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乌云遇皎月

第81章 谭皎十一(3)

书名:乌云遇皎月|作者:丁墨|发布:2017-09-22 19:45:00|更新:2020-10-08 18:51:24| 字数:1566字

我低头看着床单,不说话,心里一团火燎燎的难受。但他来了,存在感很强,整个房间好像都是邬遇的气息了。我发誓如果他责怪我,我会当场摔门而去。

几秒钟后,我听到他微哑的嗓音:“晚饭吃了吗?”

我抬眸看着他。他站在阴暗里,脸上的表情有点模糊,但好像并没有生气。我说:“还没吃。”我的声音比他还小。

“去吃吧。”他说,“我去外面等你。”说完就从另一头打开房门出去了。我望着被他掩上的房门,心里忽然一片茫然。

不过五分钟后,我还是换上了最漂亮的小短裙,从房间出来。彼时他正靠在客栈的大门外,手里一支烟,黑T恤牛仔裤。正是我喜欢的男人的样子。见我来了,他低头又抽了一口,然后单手夹着烟,我们一前一后沿着客栈外的小巷,往外走。

此时已经八点多了,周围静得很,村镇的路灯又高又亮,还有蛐蛐在草丛里叫。我们安静走了一段,他已抽完一支,点燃第二支。那沉默叫人心头发颤。

我忍不住了,问:“你怎么没去住教授家?”

他说:“不太方便。”

我说:“哦,那你去拜访过他们了吗?”

“还没有。你不是还没吃饭吗?”

他这话是毫无停顿说出的,说完就沉默了。我也没说话。

我们一起走在乡村公路上,路边还是有那么几家餐馆。邬遇说:“选一家。”我也不磨蹭,我选了一家客人最多的,随口说道:“选吃的呢,最关键的一条,就是看里面人不多。现在都八点了,这家还有几桌客人,那一定相对比较好吃的。”说完我率先走进去,四处看了看,然后回头,却发觉他微微垂着脸,鬓发遮住额头,嘴角却有一丝温柔的笑。

我转过脸去不看他,心情起起落落。

我们在角落坐下,点菜他也交给我。我选了几个菜,又征询他的口味,他一一作答,神态平和,把手里的烟慢慢抽完。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放松下来的,只是当我察觉到时,嘴角已经是微微上翘的了。我觉得我们俩,应该算是基本和好了。

作为朋友。

谁想和他做朋友。

我只想把他弄到手。

等上菜的时候,他说:“你给沈时雁打个电话,看能不能搞到陈教授家那起起火案的详细资料?”我懂他的意图,说:“好,我试试。”可在手机里翻了半天,没找到沈时雁的手机号。

“咦,怎么找不到了,我明明存得有。”我说,“可能是手机故障,或者哪次被我误删了,等我再找找。之前明明打过那么多电话的。”

邬遇手里捏着杯茶,却停下没喝。

“通话记录怎么也没了,这手机坏了吧……”我嘀咕道。邬遇忽然抬眸看着我,那目光深如寒霜。

我心头一跳,只觉迷茫。

就在这时,小店里响起一阵掌声。我们俩都抬头望去,只见胖胖的男店主站在小店正中央,满脸带笑,说:“今天2017年7月15号,小儿满月,啤酒免费喝,全都打8折,谢谢大家照顾生意!”店里又是一片掌声,大家都笑了,有些人大概都是住附近,跟店主认识,一直在跟他说话,还有跟他敬酒的。

我看着,一时忘了手边事,忍不住也笑了,说:“8折,真幸运。我们要不要要去敬个酒,祝福一下?”

转头却见邬遇的脸上没有半点笑意,甚至已染上阴霾。我意识到他的不对劲,说:“怎么了?”

邬遇盯着我,在一片热闹欢笑中,牢牢盯着我。

“他刚才说今天几号?”邬遇的声音缓缓的,有些涩。

我一愣,以为他是要确认日期,或者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低头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说:“今天是15号啊。”

邬遇没说话,他抬起头,看着墙上挂的电视机,正在放新闻,新闻下方也有日期和时间。我不明所以地也跟着看了两眼。然后他重新回过头,又看着我。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眼神。那是大梦初醒的眼神,混杂着强烈的震动、了悟和钝痛。就在这吵闹的市井中,平凡世界的一角,只有我们俩,就这么对望着。最后我清晰分辨出,他的眼中竟然升起了怜惜,对我的怜惜。深深的,微痛的,像要把我淹没。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隐隐已感觉到什么,可还是懵懵懂懂。我看着自己放在桌上的双手,已紧握成拳。我有点害怕了,害怕他那锐利双眼所洞察的新的真相,害怕他即将揭露的话。

“谭皎……”他说,“你一点,都没有察觉出不对劲吗?”

神奇推荐位
  • 余甘很苦你超甜

    余甘很苦你超甜

    绛美人 / 著

    余甘是一味中药,性微苦,可医人。 于甘甘是个小医生,擅中医,会救人。 方知寒是个太子爷,对余甘有偌大兴趣:余甘是我的救命药,于甘甘是我的老婆,不接受任何反驳!

  • 余生有你,甜又暖

    余生有你,甜又暖

    囧囧有妖 / 著

    刚发现自己会被裴聿城的意识附身时,林烟是拒绝的。 明明在酒吧蹦迪,一醒来,躺在了荒郊野岭。 明明在家里打游戏,一醒来,站在了欧洲大街。 明明在跟男神烛光晚餐,一醒来,站在了男洗手间。 这日子没法过了! 后来的林烟—— “大佬求上身,帮我写个作业!”“大佬求上身,帮我考个试!”“大佬求上身,帮我追个男神!”“大佬,听说生孩子挺疼的,等日后我生孩子的时候,不如你……” 裴聿城:“……”

  • 幸得此生相顾

    幸得此生相顾

    花花了 / 著

    她死不瞑目,在江边守了三天三夜,来收尸的却不是她丈夫——看着恩人模糊的身影,她心中撼动不已,暗下许诺:如果能重生,一定嫁给他!……后来,她真的重生了.

  • 如果蜗牛有爱情

    如果蜗牛有爱情

    丁墨 / 著

    某天,例行谈完工作,男人话锋一转:“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 许诩诧异:“你在追我?” 男人忍耐的点了根烟,黑眸紧盯着她:“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整个警队的人叫你嫂子……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许诩沉默片刻:“哦……不用追。” 男人心头一沉,语气冷下来:“什么意思?” “我也喜欢你,所以不用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