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食色生香

第一章换人了

如果人的情绪可以用天气来形容的话,梵音此时的心情就是漆黑的阴霾。

尽管心中愤懑,她依然淡定怯懦的站在一旁,因为她只是个刚满十岁的小尼姑罢了。

“师太,事情急迫,杨家三代都是这个村的里正,您难道还信不过老身的为人?幼子如今成为村中唯一一个有了功名的老爷,怎能让他再喜中生悲?老身实在怕他熬不过心中的苦,九泉之下,我又如何去见得了老太爷?”

老妇人边说边抹着眼泪儿,“那娘俩儿也是个可怜的,没能熬到享福的时候……您就让小师父代从一下老身的孙女,好歹圆老身幼子团圆一梦,待事情过去后,我再慢慢的与他解释如何?佛祖在上,老身若叙假话,天打雷劈,老身求您了!”

老妇人泣不成声,师太转身看向梵音。

梵音依旧闷头不语,心中却轻蔑的白眼了不知多少回,这老太婆也实在太出格了!

居然想让自己去顶替她的孙女?就算自己还有前一世的记忆,却也没见过这么稀奇的勾当……

前一世,她是个厨师,因病过世;

这一世,她生下是个弃儿,得吾难师太收养,而后在杨家村的里正府上得了供养,一直在此地近四年之久。

除却平日帮杨家做些诵经、祭祀的事之外,村中偶有人情世故,她们师徒二人也都帮忙。

很多人认识吾难师太和她?她怎么去冒名顶替?

窗外的柳絮纷飞,飘荡之间,好似暖日的雪,簌簌落下,让门前洒了一层白,门外,还站着六个手持棍棒的壮丁。

棍棒很长,比梵音的身高还多一掌,他们都是老妇人带来的……

吾难师太面色犹豫难定,因为她也知道外面站着的壮丁,莫说是六人,单看其中一人,都足矣让她师徒二人命丧此地。

梵音的目光从窗外转回看向吾难师太,她眼眸中的无奈让吾难师太叹了口气,不答应,她们师徒无法离开,答应了,就真能度日如常、亦或安全的离开吗?

吾难师太的沉默不语让老妇人没了耐性,此时门外闯进一人,叫嚷道:“娘,行不行?那小子都已经进了村口了,大哥快拦不住了,你们两个秃尼姑还在这里犹豫什么?平日里给你们供养的东西白吃白喝了不成?”

此人面向很凶,是老妇人的二儿子杨志奇。

“闭嘴!不许对师太如此放肆!”老妇人呵斥一句,杨志奇反而骂的更甚,“我说的有错吗?佛祖佛经什么的我也不懂,可我却知道知恩图报四个字,养活她们这么多年,一点儿小忙都不肯帮,信什么佛,我看都是胡言乱语,不会是两个骗子吧?难道这小尼姑是你偷汉子私生的闺女?”

“胡说!”

“我怎么胡说?不然她这般护着作甚?给您当干孙女都不够格的丫头,如今抬举了她,还这样推三阻四,不能干就滚!”

“师太不要怪罪,我儿也是着急了……”老妇人面色挂泪的安抚,梵音看出她的心口不一,明摆着母子二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吾难师太脸色难堪,杨志奇欲招唤外面的壮丁进来,人已经冲到门口,吾难师太不得不开了口:

“佛云,一切皆有因果,杨二老爷请稍等片刻,容贫尼与徒儿叙上几句。”

吾难师太单手作揖,老妇人起了身,“老身就在外等候。”

“快着点儿,没时间了!”

杨志奇骂骂咧咧的往外走,待房门关上,梵音立即上了前,“师父,您这是……”

“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梵音,你去吧。”吾难师太脸上的微笑让梵音心中很涩,“师父,您跟着一起去。”

吾难师太摇了摇头,“为师就在此等你,去吧,你要记住,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便,你是福灵之人,会度过这一劫的。”

梵音心中一颤,还欲再开口时,却见吾难师太已经回到蒲团之上,面对佛祖皈依打坐诵经了。

她知道,吾难师太已经料定了身涉危险的结局,师太认同她去顶替这个老太太的孙女,也是为她铺一条路。

至于她会有什么结果,就要靠她自己了……

不等梵音再有什么动作,门缝儿“咯吱”一声轻响,老妇人一张脸露出一半,杨志奇的骂声又在院中响起,梵音连忙出门,她不愿这等人在此地亵渎佛祖的圣灵,亵渎吾难师太的清净。

