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43 被拒!!

林福作为双山大队的大队长,来这里的次数不少。

领着何军等人,熟门熟路地去找公社领导了。

公社领导叫严绥,今年四十多岁。

一身中山装,国字脸,看着沉稳可靠。

“林队长来了,先坐吧!”似乎早预料到林福会来这一趟,严绥笑着打招呼。

“其他同志也都到齐了啊!”

说着话,站起身,亲自给他们倒了茶。

林福等人受宠若惊。

“严书记不用麻烦,我们就问几个问题……”

严绥表情不变,示意林福几人坐下说话。

“我知道你们来这一趟是为了什么事,只是公社怕是帮不了你们……”

“啥?”何军是个急性子,一听这话,立马就急了。

“严书记您知道我们来是为了技术指导?

为啥帮不了我们?那我们大队咋办啊?”

林福脸色也微微一变,说道:“我们理解公社难,也请领导理解理解下面吧。

哪怕找人指导我们几天呢?我们大队虽然靠着山,也不缺猪草。

可养猪这事不是只把猪喂饱就行的,大家日子都苦,这要是失败……

严书记,我们大队的社员都是勤快人,不怕辛苦,怕的是辛苦一年,最后一无所获啊!”

一无所获也就算了。

最糟糕的是,还有可能会背上债。

钱华话不多,一紧张嘴更是笨的不行。

尤其是在领导面前,那张嘴怎么也张不开。

他急得脸色通红,连连点头,一副赞同的样子。

严绥抬手拍了拍林福几人的肩膀,神色温和地安抚道:

“我知道同志们的难处,也感谢各位对公社工作的支持。

我是很愿意给各个大队技术帮助的,只是……”

他顿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愁容。

“各地都难啊!你们大队靠山吃山,至少没人饿死。

现在外面有的地方还受灾着呢,至于你们说的技术指导?

不说在咱们公社,就是在整个省,那深谙此道的人也不多啊!

要是真能找到这种能人,我难道还会瞒着?

如果真的有人能提供技术指导,建明公社的养猪事业也不至于烂成那副样子了。

我们只能自己探索,自己走出一条靠养猪发家致富的路。

我帮不了你们,公社也帮不了你们,你们能靠的只有自己摸索。

我最多只能给你们一个承诺,

要是你们真成了,今年的先进大队就是你们的!”

林福苦笑。

严书记这是给他们画空饼呀。

先进大队?

好是好,但是那猪能不能养大还不一定呢。

建明大队为了养好猪,怕猪半夜出问题,甚至有的社员们晚上搭个棚子睡在了猪圈旁边。

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把猪抱在怀里用心养着。

可是结果呢?

一场病,几天时间,猪就死了一大半。

林福想到苦巴巴的社员,心里担心更甚。

“严书记,实在没有技术指导,我们也没辙。

我就是想问问,要是大队的养猪任务真失败了,社员们欠的猪崽钱能不能少收点儿?

请领导宽容宽容,大家伙儿都不容易啊!”

李建材,何军和钱华也在跟着祈求。

严绥摇摇头,语气颇有些无能为力。

“我做不了主!”

“省里分到各公社的猪崽价格都是一样的。

公社要是给各大队的价格不一样,我们的工作就没法开展了,希望你们能理解。”

公社采购猪崽,也是花了大价钱的。

要是随便定价,损失的会是整个公社的利益。

所以,这道门不能开。

他也知道农村人很难。

但是这世道,谁不难呢!

林福知道这事没得商量了。

他跟其他干部对视了一眼,随后向严绥告辞。

一行人离开了公社。

出去后,钱华烦躁地说道:“大队长,这咋办?咱们没法跟社员们交代了啊!”

林福回头看了一眼公社,咬咬牙道:“……咱自己整吧!”

“自己整?咋整?”李建材瞪大眼问。

“靠双手双脚自己摸索,自己搞!

没有技术支持,不自己想法子养,还能咋办?

咱们去建明大队问问,看看能不能问出些什么好的经验来。

他们到底养过,肯定有点儿经验。”

李建材赞同道:“我觉得大队长说的没错,先去问问,也好过一头雾水乱搞。”

何军和钱华也想不出别的法子,只能同意去建明大队取经。

确定了接下来的安排,林福想起棠棠让自己帮忙寄的信。

“我得先去邮局寄信,咱们过一个小时公社见,成不?”

怕邮局排队的人多,他多留了半个多小时。

李建材两人自然没什么意见,“行!”

林福来到邮局,取信寄信的人排到了门外面。

排成一条线。

见此,他赶紧上前,排到队伍后面。

等他寄好信,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

林福捏着手里剩下的几分钱,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棠棠呀!

找他这个大伯帮忙寄信,居然还给钱。

给钱也就算了,还把钱塞到纸包里。

要是他没注意,那钱不就跟信一起寄出去了吗?

-

林棠跟着家人下地,干了一下午农活。

现在是春耕的时候,地里的活不少。

她身体好,干活麻利,一下午就挣了六个工分。

到点后,大队干部吹响了下工的哨。

地里干活的社员们脸上露出一丝丝轻松喜悦。

“棠棠,怎么样?累吗?”

李秀丽走到林棠跟前,伸手欲接过她手里的锄头。

林棠没松手,反倒把李母手里的锄头顺了过去。

“不累!”她很有精神地说道。

李秀丽:“……”默默收回了打算给闺女擦汗的毛巾。

“……忙了一下午,肯定饿了吧。

我让你大嫂给你煮了个鸡蛋,回去你吃了补补身子。”

闺女难得做地里的活,可别搞坏了身体。

林棠根本没觉得累,也不爱吃煮鸡蛋。

但是亲娘的拳拳爱意,不太好拒绝。

而且,这个年代要是敢说出不爱吃鸡蛋的话,她怕自己会被打。

林棠只能一脸感激地看着李母,笑着说道:“……谢谢娘!”

周梅听见两人的话,游魂般的凑上前。

厚着脸皮,对李秀丽谄媚笑道:“娘,那我呢?我好像也累着了,也需要补补。”

把记吃不记打贯彻的很彻底。

南飞一客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