。

院子门口一左一右各栽植着一棵海碗粗大的桂花树,枝繁叶茂,亭亭如盖。

顾氏见了绝口称赞不已,眼底满满的盛满惊叹之意。姚存纤一时也看住了,满脸的羡慕。同是姚家的小姐,人家住的这地方,比她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姚存美嘴里谦虚着,面上得意非凡,俏丽的小脸上满是张扬的笑意,笑吟吟的将顾氏和姚存纤往里让,一边大声吩咐丫鬟们端上果品糕点茶水伺候着,格外的热情似火。

光看外头已然如此精细讲究,里头的陈设布置更是不用说了,无不精美、无不贵重,看得顾氏和姚存纤晃花了眼,眼花缭乱不知该看哪一样好!

光是一个女儿的闺房,便如此讲究,马氏的卧室还不知富丽成什么样!怪道都说姚家二房富贵族中无人能及,一见之下果然如此,令人咋舌!

依依兰兮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