见梵音出来,看她眉清目秀的面容,浑圆的双眸、直挺的鼻梁、嘴唇轮廓分明,唇角还微微上翘,虽才十岁的幼龄,却已显出是个美人胚子,即便是褪发的小尼姑,圆圆的小脑袋也格外可爱。

只是自幼营养不均,更是食素,梵音的身子瘦弱单薄,脸上带着虚弱的暗黄……

老妇人皱了下眉,伸手将梵音抱在怀中,不容她有分毫的抗拒,貌似和蔼、声音却透着几分冰冷:

“你如今就是我的孙女了,在家中行四,你叫杨怀柳,你母亲柳氏是前年病逝而终,你则自愿于吾难师太门下修行,为你的母亲守孝,而我一直都照料着你,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

“那你说一遍?”

“我叫杨怀柳,母亲柳氏前年过世,即便跟随吾难师太修行,也是祖母和两位伯父照料我。”梵音声音轻柔,老妇人对她的回答很满意,连连点头,拍拍她的小脸蛋道:

“乖,让陈婆子带你去净面更衣,你要听我的话,依照我的指点来做事,待这事儿过了,我就在村东边儿为你师徒二人修一座庙庵。”

“谢过杨老夫人。”

“嗯?”

“谢过祖母。”

“去吧。”

梵音依旧单手作揖,杨老太太身边一个婆子走过来,带着梵音便先离去。

此时杨志奇走过来,“娘,您还真要留着她们不成?小心漏了口风。”

“你急什么?万一你弟弟回来,要去给那个贱女人上坟怎么办?那时若没有老尼姑出现,这小秃丫头还不得急了露馅儿?”杨老太太顿时换了另外一幅模样,狠呆呆的看着杨志奇,低斥道:

“那么个贱女人你也看得上眼,如若不是你心邪不正,闹的她们母女二人都死了,还用耗费这等心机?幸好有这一老一小在杨家,否则看你怎么办!”

“谁寻思那女人不肯从……”杨志奇说前半句略急躁,而后连忙转了脸色:

“再说了,这老尼姑和小尼姑您养了这么多年,总得派上点儿用场吧?这也是佛祖庇护,不过也没想到杨志远这小崽子居然能中了进士,简直见了鬼了,杨家村从来没出过一个当官的,就在他的脑袋上冒青烟了!”

“少说这等话,他若发现点儿眉头,你大哥的里正之位可就不保了,你小心着点儿。”杨老太太说着,似又觉得不放心,“你记得告诉刘福家的,晚上给老尼姑送饭的时候下点儿药,免得她出来乱说话。”

“那小尼姑呢?”杨志奇忙问。

杨老太太嘴角轻扯,“我会把她看住了,等杨志远一走,想怎么办还不是咱们说了算?那小子是个心计多的,否则也不会到了村口才来消息,让咱们如此措手不及,这会儿先忙着正事!”

杨志奇连连点头,大嘴一咧露出几颗歪扭黄牙,背着手、颠着腿的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抬头望天,心中犯了嘀咕,老天爷这眼睛是不是长歪了,杨志远个野女人生的东西,凭什么这样的好命?

***

梵音跟着陈婆子进了屋,这一路上才算真正的见到了杨家的全貌。

虽说杨家村只是个村落,但杨家三代人都是此地的里正,在村中甚有名望,杨老太太是外县嫁来的,娘家是个生意人,也算见过点儿世面,嫁来之后便把杨家收拾成富贵人家的模样,连做派规矩都学的有模有样。

可惜,居家再怎么求富贵,却不是人心向善,即便是供养了她与吾难师太多年,除却祭祀节日之外,来拜佛祖不超过五次。

哪里是真心向佛?

真心向佛的人,也想不出这么荒唐的事吧?

跟随着陈婆子进了屋,梵音的目光在四处打量,陈婆子指着打来的水,皱眉道:“好好洗一洗你的脸,别辜负了老太太的期望,这杨家村,咱们大老爷才是里正,里正是什么你该知道吧?那是说了算的,你可要好好表现!”

梵音只是点头,没有回话,陈婆子似觉得对一个十岁的小尼姑说这等话是浪费口舌,索性坐了一边儿不再搭理,只等着梵音自己洗干净换衣服罢了。

梵音想着吾难师太临分别时候说的话,想着她那副淡然却还有不舍的目光,梵音心里涌了一股劲儿,她一定要带着师傅一起离开杨家村,若听杨老太太的,恐怕她们师徒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可这件事该怎么办才对呢?

琴律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