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团宠女鹅是偏执大佬的白月光

第1章 穷困潦倒的亲生家庭

傍晚,一抹余晖洒在阳台上。

聒噪的蝉鸣声传来。

姜折站在阳台上,修长雪白的手指在一部老式手机上快速打字。

余晖在她身上镀上一层暖黄色,映照得她的肌肤更加通透。

浓密的黑色长发随意披散着,瀑布一般倾泻下来,一直到纤细的腰肢之间。

少女穿着款式十分常见的校服,极其普通的白色衬衣和黑色格子裙,一双露在校服短裙外的腿,颀长纤细,白得晃眼,让人莫名觉得这身校服的质感仿佛私人定制。

她慵懒地斜倚在栏杆上,一双又仙又媚的狐狸眼微垂着,漫不经心的享受着此刻的阳光。

姜凡月的目光带着嫉妒在她身上辗转了几瞬,开口问道:“姐姐,听说我们亲生爷爷今天就要过来了,你想好了要跟他回去吗?”

“我怎么想的跟你有关系吗?”姜折语气淡然,头也没抬,口里正痞气的嚼着口香糖。

姜凡月捏了捏手指,这怎么可能没关系?

两人分别是在两、三岁的时候被姜家收养的,一晃都十六、十七岁了。

姜家作为锦城有头有脸的富豪之家,家中这两位千金虽然是收养的,但是备受人瞩目,多少青年才俊、权势熏天的家庭,将目光放在两人身上。

尤其是锦城赫赫有名的顾家,早就属意姜家儿女联姻之事,顾家长子顾嘉恒的未婚妻,就定在姜家这两位千金之一的身上了。

只是因为姐妹两人年纪尚小,顾家并未明确表明到底看上了哪位千金。

这次要来接人的亲生家庭,姜凡月听说是家市井小民,无权无势,上不得台面。

很明显,谁留在姜家,谁才有可能成就和顾嘉恒的婚事。

“姐姐,我也是为你好,想跟你商量商量。”姜凡月微微咬唇。

姜折这才抬起头来:“商量什么?让你留下,我走?”

她一针见血的话戳中了姜凡月内心深处的隐藏打算,让她的脸色蓦然发白。

这个姜折真是可恶!

“姜折!你怎么跟凡月说话的呢?”姜太太梁金兰走过来,蹙眉看着姜折那双十分惹眼的腿。

她眉色皱起来,这裙子也太短了!真是不像话!

姜折没有理会她,继续在手机上敲字。

这旁若无人的态度让梁金兰一口气上不来,她这是什么态度!

“妈,您消消气,姐姐肯定是有事情在忙。”姜凡月温柔地挽着梁金兰的胳膊,“您别气坏了身体。”

梁金兰满意地看着姜凡月,还是这个女儿好,不光成绩好,琴棋书画也样样都不在话下,这些年没少为姜家增光。

长相也是小家碧玉般的亲和,看着讨喜。

尤其这孝顺的性子,不是亲生,倒是也胜似亲生了。

哪儿像姜折,美得近乎于媚,看着就不是好孩子,从小性子也不好,成绩差不说,说谎打架早恋,现在更是变本加厉了。

“太太,那个叫姜耀望的老人过来了。”家里的张阿姨走过来,迟疑问道,“让他进来吗?”

“让他进来吧。”梁金兰没好气地说道。

姜耀望就是姐妹俩的亲生爷爷了。

姜凡月不由朝着窗外望出去,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走了进来,穿着十分简朴的衣裳,拎着一个老式的布包,神色畏缩,跟阔绰的姜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的眼神迅速地黯淡下去,难怪张阿姨要迟疑让不让他进来了。

跟着这样的人回去,她能预感自己未来的命运。

仿佛是察觉到了她的不安,梁金兰拍了拍她的手背。

姜凡月抬头,对上了母亲的眼神,领会到了她眼里心照不宣的秘密。

楼下,姜折被叫下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

姜凡月和梁金兰坐在一起,年轻帅气的顾嘉恒和顾母韩佳燕也作为今天的重量级嘉宾到位了。

那位叫做姜耀望的老人,正局促的坐在梁金兰的对面,交搓着双手,显得跟此处格格不入。

姜折在角落挑了个位置坐下,依然在手机上漫不经心的打着字,这态度让顾嘉恒也不免蹙眉,韩佳燕更是暗暗摇头。

母子俩交换了一个眼神,难怪梁金兰会让姜耀望踏入姜家了,看起来,是早已经有打算了。

不过母子俩心中也有自己的打算,今天过来,也是想要确定顾家未来少夫人人选。

姜耀望不安地开口:“姜太太,感谢你们对姐妹俩的养育之恩。这次我过来呢,也是想要带她们……”

梁金兰神色淡淡,不紧不慢打断他:“两个女儿都是我们养大的,当年通过正规程序进行了收养,现如今,可不能随随便便离开。”

“欠姜家的抚养费,我会尽力凑齐送来……”

“不是抚养费的事。我自己养大的女儿,我舍得?”梁金兰对姜耀望这种开口闭口就谈钱的习气,十分不喜。

何况,他凑什么凑?看他拎麻袋那穷酸样,挣一年的钱还未必够得上姜凡月身上一件衣服。

“那姜太太的意思是?”姜耀望小心翼翼问。

梁金兰看向姜凡月,“凡月,你怎么想?”

姜凡月脸上闪过犹豫的复杂,但是最终还是将手放在了梁金兰的掌心里。

“妈,我要留下来对您和爸尽孝。你们养育我不容易。”姜凡月早已经下定了决心。

梁金兰满意地笑了笑:“妈就知道,你最懂事。”

她对着姜耀望:“你看,也不是我故意不放人,凡月和我感情深厚,她不舍得离开,我肯定也不可能放弃。”

“这……这……”姜耀望搓着双手,还想争取。

姜凡月紧张地捏着手指,她是不可能离开这里,跟着姜耀望回去的。

她朝着梁金兰的位置靠了靠,又看了一眼顾嘉恒和韩佳燕。

雍容华贵的韩佳燕说了句公道话:“金兰,你看,这毕竟也是老人家的孙女儿,也不能让老人家太伤心不是?”

梁金兰缓慢地放下手中茶杯,这才对老人说:“这话有道理,我们当然也不能太霸道,将两个孩子都占了。将心比心,确实也不公平。”

姜耀望浑浊的眼睛充满希望地看向梁金兰。

梁金兰依旧不急不缓,“不如,你就带走小折,凡月留下来吧。”

甜甜西米露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